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九章:义庄尸鬼??

    蓝朝之的目光略有几分迷离,就连他那一只握住朝夕的手掌更是时不时的在进行着颤抖。??

    周围的尸鬼还在,不断从义庄各处溢出来的还有很多,不只有那么简单的几只而已,‘当’的一声,蓝朝之闷哼一声,整个人便直接半膝跪地,他一手持着朝夕才能够勉强的倚着来稳定住自己的身体。

    他的脸色苍白,呼吸继续的程度简直要比刚才还要的粗重。

    思榆顿然心生忧色。

    君邪见她似乎有些不对劲,便瞧了她一眼,道:“你这算是想要冲上去的节奏吗?要是冲上去的话,他可就知道你在撒谎了,你就不怕?”

    “怕什么?”思榆玉手握拳。

    君邪淡淡的说道:“这就是你要找的人,你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吗?就想着要去救人,你和他可是今天才认识。你方才这般哄骗人家,你真的当这个道士的脑子只是一个摆设的吗?”

    思榆道:“他知道他,即使是现在已经转世了,但是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一点也没有变。而且,我不去的话,难道就看着小道士这样吗?”

    “迂腐,和你也说不明白。”思榆道。

    “你竟敢说本尊迂腐?”小狐狸咬了咬牙,小爪子拍了思榆的肩膀一下。

    蓝朝之的的确确就是她家殿下的转世,而且,虽然只是认识了没有多久,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即使这就是微不足道的地方,他都和殿下是一样。既然是殿下,那她怎么可能会见死不救,此时蓝朝之身处于尸鬼群中的情景,竟是让思榆不禁的想到那一日,虞朝熠的身体倒在血泊之中,他无力的倒在地面上,不断流逝的生气让思榆心中更是悲伤痛苦。他一身铠甲,长发披散,却是让思榆一眼就看见了。

    在万兵尸首之中,也有他的。

    思榆抿了抿唇,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感情要爆发而出一般,鲜红色的血液不断在思榆的眼中轮回,就像是那时候的情景一样,不知道是有多少次,思榆都感觉自己要失去殿下了,或许再也见不到了。

    轻微的剑鸣声在思榆的脑海中响起,思榆一个激灵,她的身体动作比她的脑子反应得还要快。

    她一手直接迅速将君邪塞了回去,她早已经冲向了眼前的尸鬼群中。

    一道蓝色的剑光在蓝朝之的眼中绽放开来,仿佛是这世界最美的颜色。

    思榆的手中,绝尘剑已出。

    思榆知道,绝尘和自己的感情是一样的,默了五百年,如今却找到了聚魂,它和思榆一样,又兴奋、又开心。

    直到它真正的感受到属于虞朝熠的那一股微弱的气息之后,它也变得兴奋了起来。感受到那一股气息不断的变得微弱,它又如何能够安定得住呢?

    思榆持着绝尘而来,那惊艳的绝色身影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一道破空而出的剑光而来。

    蓝朝之在微弱之中,感受到的却是一股惊人的剑光。

    那一道蓝色的剑光,并不是思榆的能力,那是绝尘的能力,那一水灵力的绽放,也是绝尘真正想要救下他的心。

    人有灵,草木有灵,众生皆有灵,剑也有灵。

    绝尘知道虞朝熠可能不喜欢自己,那是因为自己乃是荼娅所赠的。不仅如此,霜语冰咒还是以它为媒介直接侵入了虞朝熠的身体里的。

    所以,他讨厌自己也是应该的。可是,绝尘不会讨厌他的,因为虞朝熠的一切,它都看在眼里。他的笑、他的怒、他的悲、他的愁……他的一切绝尘都看在眼里。

    像虞朝熠这样的人,它怎么可能会讨厌。

    它,喜欢得紧。

    是啊!像虞朝熠这样的人,怎么会让人讨厌呢?喜欢都来不及呢!

    思榆觉得,被虞朝熠喜欢,被他所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轰。

    蓝色剑光来,直接震开了蓝朝之周围想要靠近他的尸鬼。

    蓝朝之感受到了那一股强大却又……有些熟悉的剑气,虽然是第一次见,但他就像是……曾经在哪里感受过见到过一样。

    那一道蓝色的剑光,让他的眼中绽放出了一道靓丽的光彩。

    不知是什么时候?思榆已经持剑来到了他的身旁。“小道士,你没事吧?”思榆蹲下看了看的面色。

    “是……”蓝朝之抬眼看了看来人,他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之中,便是思榆那一张绝色好看的面容,“思榆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思榆见他还能够说话,那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便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你和我说义庄阴气极重,入夜更是如此,那你又一个人来此,如今被尸鬼围了,此时你又受了伤,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姑娘既知如此,又为何要来?”蓝朝之重重的又咳出了一口血来。

    “我不来,你就死了。”思榆道。

    “姑娘小心。”蓝朝之大声喝道。

    思榆扭头一看,尸鬼群依旧从容淡定,原本被绝尘震开的距离又被重新给拉开了。

    思榆刚扭头过去看了一眼,蓝朝之已然持剑起身,“思榆姑娘本就不该来此,还是快些离开才好。”“你……”思榆脑子反应有些慢,而后才骂道:“你一个人怎的是他们的对手?你这个小道士,还要逞强吗?你过来,你带你走。”

