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十八章:后山狩猎

    完膳之后,蓝朝之提着一盏灯笼便将思榆一路送回了女子宿舍门前。

    走之前,思榆还包走了两只鸡腿回去,思榆自己在方才的晚膳上也吃了很多,蓝朝之便认为她是要将这鸡腿给带回去做宵夜。

    思榆和蓝朝之二人并肩而行,他们踏着脚下的雪路,可他们周围却是绿植悠悠,反倒是身处于一座花园一般的场景似的。

    灯笼淡淡的光泽能够照耀出这里的丝丝神秘又好看的景色。

    思榆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那淡淡的夜色,她深感思念。原来她还是觉得奚山的雪景美,更是觉得奚山的夜色更是美。

    奚山在思榆心中的定义,远远剩余其他的地方给她的定义。

    “我的家在很远的地方,那里终年是雪,寸草不生,温度如霜,那里只有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它并没有昆仑山这般白雪皑皑之中竟是能够生出这般美景,说来也是羡慕。”思榆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但她却看不见自己呼出来的那一口气。

    蓝朝之道:“那你一定很喜欢那里吧!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的地方。”

    思榆颔首,“我真的很喜欢那里,那里的风景虽然不是最美的,但是那里有我最重要的人在,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那里,也因为有了他们,才变得不一样了。那你呢?有没有喜欢什么地方?或者是说你的家?”

    蓝朝之摇摇头,“我自小便是在白雪阁出生的,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如何?师尊并没有告诉我他们的消息,若说是家的话,白雪阁就是我的家,那里春暖花开,很好看,至于为什么称为‘白雪’,那是因为因为白雪阁的第一任阁主便是此名。”

    思榆道:“若是有机会的话,你定要带我去看看那春暖花开的白雪阁是怎么样的?”

    蓝朝之轻笑道:“有机会的话,自然是可以的。”

    穿过了眼前的雪路,不知不觉间,蓝朝之和思榆已经在宿舍门外了,蓝朝之是男生,自然是不能够进女生宿舍的。

    “到了。”蓝朝之看了前面一眼,淡淡的开口道。

    蓝朝之只闻思榆突然叹声气,“那么快就到了,若是这一条能够长一点的话就好了,就不用那么快就回到这里了。”

    蓝朝之从怀里拿出了一卷《昆仑卷》递给了思榆。

    “这是......《昆仑卷》?”思榆接过。

    “这是每一个人都要背熟的,要是顾先生抽查的话,那就不好的,有时间的话,好好看看吧。其实,里面有一些内容还是挺有趣的。”

    “好。”

    紧接着,蓝朝之默了一阵,思榆看他的模样似乎是有什么想说一样,后,他才道:“思榆,我其实想在你的身上找到一个答案。”

    思榆对他突然说出口的那一句话有些诧异,她转向蓝朝之,问道:“那你......又想在我的身上知道什么答案?”

    蓝朝之道:“你想要找的人,或许不是我,或许只是你认错了而已。”

    思榆那一双灵动的眸子盯着他,“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

    “因为,我的记忆之中,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你的存在。”蓝朝之那一双清澈的眼中映射着思榆的身影,就连他都不知道,思榆在自己的眼中有多么的不同。

    思榆摇摇头,“可是我的记忆中,你是最重要的存在。朝之,”

    这是思榆第一次唤他的名字,不是小道士,也不是师父。而是,朝之。

    他呆住了,即使是连那夜色也遮挡不住他脸上的红润和羞涩。

    。“朝之,你相信人真的有前世吗?”思榆突然问道。

    蓝朝之默了一阵,才道:“也许有吧。”

    思榆又问,“朝之,你讨厌妖怪吗?”

    蓝朝之道:“我讨厌,也不讨厌。就像你今天说的那个样子,人分好坏,妖皆是如此。我并非是是非不分,不过只是所有人所认同的理念和想法都不一样,思榆,你不用在意今天凌雨臣对你说的话。每一个人的经历和他们所承受的都不一样,也正是因为不一样,所以每一个人的观念和看法才会不一样,凌雨臣的父母皆是被妖所害,他这般痛恨妖怪,也未必是错的,每一个人都用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或者是物,像是凌雨臣这般,想必对于他来说,也是每一个孩子最希望的,便是自己的父母随时陪伴在自己的身旁才是。思榆,对于你来说,最重要的人或者是物,到底又是什么?”

