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八十一章:绝尘一剑

    天虞王宫,大殿前。

    温少卿和红缨二人一直在和虞期他们时不时的闲聊,思榆偶尔也会插上几句话,但思榆的心思不在这里,倒也没有意义。温少卿不也一样吗?他的心思,又何尝是在这里呢?

    思榆从头到尾都只喝了几杯茶,案上的膳食,倒是一点都没有碰过。

    他的心思依旧在虞朝熠的身上。

    虞期见思榆心思飘渺,便问道:“不知是不是膳食不合王女的心意?”

    思榆呆了一下,这才反应了过来,“不、不是,我只是……”思榆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一句完整的话语出来敷衍。

    温少卿见思榆无话可圆,便替她说道:“许是今日早上思榆贪嘴吃了许多,此时便没有什么胃口了。”

    虞珩看着思榆的目光,露出一丝关爱之色。

    “是、是的。”

    虞期问道:“王女现下可是住在奚山?”

    思榆颔首,“是的,我和少……殿下是住在奚山。”

    虞期道:“奚山之上终年是雪,怕是王女不习惯,不如来王宫住下可好?”

    思榆拒绝道:“我觉得奚山很好,而且我也很喜欢奚山,所以,不需要来王宫住下。”

    温少卿看着思榆,悄悄的朝着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似乎是在和思榆说:讲得好。

    虞珩却露出一副失望的神色。

    虞期一脸尴尬,便不再过问了。思榆和虞朝熠之间的关系,他大致还是知道一些的。其中,也包括虞珩和思榆之间的。

    ??

    ?

    荼娅一脸宠溺的看着虞朝熠,“傻孩子,当年天天跟在我后面叫我母上的,也不知道是谁呢?”

    虞朝熠笑道:“是啊!怕是当年小的时候我是脑袋被门夹过了才这般脑子不清醒的。如今,不就清醒了过来了吗?小时候年少无知,自然是需要反省的。”

    荼娅淡淡的说道:“曾经的情谊,你还真的是半分都不管了吗?我好歹也养了比几十年,还将绝尘剑曾与给了你。你怎的,不知回报?”

    虞朝熠抿着唇,艰难的开口说道:“回报?我已经做出了回报了,我叫了你十几年的母上,你却在绝尘剑上对我下咒,用霜语冰咒毁了我的一生。所以,对你的情谊,我已经还完了,你说,你还欠你什么?你想让虞珩成为王,我已经主动退出了,可你为何这般狠毒,执意要伤害我身边的人?你这般狠毒的心肠,虞期不喜欢你,正常。他喜欢你,才是真正的瞎了他的狗眼。”

    最后的一句话,他几乎是直接吼出来的。

    “住嘴!”荼娅失声大吼,“你知道什么?一切的开端全部都怪你的母亲,若不是她的话,现下为何是这种情况?”

    虞朝熠瞪着她说道,“你凭什么怪我母亲,要怪也是要怪你的虞期,若不是他受伤执意要去凡间避避风头的话,他又如何会遇到我的母亲,若非如此,他当时怎的不直接死去?让你直接死心?你这般怪罪我的母亲,怕是指桑骂槐吧?你自己难道就没有错吗?你难道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荼娅反问他:“那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错?明明是一个凡人之身,根本就没有一丝灵力竟然敢跟着虞期来到山海界,最后被妖怪围着啃死,一尸体不剩,她活该!”

