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二十一章:身份泄露

    思榆洗好身子,换上了一身白色衣裙,这才从浴室间急匆匆的过来膳房的,天色晚后,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思榆只见前面的膳房却有几盏烛火照亮,她便前去,只见里面正是一身白衣的蓝朝之在那处。

    他鲁起了自己的袖子,腰间上多了一条围裙,正在那里洗菜。

    思榆见了蓝朝之,便急急来到了他的身旁,“你要做什么?”

    蓝朝之道:“平日你你不是喜欢吃鸡腿吗?我便做几个鸡腿和几盘小菜,还好膳房里面剩了一些菜,不然的话,我们今晚兴许是要饿肚子了。”

    思榆问道:“可是需要我帮忙?”

    蓝朝之看了她一眼,反问思榆,“你会吗?”

    思榆支支吾吾的回答他,“会一点。”

    蓝朝之道:“那你就帮我把砧板上的洗好的萝卜和芹菜切成块吧。”

    思榆也鲁起袖子,“好咧。”她过去拿起了砧板上的菜刀。

    “等一下,先套上围裙吧。”蓝朝之叮嘱她道。

    “哦,好。”思榆这才放下手里的刀,过去把拿了一条围裙套在了自己的腰上,这才又过去拿起刀。

    咚、咚、咚、咚......

    蓝朝之的耳边皆是思榆切菜的声音,而思榆的耳边也是蓝朝之在一旁洗菜的水流声音。

    不一会儿,思榆便将砧板上的芹菜和萝卜都切成了块状,只是,思榆左看右看,外貌都生得不太好。

    思榆看向蓝朝之,“师父,我切的形状可能不太好看。”

    蓝朝之笑了笑,“没事,这是用来吃的,又不是用来看的。”

    “恩。”

    最后,在蓝朝之和思榆二人的合力之下,便完成了几盘小菜,许是因为他们来晚了一些,即使膳房里面还有菜,但是也剩下的并不是很多,还好有一只鸡在这里,然后蓝朝之还抄了一个小菜和煎了几个蛋。

    思榆将腰上的围裙解开,过去洗了洗手才坐下的。

    蓝朝之端了两碗粥过来,“膳房里还剩下些粥,我就把它煮热了。”

    “恩,有粥也行。”有得吃就行了,思榆也不是很嫌弃。

    蓝朝之把粥放下之后,这才过去洗了洗手,解开了自己腰上的围裙,过去坐在了思榆的身旁。

    思榆等着蓝朝之过来坐下的时候,才开始动筷子的。

    “今日狩猎也累了,多吃一些吧。”蓝朝之夹了一只蛋给思榆。

    “师父你也多吃一些。”思榆也夹了一只蛋到了蓝朝之的碗里。

    今天着实是饿了,思榆解决的也很快。

    蓝朝之只见思榆半只鸡都吃完了,就还留下了半只在那里,蓝朝之问道:“今天不是饿了吗?怎么不把这一整只鸡吃完?”

    思榆道:“我回去也会饿的,要留着。”其实,虽然是这样说的,但其实这最后的半只鸡是给君邪留的。

    蓝朝之起身道:“若是你还饿的话,我可以做几个馒头给你带回去,我见那边还有一些面粉。”

    思榆摇摇头,“不用了,师父今天也很累了,不用麻烦了。”

    蓝朝之柔声道:“饿了就要吃,身体要是饿着了,可就不好了,不然你帮我把桌面上收拾一下,我去给你做馒头。”

    思榆默了一阵,才道:“那......好吧。”

    蓝朝之过去忙活之后,思榆便依言将桌上整理好,思榆先去拿纸将刚刚吃剩下的半只鸡包好,然后在收拾的。

    就在思榆整理好洗完碗之后,蓝朝之已经把捏成型的馒头放进了蒸笼里面。

    蓝朝之过去洗了洗手。

    “今晚真的是辛苦你了,我们都捣鼓得那么晚了。”思榆看了蓝朝之一眼。

    蓝朝之道:“那今晚就好好休息,明日一早不需听学,下午才开始。”

    思榆一喜,“早上不用听学?真的假的?”

    蓝朝之道:“是真的,狩猎之后谁不累呢?所以明日一早都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你也可以睡一下懒觉了,但是午膳还是要来吃的,也别饿着自己了。”

    “那便好。”思榆笑道。

    过了没有多久,馒头就已经出炉了。

    蓝朝之过去给思榆全包了起来。

    他也没有做多少,大概也只是做了六个而已。

    思榆接过蓝朝之递过来的那热腾腾已经包起来的馒头,她过去又拿来了一张纸,从里面拿出了两个馒头包起来,递给了蓝朝之,“师父也不要饿着自己了。”

    蓝朝之笑着接过她递过来的馒头,“好。”

    “师父今晚好好休息。”

    “你也是。”

    过了一会儿,思榆回到房里后,刚关上门,便瞧见了趴在案上,一脸酷似死尸模样的君邪。

    “你终于回来了,本尊今天除了早饭吃了几个馒头之后就没有吃别的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就给本尊收尸吧。”君邪弱弱的说道。

    思榆走过来,首先将那半只鸡呈现在了它的面前,“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只给你留了半只鸡。”

    君邪蹦哒一声直接起来,小爪子一伸过去便直接捏下了一块鸡肉往自己的嘴里塞。

    君邪看了一眼思榆又放下的另外一包东西,“这是什么?”

