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十四章:突发事件

    奚山,寒荣泉旁,玄溟玄澈、红缨和老秃四人无聊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玄溟已经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型很没有仪态的睡在了雪地上面了。

    而剩下的玄澈、老秃和红缨三人则是在无聊的呆坐在雪地之中,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氛,周围沉默又安静的气氛竟让他们觉得有些不习惯,似乎是好久都没有这个样子了。

    就在这时,一道青色光彩从天空中划来,落在了红缨的手心之中。光彩消失,却在红缨的手里化作一株粉白双色相间的玫瑰花。

    老秃看了看红缨手里的花朵,便轻笑一声问道:“可又是思榆送来的?”

    红缨微微颔首,“思榆每隔一段时间就送来这种玩意,可是不知它们在奚山这番寒冷的地方环境下是活不了多久的。”

    玄澈淡然一笑,“不过,思榆也算是有心了,她应该是想殿下了吧?”

    老秃故作一本正经模样的说道:“那是自然。这就代表咱们殿下魅力四射,你看看那鹓雏的飞鸾公主就知道了,当年她可是对咱们殿下一见钟情。然后便屡次‘杀’上奚山上来,屡次闹得奚山不得安宁。还好后来王后荼娅,也就是她舅妈把她拉走,然后禁止她进入奚山上来,这才还我们奚山安宁了。”

    玄澈温婉道:“对了,说起飞鸾,好像思榆第一次下山的时候就惹上她了,对吧?”

    什么是该提的?什么是不该提的?此时此刻,玄澈正好引起了老秃和红缨的兴趣来了?话题正是关于思榆和飞鸾的。

    思榆第一次下山之后,虞珩因为事务缠身而没有立刻赶到奚山下按照原定的时间来接思榆。以思榆那贪玩胡闹的个性,应该就只有奚山能够容纳她了,思榆下山之后,就好像是打开了新大陆一样,那一刻雀跃的心情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虽然后来虞珩找到了思榆。但他也亲眼见证到了思榆的惹事能力,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是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的,看起来身世广大,衣衫华丽之人,自然便是属于那一种皇亲贵族一般的弟子,看那一脸狗眼看人低的眼光便能够晓知。

    而飞鸾便是那一种人,额,应该是那一种鸟。

    飞鸾可是鹓雏一族的族长,在之前她还没有成为族长的时候,人称‘飞鸾公主’,在后来成为族长之后,这一个‘飞鸾公主’的称号仍在。而且,天虞王宫的王后荼雅更是她的姨母。在早年间,荼雅亲自为她和自己的长子虞珩定下了婚约。谁知,这一束婚约却是虞珩和飞鸾两看两相厌的证明了。

    没想到思榆一开始竟然那么眼红,这不是应和了一句话‘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名句吗?竟将飞鸾惹着了,而且还强行闯入荼雅的行宫之中。当初虞珩找到思榆的时候,却已经发现思榆已然和自己的琰卫打起来了。甚至没有想到的是,那飞鸾竟然会亲自出手。

    红缨微微一笑道:“那是,思榆还真的是没有一点儿眼光呢,怎么就一眼就瞧上飞鸾了?”

    老秃嘿嘿一笑,道:“这是不是情敌见面天生就带有着的敌意呢?”

    红缨点点头,笑道:“我看就是。”

    老秃道:“其实,思榆的心性也不坏,关键是飞鸾太小气了。你看见思榆前几天送来的花吗?那就是王后行宫内开出的花。”

    红缨道:“也是,在整个天虞王城之中,只有她荼雅的荷花是开得最好的。以灵力滋养,花开不败。”

    玄澈的嘴角勾勒出了一道淡淡的微笑,“思榆的眼光真的是好。”

    老秃开怀大笑,“何止是好?那叫一个大胆,思榆竟然敢在飞鸾手里抢她的东西,改天可能可以在荼雅手里抢东西了。”

    红缨脸色一变,“你别乱说,让殿下听见了可不好。”

    闻言,众人一一禁声。

    ……

    几天过去后,思榆倒是在这琰城内慢慢的生活习惯了起来。还有,这几天虞珩下令要在后院种些花草也已经基本上养成了。这几天‘种花’事件,虞珩可是亲力亲为的。平日里除了荼娅的寿宴之外,后院内栽种的花草也是他亲自看着的。这几天虞珩还真的是为各种事情操碎了心,几乎是跑内跑外,忙左忙右的,本来荼娅寿宴的事情就已经够虞珩有得忙的,虽然后院的事情有书恒处理他自然是放心的。但是,最终依旧是放心不下要来看看。