    “不会在意凌雨臣的任何想法,我由始至终在意的只有你。”思榆淡淡的说道,“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也是只有而已,不管是以前还是未来如何,你都不要去想,现在......起码现在的我,是站在你的面前的。”蓝朝之听完思榆所说的话之后,他整个人就像是僵住了一样,他呼出的气息有些沉重。

    “你要的答案,也许在某一天你就会知道了。朝之,你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穿的蓝色,好看吗?”思榆突然问道。

    不知不觉间,蓝朝之也笑了,“好看,真是好看。”看着此时他的模样,思榆不忍轻笑一声,眼底淡淡的水雾渐渐浮现出来。

    思榆面对着他,不知不觉间,眼中尽是那时候人的笑颜,她忽然觉得,自己等得实在是太久了。

    只不过,现在还不算是太晚。

    思榆将自己手腕上的沧海遗珠取下,她抱着自己手里的鸡腿,一手将他的手牵了起来,将沧海遗珠戴在了他的手腕上。

    那沧海遗珠一戴在了他的手腕上后,仿佛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上面竟是淡淡的有了一些光芒。

    “这是......什么?”蓝朝之看了一眼思榆给自己戴上的沧海遗珠。

    “没什么,这是给你的礼物,朝之,千万不要不见了才是。”思榆道。

    他一会儿后,才回答思榆,“可是......这是你的东西,我......”

    ‘啪’的一声,思榆怀抱里的包着的鸡腿和《昆仑卷》掉到了地面上。

    蓝朝之一阵诧异,只见眼前的思榆突然伸手将抓住了他的衣领,踮起脚尖,吻了他。

    蓝朝之这下子彻底震惊了,此时此刻,他正瞪大的眼睛看着思榆,脑子里仿佛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一样。就连蓝朝之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思榆才慢慢的放开了自己,没有想到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遇见这种事情,就会呆住的性子真的是一点也没有变。

    “朝之,夜色深深,你应该回去好好休息才是。”思榆倒是显得极为淡定,就像是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弯腰拾起了刚才掉下来的鸡腿和他给自己的《昆仑卷》,便转身进入宿舍之中。

    反倒是留下还呆呆的站在原地的蓝朝之,他的手中还紧紧的拽着那一盏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灯笼,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之后,才慢慢的转身离开,回到了自己房中。

    结果倒是他一直想着当时发生的事情,过了半夜才慢慢的睡着的。

    和蓝朝之相反的思榆则不一样,她一会儿宿舍之后,便是一副春心萌动的模样,看着倒是像是女儿家爱恋公子应该有的模样。

    “干什么?发春吗你?”君邪一脸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发春也不是怎么发的吧?”

    思榆蹦蹦跳跳的过来,把带回来的鸡腿给了它又将《昆仑卷》放在了一旁。

    君邪一边吃着,一边打开了《昆仑卷》瞧了瞧。

    思榆捂着脸就坐在那里,五百年来,这是思榆再一次碰到他了,和当时第一次对虞朝熠的感觉真的是一模一样。

    “看来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算是吧。”思榆笑嘻嘻的说道。

    结果,思榆一直都在开心着,晚上一直在笑眯眯的根本就兴奋得睡不着了,君邪也被她吵到睡不着了,索性起身在一旁修炼心法得了。

    第二日,蓝朝之一开始看见思榆还是挺害羞。反倒是思榆热恋贴人家冷屁股,蓝朝之慢慢的才缓过来的。

    而第二日傍晚回来的时候,君邪就在那里一边吃一边对着思榆吐槽《昆仑卷》哪里哪里的不好。

    思榆问它一天都在干什么,它说它自己用了一天的时间把《昆仑卷》给看完了。

    结果从思榆刚回来开始,它就一直在自己耳边一直在说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

    思榆实在是受不了啰嗦的人,然后她就朝着君邪大声吼叫道,别说了,自己找昆仑掌门发言去。

    然后君邪便诧异的看着她,它说:你竟然敢吼本尊?

    思榆:......

    后来的半个月,转眼间就到了狩猎会了。

    也许是当时思榆实在是太冲动了,也因为那个时候蓝朝之的害羞,思榆便没有再对他轻易的动手动脚动嘴了。思榆当时真的就是冲动,忍不住。

    而后来思榆就这样忍了半个月,仿佛眨眼间就到了狩猎会。

    早早的,思榆便起身将自己的弓箭处理打理好才是。

    今早起来的声音自然是吵到了君邪。

    君邪睡得迷迷糊糊之间,便看见了思榆那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