    “你闭嘴!”虞朝熠大声斥喝,只见他那一双明亮的眸光之中泪光泛起,两行泪水自他那雪白的脸颊划落下来。

    “妖怪本就喜欢凡人的血肉和精气,那些未成形的妖怪更是喜欢。你就是看在我母亲没有灵力好欺负,便处处为难她,特别是知道在凡间的时候母亲和他生下来我之后,本来母亲想将我藏起来的,谁知你竟是凭借自己的势力直接将我强抢了去。若非是你设计用我将母亲引了过去,母亲也不会独自一人出了王宫,你知道一出王宫之后,母亲的凡人之身便会引来觊觎。而后若不是你阻拦虞期的话,他又怎会来不及去救我母亲,又怎会……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我母亲被妖怪啃食的场景。”

    虞朝熠一边说着,一边低泣着。

    他的情绪,是第一次那么的激动。

    “母亲死后,他便郁郁寡欢,而你便趁着这个机会,如愿嫁给了我的母亲。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想着念着的,还不是我的母亲。那个人,不是你。”虞朝熠一字一句,都如同一块大石头一般敲击她的心里。

    “是你害得我母亲尸骨无存,害得我毁了一生,害得他这般模样,你说,你到底,想要什么?”虞朝熠仿佛是直接将喉咙都给喊哑了了一般。

    “我要什么?我要他虞期的人,要他的心,要他的一切。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荼娅此时的模样恍若癫狂,大笑。

    虞朝熠冷哼一声,“一生一世一双人,你配吗?”

    荼娅道:“我不配,你母亲配吗?她就是一个凡人,一个妾而已,她甚至连正妻都不是。她算什么?她就是一个屁。”

    虞朝熠那一只握住绝尘的手又紧了几分,他眼眶殷红,仿佛邪神一般,“妾如何?妾不过是名,我母亲应该拥有的一切,你没有。你也不过,是仅仅有一个正妻的名分而已。”

    荼娅点头,“对,所以我不会让你登上王位的,我绝对不会叫你,有命离开这里的。”

    荼娅手中,七彩琉璃火燃起。

    虞朝熠只感眼前一热,只见那荼娅手中的七彩琉璃火直接射出,环绕成为一个火圈围绕在了虞朝熠四周。

    虞朝熠手中绝尘一挥,水波粼粼,只见周围的七彩琉璃火,瞬间扑灭。

    荼娅手中烈焰不断,“你该死,虞朝熠。”

    虞朝熠怒吼道:“你该死,你和他都该死。”

    荼娅的身后,鹓雏真身和七彩琉璃火尽然释放出来。四周方,不断变得炙热起来,仿佛到处都是她荼娅的七彩琉璃火之焰。

    ??

    王宫之中,思榆心悸得更加厉害了。

    思榆存放在怀里的那一支冰羽凤翎仿佛是能够感受到虞朝熠现下的情况一样,竟是发出了一阵悲鸣之声。

    思榆突感一阵心疼,她的眼眶之中,两行泪水瞬间溢出。

    思榆霍然起身,她二话不说,直接狂奔了出去。

    虞期、虞珩、虞桐、温少卿和红缨几人皆是一脸茫然。

    红缨看着思榆离去的身影,她几乎是直接跟着出去的。

    “怎么回事?”虞期霍然起身,惊愕。

    就连虞珩和虞桐也呆住。

    温少卿心念一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思榆神色不对。她的身上有朝熠的冰羽凤翎。冰羽凤翎与主人朝熠乃是一体,莫不成是……

    温少卿似乎是失神的察觉到了什么,随之起身,跟了出去。

    虞朝熠,你胆敢出事试试?!

    思榆一出门,着手便拿出冰羽凤翎,“求求你,把我带去殿下的身边。”她将冰羽凤翎抵在额间。

    那冰羽凤翎似乎是感受到了思榆的感情一样,它带着思榆化作一道蓝光,直接飞驰而去。

    红缨和温少卿自然是知道那个方向的。

    虞期、虞珩和虞桐三人出来的时候,只见他们三人纷纷扬扬朝着落月的方向而去。

    ?

    落月。

    荼娅以真身加七彩琉璃火相逼,几乎是直接将看家本领直接全然使出。

    反观虞朝熠,只见他面色不对,略有些苍白。

    “霜语冰咒在体内已然发作,你的灵力,已经不在巅峰时期了,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的。”荼娅道。

    虞朝熠深吸一口气,冷声的道:“荼娅,我说过,你该死。”

    荼娅道:“若我一死,你定然落得个万劫不复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