奔跑的放牧人 作品

第005章、媳妇

    上一世原主被姓丁的一家害的悲苦一生,今生今世她绝对不会再让他们伤害自己分毫。

    蒋小爱凉凉一笑“你我都是从农村来的,家里的一分一毛都是爸妈面朝黄土背朝天挣的,能省就该省,有多少就花多少,可没读过多少书,可要是知道我们在外作践了自己,想必心里反而更苦。”

    李曼被蒋小爱的话噎的面红耳赤,她就是因为家里穷,要吃的没吃的,要穿的没穿的,知道同班的丁思甜爸爸是开煤矿的,家庭条件殷实,平日花钱更是大手大脚,就特意接近丁思甜,希望能够在丁思甜身上捞些好处,结果被蒋小爱直接说到了她的心底里,顿时气得面红耳赤。

    丁思甜咳嗽了两声,鼻子塞塞的,说话有些含糊,瞥了眼旁边黑着脸的陈振兴,挖苦道“李曼是我的好朋友,我愿意给她花钱怎么了,你别借题发挥,拿什么忘本不忘本说事,我看最忘本的就是你,整天朝三暮四,抢别人的男朋友。”

    噗

    抢别人男朋友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如果记忆不出差错的话,丁思甜是喜欢陆卫国的,但陆卫国从没有答应和她交往,而是在两个月前在原主的死缠烂打下,见原主长得漂亮的份上,答应了和原主交往。

    要说正牌男朋友,那是她才对。

    蒋小爱虽然知道了陆卫国不是什么好东西,上一世原主为了他打了孩子,最后却过河拆桥,甩了原主,原主和他大打一架,性格变得敏感自卑,要说所有悲剧的导火索就是陆卫国了。

    现在面对丁思甜的辱骂,她岂会让这么容易被占了便宜“丁思甜,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陆卫国似乎并没答应和你交往,所以不存在我抢别人男朋友的可能,还请你回去好好打听打听。”

    陈振兴冷眼看着这小女人看似弱势的一方,却唇枪舌战,怼的对方哑口无言,面红耳赤,似乎她脸上的娇柔根本就是假装的,不由对她又多了几分兴趣和好奇。

    蒋小爱说完,拉上陈振兴的胳膊就越过了丁思甜和李曼,毫不在乎身后两双怨毒的目光把她穿的满身是洞。

    陈振兴侧目看到蒋小爱的侧脸,长长的睫毛,蝶翼般闪着,明亮的眸子透着清澈的光,仿佛那光能看到很远很深,他从未被一个人这般吸引,几秒种后,他柔声道“你叫蒋小爱是西北大学的学生”

    蒋小爱刚才唇枪舌战后的戾气一扫而光,笑着点点头“嗯,我今年上大二。”

    两人来到外科门口,里面正好有个带着金丝框眼镜的医生提着电暖壶出来,看到陈振兴有些意外“振兴,你不是刚走,怎么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来,里面坐。”

    陈振兴抬了抬胳膊,露出殷红的袖子,不紧不慢道“伤口裂开了,来重新包扎下。”

    “小白,麻烦帮我打壶热水,我有个病人要看下。”

    李俊超看了眼陈振兴的衣袖,皱了下眉,把电暖壶给经过的女护士,然后走过来坐下“你怎么就这么不爱护自己,你难道不知道这伤口是有多严重,子弹从骨髓传过去,直接打了个洞,说白了,你这个胳膊算已经毁了,这好不容易才能请国外的医生帮你接好,你要是在这么不小心,这胳膊迟早是要废了,别说扛枪杆子,就是那筷子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