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五十章:身处黑暗

    这一整天,思榆几乎都是围着虞朝熠转,不管他做些什么,思榆都像是一个小尾巴一样跟着他,不管虞朝熠怎么劝说都不走。虞朝熠倒也是不介意,今日反而是思榆乐得。这一天过去,虞朝熠倒是觉得累了,直到天色渐晚,虞朝熠便劝思榆先回去歇息了。倒是自己还在房内,没有入睡的准备。

    ??温少卿过来的时候,见虞朝熠房内烛火摇曳,便请缨进来了。

    ??“看来今天被思榆缠得很累啊?”温少卿一进来便连连取笑虞朝熠。

    ??虞朝熠淡淡的说道:“还行吧,平时她都是在这样子的。对了,你怎么来了?”

    ??温少卿来到虞朝熠身侧的书架上随意看看,一边说道:“没什么,就是想过来看看你而已。”

    ??“是为了凝水珠的事情吧?”虞朝熠倒是毫不犹豫的将温少卿的心事说出。

    ??温少卿苦笑着看着虞朝熠,“你倒是一个明白人。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也不知道舅舅他到底是不是盗走凝水珠之人。”

    ??虞朝熠淡淡的说道:“现在并没有证据证明他是盗走凝水珠之人,可是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不是盗走凝水珠之人。除了他,你就没有什么别人怀疑的吗?”

    ??温少卿道:“当时你不是说凝水珠的另外一个作用是保存尸体吗?除了他我倒是想不到谁了,虽然凝水珠不是什么珍贵之物,但没有了凝水珠也是万万不行的。”

    ??虞朝熠道:“现在我们左右都没有什么线索,只能够先等等了,只要他真的是盗走凝水珠之人,那便一定会露出马脚来的。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

    ??温少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一点我也是知道的。”

    ??虞朝熠收起手上的书卷,对着温少卿说道:“夜深了,你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行,那你也好好休息。”温少卿也不便打扰虞朝熠了,再小酌几句话便离去了。

    ??又一日日过去,新的一天迎来。

    ??和平常一样,到了早膳时间,大家都会聚在一起的。

    ??虽然是一模一样的情景,但虞朝熠倒也不在意。毕竟,当初在奚山上的时候,也会这般的。

    ??温少卿抬眸扫视了一下众人,“怎么最近思榆老是睡过头呢?”

    ??虞朝熠也觉得奇怪,“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老秃插进来说道:“没有吧,平时思榆都是在水垣里面到处逛逛而已。午觉还是很准时睡的。”

    ??温少卿笑着看着身旁的虞朝熠,一手倚着下巴笑道:“是不是最近得了嗜睡症了?要不要请玄溟看看?”

    ??虞朝熠瞪了他一眼,“别胡说。”

    ??“好,是我胡说。”温少卿渐渐收起了笑意。

    ??“红缨不是去叫了吗?”虞朝熠道。

    ??温少卿把玩着手上的筷子,说道:“也就是红缨每天不会烦躁了。”

    ??‘哐当’一声,温少卿手里的筷子突然掉下,只见眼前红光一闪,在温少卿毫无防备之下,红缨就这样出现了。

    ??“红缨,你其实可以走过来的。”温少卿抹了抹额间不存在的汗水,看了她一眼。

    ??红缨深吸一口气,说道:“思榆不在房里。”

    ??众人又是一惊。

    ??温少卿问道:“会不会是去了别的地方?”

    ??虞朝熠闭目一阵,又睁眼,“思榆的气息不在这里。”

    ??温少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最近怎么那么多事呢?敢情我们之中就思榆最好欺负是不是?”

    ??温少卿又扭头转向虞朝熠,“思榆身上不是有冰羽凤翎吗?你能够感受到冰羽凤翎吗?”

