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九十七章:为你的心

    虞朝熠的身体足渐恢复之后,在玄澈的安抚之下,他已经渐渐睡下了。和玄澈一样,虞朝熠也很累了。

    玄澈将床边的那一朵水莲花拾起,揣入怀中,“玄溟,等此战结束之后,我们就回奚山。”

    他眼角含着的泪光,始终没有停止。

    虞朝熠的眼角更是红得厉害。

    思榆回到祝王城之后,便还下身上的一身红裙,呆在了自己曾经居住着的蓝羽之中。这里很美,可对于思榆来说,与奚山相比,与虞朝熠相比,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今日一大早,招凤净和招白羽二人再来看思榆的时候,她的面容却是比昨天晚上回来的那个时候还要憔悴几分了。

    一见来人,思榆便直接扑了过去,追问虞朝熠的情况,“殿下如何了?”

    招凤净和招白羽二人也没有打算瞒着他,“昨日,朝熠殿下勉强逼退敌军。但,今日一大早,敌军又来。只是怕这一次朝熠殿下根本就没有能力抵挡了。他手中的巨型兵器和远程兵器早在昨日就已经被毁了。就是为了毁灭它们,昨日姜冕之才会是这般的忍气吞声,不动声色的将朝熠殿下那边的巨型兵器全部毁掉,虽然敌方因此而退兵了,但朝熠殿下还是受伤了,至于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是,应该不怎么好的。所以,这一次的朝熠殿下......可能凶多吉少。”

    思榆眸光一动,又问,“那虞珩呢?”

    招凤净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虞珩......当真是这般绝情啊!”思榆身体一软,有些不能够接受的后退了几步,摇摇晃晃的身体,终是直接倒下。

    “思榆......”招凤净和招白羽紧张思榆的身体,便急急过去将人给扶起来了。

    “虞珩他.......当真是那么绝情吗?”思榆自言自语的说了一阵,她又突然抬起头来猛然看向招凤净,“那......你们就不能够帮帮殿下吗?”

    招白羽摇摇头,“就算我们现在派兵过去也未必能够赶得上。”

    思榆恍然若失,她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生气一般,如当时他们所见到的那个活泼的思榆完全不一样。

    招承殷和韩雪在外面悄悄的看着,尽也是于心不忍,韩雪更是已经埋在招承殷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没事的。”招承殷温柔的安抚自己的妻子,“凤净和白羽会知道怎么解决的。”

    招白羽直接将地面上的思榆拦腰抱起,将其放在了榻上。

    谁知,思榆突然开口说道:“我要去寻殿下。”

    招凤净突然瞪大双眸,大声道:“你疯了吗?现在去找虞朝熠的话,一旦踏入了天虞王城的范围之后,就连我们也未必能够保得了你,你竟然还想要去找虞朝熠,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是如何离开天虞王城的吗?如今,你还要回去吗?”许是担心思榆的原因,一听见思榆想要回去的时候,招凤净突然一激动,就连语气也变得激烈了起来。

    话语刚落之后,招凤净这才意识过来,她生怕自己吓到了思榆。

    可思榆已经长大了,自然是不会像以前那般模样了。

    思榆那一双略有些黯然的眸光直勾勾的望向招凤净,更是丝毫不退却,“我没有疯,与其一直在这里担心殿下,那还不如我自己亲自去看看,即使是徒劳无功,那也没有关系。”

    “当我们知道你要嫁给虞珩的时候我们是什么感受你知道吗?那时候你知道我们有多么担心你吗?天虞王城事便我们不清楚,我们只是不想要你受到任何的委屈,明明在虞珩身边的你是那么的伤心的,回来我们一看见你的时候都不知道瘦了多少?憔悴了多少了?可如今你竟然跟我说你要回去?难道你希望虞珩再一次抓住你吗?难道你希望你还想让你身边的人担心你吗?思榆,你究竟怎么想的。”招凤净吼道,她攥紧拳头,神色恍然。

    思榆面色不变,她的声音轻轻的落在了他们的耳边,“你希望我不委屈吗?希望我能够开心快乐吗?”

    招凤净想都没有想便说道:“那是自然,我、白羽,甚至是父上和母上都由衷的希望你能够开心快乐。”

    思榆淡淡的道:“若是你们执意要将我留在这里的话,与那时我在虞珩的身边是没有两样的。”

    “你说什么?”招凤净大惊失色。

    思榆的声音不禁放大了几分,她情绪激动,“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你要是一直将我困在这里不让我出去的话,那和虞珩的行为有什么两样呢?我想的去的地方不是这里。我想回到殿下的身边,想回到奚山,想要回到所有人的身边,即使是前方危险重重,我都不会放弃的。这里不是我待着的地方,不是我所期待的地方,更不是......我一心希望的地方。”

    招凤净猛地一拍案,“我会叫人守在这里的,总知,在事情还没有安定下来,你哪里也别想去了,就好好的待在家里。以后......我会放你出去的。现在你应该想的......不是虞朝熠。”

    思榆被她给吓了一跳。

    “你......”话语刚落,招凤净便转身离开了。

    而招白羽依旧在这里。

    招凤净刚出门的时候,却看见了招承殷和韩雪二人,“父上、母上......”只见招凤净的眼眶,渐渐的红了。

    “凤净。”

    “我是不是做错了?”招凤净轻声开口问道,“我只是不想在失去思榆了,曾经如此。如今我不想要如此了。即使是这一次我做的是错的,我也不会让她离开了,我绝对不会让思榆离开我的保护范围了。那时候的绝望、忏悔,我都不想要在经历了。”

    话语刚落,只见招凤净眼中的泪光全然消散,挥袖离开。

    看着招凤净渐渐远去的身影,即使是招承殷和韩雪也觉得万分心疼,不管是招凤净还是思榆,那都是他们的孩子,招凤净有她自己的坚持。可是,思榆也有属于她自己的坚持。

    招凤净其实知道自己的错误,她知道自己和虞珩一样也是在强迫思榆。可是,她情愿强迫,也不希望思榆再遇到任何的危险......

    房内,思榆坐在榻上,而招白羽并没有离开,而是陪着她,呆在她的身边。相比招凤净,思榆更需要自己的陪伴。

    思榆和招白羽二人默了一阵。

    思榆突然开口,“哥,帮帮我......好吗?”

    招白羽不笨,他自然是知道这个帮忙的意思。

    “思榆,你知道回去的风险吗?”招白羽突然问道。

    思榆道:“我知道,可我只是想见一见殿下而已。那时候是我的大意,这一次我断然不会叫虞珩抓住的了。”她突然紧紧的攥住招白羽的手掌,“我总是绝对,我要是不去的话,从今往后定然是会后悔的。我只想要见到他而已,若是能够见到殿下的话,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好,我只是想要见到他而已。”

    “思榆......”招白羽反握住她的小手,“你可知,我和姐姐一样,不想你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和伤害。”

    思榆颔首,“我知道。只是,哥你知道吗?我根本就不想要留在这里,我只是想要见到他而已,前线那么危险,万一殿下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我有了无比眷恋的人和地方,我也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到那个地方,难道这样也有错吗?若是伤害是在所难免的话,那我会尽量守护自己让其不受到一丝的伤害。可是,我不想要一直靠你们所有的保护和囚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