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入源 作品

第94章 往日云烟(拾叁)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竟在寒冬之中让人感到一丝暖意,天空中没有一片云,蔚蓝得像大海,整个世界静悄悄的,没有风声,没有枝桠晃动的轻响,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安详与美好。

    颜珏环抱双手,靠在一棵大树下。这树是一棵古老的花楠,树干有十几人合抱那么粗,它的枝干向四面的空中无限制的伸展,盛夏时分,庞大的花楠撑起一大片林荫,枝叶间都是随风晃动的银花,很远就能闻见它沁人心脾的花香。此时正值冬季,冰冷的空气打掉了花楠的盛装,它数不清的枝节在地上投出嶙峋的树影。

    “喂,颜珏,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远处传来了秦盈的喊声,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喘,似乎是一路跑过来的,“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我找你找了好久。”

    颜珏没有说话,他听到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扭回头看到了她,她怀抱着一个包袱,脸蛋红扑扑的,长发似乎因为跑动而略显凌乱。颜珏感觉胸腔中有什么东西猛地动了一下,他还是走到她的面前,轻柔地伸手替她整理发丝,他知道她在看着他,他俯身在她额头上一吻,拉动嘴角冲她笑笑,笑容中满是疲倦。

    “你吃饭了没有?”秦盈看着颜珏,问道。

    “还不饿,吃也吃不下。”

    “喏,你喜欢的糖糕,还是热的。”秦盈把怀中的包袱递给颜珏。

    颜珏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眸在阳光中清澈而明亮,他从她手中接过仍然温热的包袱,转回身靠在树干上,不再讲话。

    “颜珏,你今天怎么了?”秦盈来到颜珏身前,抬头看着他的面颊。

    “我没怎么,我能有什么事。”颜珏笑笑,轻轻摇了摇头。

    “可我感觉你不开心,”秦盈摸了摸他的脸,声音有些委屈,“我们一起时你从来没有这样过,跟你说话你也爱搭不理,还把我自己丢在那。”

    颜珏看着面前这个属于自己的女孩,心中莫名涌上一股酸楚,他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所为,他让她无端受到了他的冷漠,他内心胡乱的猜疑让她为他担心,她却从未减少对他的爱。原来在爱的人面前,有些话不应该埋在心里,真的要对她说出来啊。

    “阿盈,你对我说,你爱我么?”颜珏直视着秦盈的双眼,道。

    秦盈的表情有些诧异,目光却没有丝毫闪躲,她一下子笑了,道:“颜珏,你这是怎么了,我当然爱你啊,除了你,我还会嫁给其他人么?”

    颜珏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许久,他问道:“阿盈,那个沈缙,跟你是什么关系?”

    “我们只是朋友关系,”秦盈看着颜珏凝重的表情,恍然大悟,她笑道:“原来就是因为这么点事,颜珏啊颜珏,你还真忍心那样对我,我还以为你不想娶我了。我只是与他见了个面,我跟他只是朋友而已。”

    “真的么?”颜珏看着秦盈,问道。

    “当然是真的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嘛,”秦盈道,“他只是我的好朋友而已,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我只爱你一个人。”

    “阿盈,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颜珏低声道,像个犯错的孩子。

    “你呀你,”秦盈捏了捏他的脸蛋,“你以后就少胡思乱想吧。”

    “你千万别生我的气,阿盈,我知道错了。”

    “我哪有生你的气啊,”秦盈笑着看着颜珏,“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说起话来跟小孩似的。”

    “因为真的害怕你生气嘛。”颜珏终于露出曾经温暖的笑容。

    “颜珏,”秦盈忽然沉下脸来,“你以后不许再这样对我。”

    颜珏只是笑。

    “真拿你没办法,”秦盈无奈道:“你说我为什么偏偏就要嫁给你了呢,你动不动跟个小孩一样,不让我省心。”

    “没办法喽。”颜珏笑道:“阿盈,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婚都已经订过了,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好啦,瞧把你得意的,”秦盈轻轻地捶了下颜珏的胸口,“不就是要嫁给你了嘛。”

    “我当然得意啊,”颜珏有些神往的说道:“我要全世界知道我娶的这个女孩是多么完美,我们会在婚礼上收到所有人的羡慕和祝福,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我会把最盛大、最完美的婚礼送给你。”

    “真的要这么隆重嘛,我觉得每天与你在一起就已经很满足了。”秦盈轻声道。

    “阿盈,婚礼就应该隆重,它不仅仅是个仪式,它将见证我们的爱,它会让我们幸福的。”颜珏语气温柔。

    “是这样啊。”秦盈若有所思,“其实我觉得,只要我们在一起,时空、地位、金钱,诸如此类的等等,这些东西,应该都不重要吧。”

    “阿盈,在我的世界中,你比一切都重要,包括我的生命。”颜珏低声道,声音中满是严肃。

    “我当然知道啦,”秦盈怜爱地摸摸他的额头,“你的糖糕都要凉了,你这么久没吃东西,还不赶紧吃了嘛。”

    “听你的咯。”颜珏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面颊。

    秦盈在一旁看着颜珏大口吞咽糖糕,笑着摇了摇头。“颜珏,你这个笨蛋,你的世界,就是我的世界啊。”她在心中说道。

    中海塔。

    这是皇城最高的建筑物之一,位于紫、渤二海之间,高塔的塔身由精钢锻造,一体成型,笔直的塔尖直入云霄,站在塔顶可以俯瞰整片中海湾。

    像这样的高塔在皇城共有十六座,分别驻立皇城的各个方位,它们的建立原本是为了观察远方敌人的动向,从而迅速应对敌人的入侵,在这不久后皇城的地理位置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那条后来名为星海的裂谷逐渐形成,将皇城与其他的世界一分为二。并且随着战事的一天天减弱,世界不再像以往那样动荡不安,这十六座原本用于军事的高塔就逐渐被废弃掉了,替代它们的是皇城的“天眼”系统。

    在皇城的军方声明完全弃置这十六座高塔之后,这些高塔迅速发展成了皇城最奢华的观景地点,它们的最高处通常被改造成餐厅,客人们可以在享用美食的同时观赏周边的景致。但这里的收费高得可怕,而且没有一定的人脉关系是根本无法登上高塔最顶层享受美味的,皇城的富豪们以在这里宴请宾客为荣。

    今晚的中海塔出人意料的宁静,只有靠近塔尖的最顶层的窗户上闪着微光。在以往,这正是中海塔最热闹的时候,整个塔身灯火通明,人们从窗口向下眺望,皇城夜晚的繁华尽收眼底。

    秦盈和沈缙对面而坐,中间的桌上摆满了各色佳肴,整个大厅富丽堂皇。衣着华丽的侍从殷切地为他们服务,他们的头顶上吊着一盏巨大的水晶灯,在烛光的映射下闪闪发亮。

    沈缙看着桌对面的女孩,笑道:“这个地方还不错吧。”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