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十七章:事无进展

    刚入夜,虞珩便带着思榆来到了为其准备好的房间了。

    虞珩柔声的叮嘱她道:“思榆,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立刻通知我。”

    思榆微微颔首,“这里挺好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虞珩目光一动,他沉默了一会儿,本想说些什么,但又没有说出口,“那……你好好休息。夜深了,别乱跑。”

    “嗯。”思榆微微颔首。

    虞珩深深的看了思榆一眼,这才安心的转身离开,朝着自己的房间离去。

    思榆见虞珩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眼前,这才进入房间关上房门。

    思榆慢慢进房,看着这一切陌生的环境,竟不忍流露出了一丝的苦涩。

    房内的设备和家具可以说是应有尽有,范围大小也很大,虽然和虞珩的琰城相比,却是有些小,但对于一个人来住的话,却是显得有些大。峰回路转,思榆又想起了自己在奚山的房间。

    房间虽小,但里面的布置却是十分精致好看。思榆记得,当时自己才刚刚化为人形,死活都要赖在虞朝熠的身边。

    那时,思榆记得是虞朝熠千般劝说才脱离了自己的‘魔掌’,因为,在自己还没有化形之前,本来就是跟在虞朝熠的身边的。因此,思榆对虞朝熠的味道和气息是最为熟悉的。即使是化形之后,思榆想见想看的,依旧是他虞朝熠。思榆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房间,就是虞朝熠、红缨和老秃一起来布置的。她还记得当时那一个人脸上的模样,更是记得虞朝熠当时的情绪变化。

    那时刚化形不久的时候,思榆可是一直吵着要和虞朝熠在一起,要和他一起睡的。可虞朝熠一个男人哪会同意?而且思榆还是一个女孩子来着,对于女孩子的名誉来说,自然是不好的。所以,虞朝熠当然是要将思榆给撵走的。

    嘴上天天说着什么要把自己扔下山,要把自己赶走或者是扔到火里烧成灰,就算虞朝熠说得再怎么吓人,思榆知道,他是断然不会怎么做的。如果非要说是为什么,也只能够说是直觉吧。总之,思榆就是知道虞朝熠不会这样子做的,也知道他不会这般无情无义的模样。

    再说了,虞朝熠怎么舍得啊?

    离开奚山的每一天,思榆总会在想虞朝熠到底什么时候才来接回自己,又或者是派红缨和老秃来一下,也是好的。

    就算山下的世界再好,对于她而言,断然是比不上奚山的一雪一世界。

    思榆还记得当初刚化为人形的时候,自己却什么都不懂,各个方面都不知道,比如说是吃饭、洗澡、写字等等这些平常都会做的事情,思榆都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什么都不懂,只是想着时时刻刻都要呆在虞朝熠的身边,寸步不离。现在想想,还不如当时呢!

    思榆心念转动,手心之中突然捏出一个法诀,她微微低声说了几句,便见手中光彩欲变,化为一只蝴蝶飞走了。

    思榆微微垂眸,直到蝴蝶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回过神来。

    那是红缨教会自己的灵蝶传信,想说什么话,都可以用它来进行远距离额传信。

    此时,奚山。

    一直青色的蝴蝶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间飞舞着,它看起来飞行得有些艰难。这是思榆的传音蝶,她设置的对象是虞朝熠。自然,是要飞到虞朝熠的身边去的。

    越过皑皑白雪,来到寒荣泉之中,蝴蝶落在泉水之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似乎知道虞朝熠的所在,却又不能够去寻找他。

    在岸上的红缨一见到正在泉水上立着的青色蝴蝶,便一挥手,将它引到自己的手里。

    红缨将蝴蝶握在手心之中,它变化粉消失不见。

    红缨微微垂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老秃、玄溟和玄澈三人见状,便一一过来。

    老秃见红缨脸色不对,便问:“怎么?又是思榆传回来的?”

    红缨并没有作答,只见她目光一淡,微微颔首。

    这已经成为习惯了。

    玄澈道:“思榆来奚山也没有半年时间,她也是才刚刚熟悉奚山上的环境和生活方式,这突然要下山,她可能还是会有些不安的。”

    红缨目光一动,看了看眼前的寒荣泉一眼,脑海里却不知想些什么,“那也没有办法,殿下的霜语冰咒突然发作,万一要是让思榆见了,不知她该有什么动作神态了?而且,殿下的霜语冰咒几年都没有发作了,偏偏最近几日频繁发作,就算要见思榆,也不能够是这般样子啊!”

    老秃微微叹气,“也是,思榆留在这里看见,也难免不会胡思乱想的。”

    玄澈问道:“殿下怎么样了?”