    “可……”是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思榆便一把拽住了蓝朝之的手臂,她手中的绝尘一剑劈去,强大的蓝色剑气直接在一边开出了一条道路出来。

    “我带着你走,剑气困不了他们多久的。”思榆一把抓住了蓝朝之那摇摇欲坠的身体,将他直接带了出去。

    蓝朝之收起了自己手中的朝夕剑,他整个人还是在思榆的搀扶之下才勉强能够稳住自己的身体。

    思榆带着蓝朝之先在义庄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房间,便直接进去了,思榆先将蓝朝之送了进去,而后才关上门,并在这附近先设下意识了一个结界,这样能够暂时将自己和蓝朝之二人身上的气息给隐藏了起来,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关上门设好结界之后,思榆便过去将蓝朝之扶住,将他安定好在一旁。

    蓝朝之直接坐在了那里,他的身体上有几抹十分明显的血迹,面对那么多这些东西,他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可以呢?

    他将手里的朝夕剑和拂尘都放在了自己的脚边。

    只见蓝朝之就这样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胸膛上下不断起伏着,他看起来真的很累。

    “你没事吧?”思榆小心翼翼的蹲在他的身旁,询问着他的情况。

    “我没事。”蓝朝之的开口说话的声音略为有些沉重,思榆听着都能够感受到他的气息有些不对。“你……你先好好休息,你身上还有伤,还是先别勉强了。”思榆急急的说道。

    蓝朝之点点头。

    他就这样坐在那里,阖上眸子,安安静静的,就像是已经沉睡了一样。

    他也是修道之人,丹田内能够受主之意自行运行。所以,只要给他一些时间的话,身上的一些伤口应该是可以恢复的。

    故此,思榆也不再打扰他了。

    思榆先放下了身上的包袱,便在这间房里找来了一些干木材和堆在距离蓝朝之不远处的地方,后,思榆便坐了下来,升起了一团火光。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思榆就这样坐在火堆旁,她弯着身子,双手抱着双腿,脑袋垂落在膝盖上,她歪着脑袋,脑后的那一袭长长的头发落在了地面上,火光将思榆的面容照得略有几分殷红。

    她歪着脑袋,那一双灵动的眸光一直盯着在那里静静坐着的蓝朝之。

    淡淡的火光照亮着这微弱的四周,淡淡的火光微微落在他的脸上,并将蓝朝之的五官和面容都一一照亮,思榆透着火光,能够清晰的看见他的面容。

    虽然不是完全的相似,但是他和虞朝熠的面容,还是有一些相似的。

    思榆还记得,自己曾经偷偷的进过虞朝熠的房内,看见过他安逸的睡颜。

    可后来,虞朝熠一睁眼看见自己在他的床边的时候,立刻就被吓到了。

    一想到当时虞朝熠的面容,思榆就觉得好笑,现在再看看眼前的蓝朝之,仔细一看,竟是觉得有些像虞朝熠。

    一看见他之后,她总是觉得,他真的很像虞朝熠。殿下……

    星星点点的火光不断的在思榆的耳边响起,竟是为这深夜增添了几分姿色。

    借着火光,思榆一直都在看着他,目光未曾有移开的那一刻。

    夜色渐渐变得朦胧了起来。

    思榆再也忍不住眼睛的疲惫,重重的将自己的眼皮放下。

    她就这样维持着这个姿势,进入了睡梦之中。

    今晚是思榆睡得最安心稍微一次,因为她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了的那个人了。

    在梦里,她仿佛看见了那一袭蓝衣的殿下面对着自己。而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眸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即使只是远远的看着,都感觉,相隔得并不是很远。

    仿佛,近在眼前。

    殿下。

    第二天的阳光很快就升起了,思榆昨晚堆起来的火堆已经变得很小很小了。

    蓝朝之似乎是感受到了阳光照射进来的温度和光芒,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眸,他首先直径看见的,是坐在前面的思榆。

    蓝朝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突感自己现在的思绪有些混乱。

    昨晚的事情……

    蓝朝之的脑袋疼疼的,他闷哼一声,这才将昨晚发生的事情想了起来。

    似乎是因为蓝朝之的声音,思榆的眼皮渐渐的打开,正巧蓝朝之那一双清澈的眸光在看着自己,思榆倒是丝毫不忌讳,那一双灵动的眼眸毫不犹豫的对上了他的眼眸。

    感受到了思榆的目光之后,蓝朝之便急急将自己的视线移开了。

    思榆也收回了目光,她霍然起身,来到他的身旁蹲下身子,看着他。

    “你没事吧?身体有没有好一点?还痛不痛?需要不需要一些可以补血或者是能够帮助你恢复的草药?”思榆追问道。

    蓝朝之看着她,摇了摇头,“不用了。”

    “那……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思榆看了他一眼,“昨晚你看见我突然出现,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的吧?”

    蓝朝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