    ??虞朝熠转向温少卿,“凝水珠的事情,又发生新的转机了。”

    温少卿一怔,“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虞朝熠起身,“其他人就留在这里,思榆的事情就给我就可以了。”

    ??话语刚落,虞朝熠便拉着温少卿踉踉跄跄的走了。

    ??其他人倒也还是遵从殿下的命令,那他们只能够在这里静静的吃早膳了。最近的事情着实是有点多,但是奈何虞朝熠和温少卿不让他们管啊!

    ??就连想看八卦的某人都不能够去,这倒是难为了。

    ??而此时此刻,原本陷入了沉睡的思榆渐渐醒来,眼中的一抹混沌渐渐化为清明,就连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首先映入思榆眼中的,是一个偌大的华丽密室,这里什么都没有,完全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没有门、没有窗户,四周所围绕着的,却是一片黑暗之地,只有周围摇摇烛火在飞舞,才让思榆勉强看清楚了这个地方。

    ??思榆的脑袋有些混乱,她隐约记得,昨晚想去找初湛的。可是,一到了花园之中,刚靠近那白玉亭子之后,思榆却听不见他的琴声了。而是他与另外一个的议论声。

    ??“大人,密室的事情......”醒晨的声音很低、很低,但在这寂静的夜色之中,思榆却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沧沉还是坐在那个位置上,轻轻的抚摸着自己最为喜爱的古琴,“那里的事情,交给你就好了。”

    ??醒晨道:“可是为了防止上次突然出现的刺客,我们可需要转移位置所在?”

    ??沧沉淡淡的说道:“不用,他们又没有找到密室的位置。”

    ??醒晨道:“还请大人回去歇息吧,大人夜夜在此抚琴,属下怕大人的身体会出现什么问题,还请大人保重身体好了。密室和刺客的事情,醒晨会一一办好的,还请大人放心。”

    ??沧沉渐渐起身,他说:“你不用那么辛苦的,那两个刺客是谁,别说是我了,就连你也猜到了吧?”

    ??醒晨低着头不说话。

    ??沧沉继续说道:“在御水王城之中有如此身手的人不多,而且当时那个使用冰灵力的人,他的能力倒是我在御水里面没有见到过的一位高手,所以那人不是御水的人,可另外一个我倒是看得仔细。应该就是那我那大外甥温少卿和他的好朋友虞朝熠了,他们断然是怀疑我这里有凝水珠才来的。”

    ??“大人。”

    ??醒晨一惊。

    ??“温少卿倒是脑子有些笨,虞朝熠还好,毕竟比温少卿聪明一些。只是,有了第一次的失误,他们应该猜到了,我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即使是样貌和佩剑不知,但他们身上的气息倒是熟悉。”沧沉淡淡的说道。

    ??他笑了笑,却是一副饶有趣味的抚摸着自己手中的古琴。

    ??听见了虞朝熠和温少卿二人的名字,思榆有些惊了,竟是不知道自己会听见这般话语,虽然思榆不太懂。但是这话语之中的一二,思榆还会明了的。

    ??上次第一次来找初湛离开的时候她还感受到了虞朝熠的气息,生怕被发现便急急离开回去了。没有想到竟不是错觉来着。

    ??她只是想来找他玩玩,竟是没有想到会听见这些事情的。思榆虽然蠢笨,但却不是傻子。

    ??思榆便想着要急急转身离开,却不料,她那急促的气息竟被沧沉和醒晨二人双双察觉。

    ??“何人?”

    ??沧沉和醒晨双双凝望至侧方深处。

    ??沧沉倒是一动不动,只见醒晨却已经飞身出去。思榆正转身之间,措手不及,便被醒晨逮了个正着,便被他一掌拍晕了后脑勺,醒晨一手提着思榆的后衣领,竟将她扔了出去,思榆的身体飞出去,至沧沉的脚下便停下不前。

    ??醒晨抓了人之后便回到了沧沉的身旁。

    沧沉居高临下的低下头来打探脚下之人的时候,他那始终平静的面色终于变了,他微微皱眉,“是她!”

    ??醒晨一惊,看向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