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四十三章:似水流年

    随后,虞朝熠便将自己身上的脏衣衫换了,一身白衣,外面是一件蓝色外衣,脑后的三千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脑后,他眸光一转,视线落在了手腕上带着的沧海遗珠之上片刻不久。

    虞朝熠整理好自己的仪容之后,这才渐渐敞开眼前的门扉,他目光眺望,只见外面的小雨仍在。便又转身进去拿了一把蓝色的油纸伞才出门的。

    明月轩本就是水源充沛之地,这周围如同仙境一般的景色竟是以水为主,构成了许许动人心魄的景色,除了外绕在院子和寝室的一条环形长廊之外,这下面尽是一条无边无际的河流,就连隔着一边一边的墙面上,竟是一条条水幕在不断环绕着。御水王城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那便是‘水之乡’,这里很多奥妙动人的美景都是用水来完成的。虽然用来建造美景的水源用量极多,但他们却不会因此而浪费水源的。景色所需的水源,都是循环利用的干净水源。所以才不会浪费,就连明月轩内的水源也是一样的。

    滴答、滴答、滴答。

    晶莹的水珠不断从天上落下,连绵不断,雨不是很大,但从刚才开始却没有停过。

    虞朝熠一手撑着油伞,目光虽然在眺望远方,但是他的思绪却不在这里,望着眼前落下的水滴,他却是这般的若有所思。

    滴答滴答的声音不断回彻在耳边,虞朝熠那一双白色长靴并没有湿透,在地面上那水渍之中,却是纯白依旧,干净整洁。

    虞朝熠行走的速度很慢、很慢,他的目光却时不时的眺望远方,时不时的停下看看脚下长廊的那河流,雨水落下的丝丝涟漪,在水面上,竟是这般动人至极的光景。

    虞朝熠收回眼眸,他那清澈的眸中,不知道倒映着什么,竟然显得有些朦胧之感。

    他走着走着,眼前的一条长廊竟然没有一人之身影。

    不知道是走了多久,虞朝熠愕然停下身子,那撑着油伞的手竟然下意识的一颤,竟失手让雨水沾了几滴在自己的肩上。

    他那略有些朦胧的眼眸之中,里面的景色,刹那间变得清晰了起来。

    他的眼眸纯净如水,月华如洗,那眼中,竟是倒映着眼前最美的景色。

    眼前少女那动人的身姿立在门前,一身青衣,青丝如瀑,眼眸微微眯起。即使是眼前的雨中,也抵不住她那与生俱来的动人之姿,绝色之美。

    不知道是为什么,虞朝熠心中的那一种压抑感竟然在此时此刻消失不见。

    一抹清逸的蓝色映入少女的眸中,少女眉目含笑,竟是一个转身,面对着眼前的少年。

    到底是什么?挡在了他们面前呢?

    又是谁?那么的不顾一切呢?

    虞朝熠一回神,只见眼前的青衣少女竟已经小跑至自己的面前。虞朝熠那一只撑着伞的手下意识的向前一移,挡在她的头上。

    耳边尽是雨落的声音。

    她呼吸着,青丝和衣衫上,甚至是那绝色的脸颊上,都沾有微微雨滴。即使如此,她仍是绝色动人,身上的丝丝雨滴竟是让他眼前的少女变得更加的魅惑了。

    这一眼对视,竟像是持续了千年的时光一般。

    “殿下。”她那动听的声音在虞朝熠的耳边回响着,这才让他回过神来。

    虞朝熠淡淡的说道:“你的身体还没有好,怎的就跑出来了?还是先回房里吧。”说着,虞朝熠便想拉着思榆回房里,反倒是被思榆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虞朝熠下意识的一怔,目光辗转,视线落在了思榆的身上。

    思榆微笑着说:“因为我想见殿下,所以想看着殿下过来。”

    滴答。

    雨一直在下。

    虞朝熠的心似乎猛地跳了一下。

    “思榆。”虞朝熠目光黯然。

    思榆目光一动,便看见了虞朝熠手腕上带着的沧海遗珠,她突然说:“殿下,你对我真的很好。我以后还想和殿下在一起经历各种各样的快乐。”

    虞朝熠追寻着思榆的目光所及,自然便看见了自己手腕上的沧海遗珠了,他说:“这一次,你实在是太任性了。明明知道那么那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去?要不是冰羽凤翎的话,我都不会知道你在哪里?”