    红缨回道:“还行,估计还要几天才能够恢复,起码也得熬过王后的寿宴了。”

    ……

    翌日清晨。

    今日一大早,书恒、虞桐和阿紫三人早早的便出门了。反倒是虞珩寻不到思榆的踪迹。他下意识的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便叫了一个人来问问,才知道原来是思榆还没有起身洗漱。虞珩想想,本想去叫她的,但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进人家女孩子的房里叫人起床,随后便叫了齐家的一名女仆进去招呼,而自己便在门外乖乖等着。等了没有多久,思榆整理好自己出来了,虞珩和她一起去吃过早点之后,便同齐温、徐白和徐州三人一起前往案发现场。

    齐家的银子被放管在仓库,而这一次最好了的瓷器也是被一同整理好之后,也被放在了仓库里面。而当日被盗走的,是全部需要送进王宫内的瓷器和制作瓷器剩余的五十万银子。不过,据说被偷的不只有王宫的那五十万银子,就连仓库内原本的一部分银子也一同被偷了。

    而此时此刻,虞珩、思榆、齐温、徐白和徐州几人已经一同来到了仓库门前。

    齐家的仓库在后院的一个隐蔽角落里面,这里周围的树木长得比较茂密,树藤几乎长满了仓库的周围和门口的几处角落的位置。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怕是很容易便能够忽略的。

    原本通往仓库是没有一条规定的小路的,因为这几天事情发生的比较多,更是在仓库这里人来人往的,导致仓库前面的草地几乎都已经被硬生生的踩成了一条小路露出来了。

    齐家大公子齐温在前面领着虞珩来到了仓库门口,并将其大门打开,便匆匆退下,恭敬的站在了虞珩的身后,一言不发。

    虞珩看也不看他一眼,自顾自的便走进了那黑漆漆的仓库里面仔细的瞅了几眼,就出来了。

    “你是齐家管理财务的人?”虞珩目光一冷,语气肃然又骇人,竟是有一种天生领导的气息,让徐白下意识的全身发抖,不敢抬眼,至始至终都低着头,不敢看虞珩一眼,生怕看了一眼,就是亵渎之罪。

    徐白唯唯诺诺,低声应道:“是……是的。”

    “抬起头来,唯唯诺诺的,成何体统!”虞珩目光寒冷,语气肃然沉重,却带有不容置疑的笃定。

    徐白的身体下意识的一震,慢慢抬起头来,眸光依旧是胆怯的看着虞珩,“是……”他的声音有些颤然。

    虞珩问道:“齐家丢失的银子有多少?”

    徐白回道:“回……回殿下的话,一共是十万两银子。”

    齐温偷偷仰起头看了虞珩一眼,虞珩察觉之际,目光下意识的与他对视,齐温一对上虞珩的目光,瞬间就呆涩了,立刻就低下头来,不敢去看虞珩了。

    虞珩看了看思榆一眼,温和一笑,道:“你留在这里看着他们三个,别让他们乱动乱跑,好不好?”

    思榆目光一转,歪了歪头,似乎是在思虑着什么,她扭头过去看了看后面正在恭恭敬敬站着的齐温、徐白和徐州三人,随后又回过头来,微微颔首,应声而至,“好。”

    “自然,你也是不可以到处乱跑。”虞珩又补上了一句嘱咐。

    思榆点头如捣蒜,笑着回答:“好,我知道了。”

    虞珩朝后瞟了他们三人一眼,后才收回眼神转身进入仓库里面。虞珩的眼神似乎是在警告他们一样,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一接触到了虞珩的眼神之后,他们皆是一愣,又赶忙的将自己的脑袋锤下来了,不得不说,这位殿下的气势,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大。

    虞珩负手而去,他身姿修长玉立,面容邪魅好看,哪怕仅仅只是一道背影,那也是极为吸引人的目光视线的存在。

    思榆呆呆的看着虞珩见见消失的背影,眸中却倒映着另外一抹蓝色的背影。

    看着虞珩那一张略微和虞朝熠相似的脸和身形,她的眼中或者是脑海之中总是会出现自己那心心念念的一抹身影的。

    虞珩徒步进入仓库之中,见到的却是一片漆黑之色,在门口的位置,虞珩看见了沿着边上隔着几米摆置着的蜡烛。有些蜡烛还是完整的,但有些蜡烛却是已经燃了一半了。

    虞珩只手一挥,火光从他的手心之中升起,只见边上的蜡烛一个接着一个全部都燃起了一朵朵小小的火苗。

    刹那间,在火苗燃起的瞬间,便一一将整个漆黑的仓库都一一照亮。

    虞珩眸光一动,很快就将整间仓库映入眸中了。

    虞珩发现这个仓库十分的宽敞,但因为里面的物品一一被盗走,只剩下一些残留下来的银子和一些宝物,这里自然就显得十分的辽阔。

    虞珩发现里面被清理的十分的干净,应该是经常来打扫的人才对。

    虞珩过去了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墙体,却发现上面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灰尘。

    虞珩慢慢的徘徊在整间仓库,几乎是每一个角落都不敢放过,他的目光伶俐,视线所及之处,似乎是要将这里的一点一滴映入脑海之中。

    虞珩的一身红衣在这里面,却摇戈得如同是一抹盛开的艳红花朵一般。

    虞珩几乎是在里面不断徘徊到蜡烛的火光消失的瞬间,这才收回自己自己的目光才转身出去的。

    虞珩一转身出去,便见思榆和齐家大公子齐温聊得甚欢,他目光一瞟,看了一眼思榆脸上笑吟吟的模样,又看了看齐温脸上那标准柔和无比的笑容。他突然微微皱眉,轻咳了一阵。

    齐温闻声,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而原本站在一处的徐白和徐州二人更是不禁颤抖了一震。

    齐温转身过来面对虞珩,躬身辑作一礼。果然,虞珩的威慑力可不是吃素的。

    思榆见了虞珩,脸上的笑容更是收了几分。

    “你,过来。”虞珩居高临下的看了齐温一眼。

    齐温唯唯诺诺,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