    书恒那时再一次问虞珩种花的原因之后,可虞珩依旧是没有说出实话。他那时只是说要装饰一下琰城的环境。可书恒是了解自家殿下的啊!自家殿下明显就是口是心非。

    琰城原本空荡荡,寸草不生的后院,竟在这几天之内变成了一座后花园,也是实属不易。

    思榆见了之后,脸上愕然之色惊起,这几天总是无聊的呆在房里,又不能够出琰城,思榆早就不耐烦了。如今花园刚建好,也能够将思榆‘困住’一些时间了,平时要不是书恒看着她,估计她早就已经跑出琰城了也说不定。

    思榆倒是欢乐无忧,成天都是一副乐悠悠的模样,好似没有烦恼一般。不过,像她这种人,烦恼应该不会有才对的吧?

    眼看着荼娅寿宴慢慢接近,虞珩又变得忙活起来,准备好一切寿宴所需的物品之后,接下来的时间便是用来布置了。在布置这一件事情上面,虞珩更是要亲力亲为来盯住他们的。

    翌日,虞珩忙活了许久,就连方才送来的午膳都没有时间去解决,他又忙活了一阵之后,竟是直接趴在了桌上阖上了双眸。

    刚睡得香喷喷的,难得给自己一些休息的时候,又是在自己的家里。虞珩自然是放下戒备陷入了梦乡之中,在他的书桌一边,有一华丽瓷瓶上面摆满了一朵朵散发着淡淡幽香的花朵。它的花香并不浓郁,反倒是淡淡的,让人闻了能够安心一些。虞珩每每吸入花香之后,都会觉得自己的身心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这上面的花平时都是思榆来更换的,虞珩发现她很喜欢搭理这些东西。于似乎,便让她全权负责了。

    而且,平日里虞珩的书房和卧房都是书恒来打理的。所以,并不会有其他人进来。

    在桌上已然陷入梦乡了的虞珩就连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都没有留意到。

    作为天虞王宫内最身经百战的战神来说,警惕和反应力是无比重要的。在军营里,他的反应力的确是最为优秀的。可是,这里是他最为熟悉的琰城,是他的行宫,更是自己的家。他战神虞珩只会在自己的家里卸下防备。

    思榆在外面敲了敲门,叫了几声虞珩的大名,可都等不到他的回答。随后,思榆便着手推门进去。

    思榆也是第一次进虞珩的书房,前几次因为有书恒的阻拦,说是虞珩在忙事情,不便打扰,便不让思榆进来。

    书恒驱走思榆之后,便装作恍若未闻一般的模样,让虞珩安心做事,不敢打扰他。

    这一次是因为书恒忙活着,没有时间才会让思榆过来找虞珩的。

    说是送点东西过去。

    思榆前脚进来之后,便瞪大了眼睛细细瞧一瞧虞珩的书房有什么大不了的,书恒竟然次次都不让自己进入,好似里面有什么宝贝一样。

    虞珩和虞朝熠的书房不一样,虞朝熠的书房比较干净整洁,而虞珩的书房却有些凌乱,虽然也不是很乱。但架子上面的书卷和竹简都是胡乱摆放,没有规律可言,应该是随手摆上去的。

    和虞珩不一样,虞朝熠的书房比较统一整齐,不会像他一般那么的随意摆放。

    不过,虞珩就喜欢这样的。平时书房都是交由书恒处理,其余人等不能入内,这是众所周知的规矩。

    思榆左瞧瞧右看看,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怎的书恒就那么紧张了?

    思榆四处张望片刻,这才想起了书恒交代的事情。书恒有事处理抽不开身,便让思榆将一竹简送给虞珩过目,说是什么名单,思榆并没有听清楚,书恒便走了。

    思榆刚抬眼过去,便看见了趴在案上的虞珩。

    思榆过去,在其身边蹲下细细瞧了虞珩几眼。

    仔细一看,虞珩的模样和自家殿下还是有几分相似之处的。虽然没有殿下的温和和冰冷,但却是充斥着一股男子的阳刚之气,一身红衣显得十分妖治。三千青丝被以淡黄色发冠竖起,干净利落,一丝不苟。

    思榆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拍了怕虞珩的肩膀。

    也不知虞珩究竟有没有醒来,只见他不悦的‘嗯’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