    思榆倒是很快就认错了,“殿下,这一次的事情,都是我的错。”

    虞朝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吧。”

    思榆问道:“殿下,你喜欢这个吗?”说着,她便摸了摸虞朝熠手腕上的那一抹耀眼蓝色。

    虞朝熠也不想撒谎,“喜欢。”

    思榆展颜一笑,差点就跳起来了,“殿下,你真的喜欢吗?真的吗?”

    只要他喜欢,她就开心。

    没想到虞朝熠的回答让思榆那么激动,似乎是因为他的回答让思榆喜笑颜开的,思榆一边追问着虞朝熠,一边上前一步靠近他。

    面对突然靠近的绝色容颜,虞朝熠下意识的惊了一下,鼻尖萦绕着的,却是从少女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

    “你......”虞朝熠一愣。

    “殿下,我最喜欢你了。”

    下一刻,还没有等虞朝熠反应过来,思榆竟然抬起双手环住了眼前人的腰间,突然而来的肌肤之亲竟让虞朝熠一下子脑子短路了。

    虽然在奚山的时候思榆经常这般的没有大小,明明虞朝熠是屡次被偷袭,可他每次都会不好意思,甚至会变呆。明明是个男人,却还是会不好意思的。反倒是思榆,一扑入虞朝熠的怀里之后,竟是这般的欣喜,踮起脚尖将自己的脑袋抵在虞朝熠的肩上,开心的在他的脖子上来回蹭蹭,竟是弄得虞朝熠的脖子痒痒的。

    “思榆......男女授受不亲。”虞朝熠一手将思榆从自己身上扯了出来。

    “嗯,我不是女的,我是一块木头。”思榆义正言辞的说道。

    虞朝熠道:“胡说什么。以后别这样了,成何体统?”

    思榆微微一笑,颔首道:“嗯嗯。”

    “快进去好好休息。”

    虞朝熠将思榆一拉一扯,好不容易才让思榆回房休息的。

    虞朝熠在房内陪着思榆聊了一下天,过了一阵才回去的。

    虞朝熠刚来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他刚离了思榆的房间不远的距离,便见眼前少年白衣胜雪。

    温少卿在虞朝熠的面前郑重的咳了几声,才说道:“朝熠,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害羞的样子。真可爱!”

    虞朝熠脸一红,“你刚才看见了?”

    温少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无意中看见的。”

    “你怎么开始和玄溟他们一样那么八卦了?还学他们偷看?”虞朝熠道。

    温少卿笑道:“说什么呢?你们刚才好像就站在这里吧?大庭广众的,谁看不见呢?有眼睛的都能够看见好吗?”

    虞朝熠选择不予置评。

    “你来找我的吗?还是来看思榆的?她已经睡下了。”虞朝熠淡淡的说道。

    温少卿微笑着说道:“思榆那丫头可不稀罕我去看她,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你来代劳比较好。”

    “那......”

    温少卿淡淡的说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先是荼娅的寿宴,然后又是现在沧海遗珠的事情,接下来我们还要进王宫呢!过几天等思榆的身体好一点了。带她出去玩玩吧。”

    虞朝熠一怔,“集市上吗?最近前几天思榆不就跟红缨整天出去吗?估计就快腻了。”

    “那就换些别的玩法吧,去长右山怎么样?那里可是我第一次捡到思榆的地方。”温少卿开口说道。

    虞朝熠问道:“长右山?那里不是失去了凝水珠吗?现在那里可是严重的水漫金山啊!怎么会去那里呢?”