    思榆回答:“你的早饭。”

    “本尊的早饭?”君邪看了她一眼。

    思榆道:“今天狩猎特别累,我明天要睡到自然醒,早饭我可是给你准备好了,你别别吵醒我。”

    君邪问道:“早饭是什么?”

    “馒头。”

    君邪不满的叫唤道:“又是馒头,能不能有点别的吃的?”

    思榆道:“这可是我师父亲手做的,我都没有吃就留给你了,你还想如何?不然的话你让大牛和小马给你找吃的。”

    “师父?那小道士?”

    “是啊!”思榆颔首,“你们妖族不修炼辟谷的吗?”

    君邪道:“我们妖族不练辟谷的,他们修士练了辟谷还不是要去吃东西,谁能够忍受长期忍受住自己的舌头里没有味道?傻吧你,那你为什么又不练辟谷?笑话。人族如此,我们妖族可不玩这种东西的。”

    “那大牛和小马呢?他们没有给你偷吃的来?”思榆问道。

    君邪道:“要是他们两个乱动的话,本尊怕他们会被昆仑山的人发现,他们还是在山里面带着吧,到时候有用了再叫他们就好了。”

    “也是。”思榆也觉得君邪说的有道理,“对了,那个什么昆仑心法你练习得如何了?”

    君邪道:“那心法分七层,本尊天赋异禀,短短的几天时间便已经修炼到了第四层了,估摸着明日就能够突破第五层了。”

    思榆好奇的问道:“说实话,修炼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啊?”

    君邪道:“很好用,修炼了这个心法之后,即使是我混在修士之中,他们也察觉不到我身上的气息,这心法乃是他们的道法,本尊看着倒是用处很多,而且还是昆仑山不传之秘。”

    “不传之秘?昆仑山有什么不传之秘啊?”思榆问道。

    君邪道:“不然的话你也来练练?”

    思榆拒绝道:“我不要,还是你自己练吧。”

    思榆起身过去榻上,“我要睡觉了,剩下的自己搞定吧,记得明天别吵我。”

    “知道了。”

    结果,到了第二日一早的时候,没有了君邪的打扰,思榆直接睡到了午时用饭的时间才起身的。

    思榆起身的时候,只见君邪在案上修习昆仑心法。

    思榆打了一个哈欠之后,这才起身下来,她去着好一身白衣雪纹之后,将自己的长发梳好,花冠竖起,随后便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才出门的。

    今日的午膳思榆直接把它给打包回来了,直到下午开课的时候,思榆才匆匆离去的。

    待思榆来的时候,她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她来后没有一段时间,顾仙一便来了。

    在开课前,顾仙一先讲了一些昨日的狩猎排名。

    这一次位居第一的人是雪中仙凌雨臣。

    思榆看了凌雨臣一眼,这人还真的是有积极向上的性质。

    位居第二的,便是那蜀山蜀中仙之称的徐辞。

    思榆下意识的朝着一边的徐辞望了过去,谁知那思榆的目光落下的时候,徐辞那锐利的目光竟然和她的目光对上了。

    思榆一接触到了他的目光,便感觉有些颤然。

    思榆也不敢多看他了,便急急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她难道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记恨的吗?思榆思来想去,也没有啊!

    心想这人真的是比那凌雨臣还要奇怪得多。

    第三的是程非。

    思榆惊讶了一会儿,上一次第三的人不是蓝朝之吗?

    莫不是昨日是思榆拖累了他吗?

    思榆看了程非一眼,啧啧,瞧那得瑟的模样。

    能不能学学人家凌雨臣和徐辞,成熟一点?

    第四的便是蓝朝之。

    而排在蓝朝之后面的便是洛孤。

    思榆看了洛孤一眼,只见那洛孤一脸悲观之色,原本想拔得头筹的,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还是排在蓝朝之后面,而且还让程非踩在了他们两个的头上。

    其实,让洛孤生气的并不是排名,排名单单其次的,洛孤在意的是程非那个家伙啊!他竟然位于自己和蓝朝之之前?!

    洛孤原地抓狂。

    沈千落位居第十位。

    上次和沈千落针锋相对的那位名为梁梦洁的女子,则是位居第九,比沈千落前了一位。她和程非一样,别提有多嚣张了?思榆真的是无语了,就不能够沉稳一点吗?

    思榆摇摇头,而自己的排名则是三十之后了。

    不够,思榆也不介意这些。

    顾仙一将排名一一宣布完成之后,便做了一些对狩猎的总结,反正都是很啰嗦的话语,所以思榆就没有再听了。狩猎的事情完结之后,顾仙一就要开始更加恐怖的事情了,他要抽查《昆仑卷》!

    半个月前拿到《昆仑卷》之后,她可是连翻开都没有翻开过啊!倒是君邪无聊的将它给看完了。

    思榆一听不好,便动手翻看《昆仑卷》瞧了几眼。

    洛孤笑着看了思榆的一系列动作,“看来这《昆仑卷》你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过啊!”

    思榆看了洛孤一眼。

    “看来你这一次死定了。”洛孤啧啧的说了一声。

    就在思榆扫视《昆仑卷》的时候,顾仙一已经随意的叫了几个人直接起身提问了。

    其中,更是抽到了蓝朝之、洛孤和凌雨臣等等思榆所熟悉的几个人。

    思榆看着里面那渺小又密麻的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