    温少卿轻笑道:“去布置一下不就好了吗?即使是一个水城,只要稍微的布置一下的话,也可以变成一个乐园的。思榆那丫头最近一下子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就陪她好好的玩闹一下给她一个惊喜吧?如何?”

    虞朝熠沉吟片刻,也是觉得温少卿说的有些道理,便应下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等会儿和红缨他们几人说一声。”温少卿道。

    “嗯,最近的确发生了很多事。不过,你这样光顾着玩,正事怎么办?你不说还需要找到被盗走的凝水珠吗?”虞朝熠问。

    温少卿微笑道:“没事的,凝水珠的事情很重要,我早已经让若华先回王宫了,凝水珠的事情暂时先交给他吧,反正再过几天我们也要去王宫了。”

    虞朝熠斜眸着他,道:“若华这年纪小小的,就被你折腾来折腾去的,你好意思吗?”

    温少卿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回到王宫里还有少昊呢!怕什么?少昊那么喜欢若华,定然会助他的。”

    “你不怕到时候少昊把若华给拐了?”虞朝熠打趣他道。

    “怕什么?若华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吗?”

    之后几天呢!温少卿将红缨他们几人带去了长右山,现在长右山内失去了凝水珠,水量大泻。但早已经被暂时控制住了,依温少卿所言,红缨他们都十分赞同其想法,最近的事情的确是有些压抑了。他们也希望让思榆能够开心一点。毕竟思榆还很小,心思单纯,毫无城府,最近发生了的事情都是不应该是思榆来承受的。对此,他们也深感心痛。若是真的能够让思榆开心一点的话,他们自然是义不容辞的。

    而这几天,虞朝熠却和韶颜在明月轩内照顾思榆的起居,慢慢的,思榆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但是暂时还是不能够使用灵力。毕竟思榆平时懒惰,修为根本就没有多少,虽然活了几百年,但也是近期才化形的,思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根本连本年都没有。要不是有虞朝熠在的话,思榆真的就会灵力枯竭的,怕是连人形都很难维持的。

    清晨翌日,思榆正睡得沉的时候,是红缨和韶颜二女过来叫醒思榆的。

    “鲤鱼仙,还早着呢!你怎么那么早就催我起床了?”思榆翻身埋进被窝里,不肯起来。

    红缨一把扯开盖在思榆身上的被子,“还睡什么?你家殿下要带你出去玩你去吗?”

    思榆一听,便猛然弹身而起,脸上睡意全无,她欣喜的看着红缨,“真的吗?”

    红缨和韶颜二女噗嗤一笑,红缨重重点头,说道:“是的。你看,韶颜还给你带新衣服来了。”

    话说一半,只见韶颜的手里还真的端着一套干净的新衣服。

    “那你现在起来不?”

    “起来起来。”思榆喜笑颜开。

    “先去洗漱先。”

    “好。”

    说着,思榆便下榻而去了。

    洗漱完之后,红缨和韶颜二女连连为思榆施法,将新衣服给思榆穿上。

    这衣服还是红缨和韶颜出去在王城内找了最好的手工和衣料定制的呢!穿上去的感觉一定非常好的,为思榆专门定制的,那自然是一身青衣无疑了,一身青衣从上至下是呈一个青色到白色的渐变色。外衣更是一件薄薄的青衣无疑了,那腰间的带子上更是散落着层层流苏,下面白色的裙摆上还是绣着朵朵开得艳丽无双的白色梅花。

    这一套衣服果然十分适合思榆。思榆天生丽质,生得倒是极美,这一套衣服完全是将思榆那与生俱来的美丽动人的那容颜和气质都一一呈现出来了。

    接下来,红缨和韶颜分别为思榆抹了一个淡妆和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鬓,那发鬓上带着的簪子,自然是无染所化的碧绿簪子无疑了。

    红缨和韶颜将思榆打扮好之后,便细细的在前面端详着思榆。

    “怎么样?”思榆追问道。

    “好看,清丽无双、美艳动人。”红缨称赞道。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