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十章:琉璃似你

    红缨将思榆带走之后,便在房内专心致志的教导思榆如何变幻出花朵的法诀。虽然思榆现在的修为灵力还很弱,这种能够变幻出实物的法诀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一点难度的。原本红缨是让她先练习一些比较简单的法诀,稍后才修习能够变幻实物出来的法诀,谁知,思榆竟是百般不愿,便吵闹着就要变出花来逗得虞朝熠开心。

    经过百般劝说之下,红缨自然也没有什么办法来劝她了。最终还是将法诀如愿的教给了思榆。

    思榆立刻拍着小手眉开眼笑的,很是欢喜,转眼间便着手便开始练了起来。

    红缨在一旁看了看她,平日里的思榆倒是异常的懒散、贪吃又不喜修炼,整个人整天都是活蹦乱跳到处乱跑的。若不是殿下平时里时不时的管着她的话,她几乎一整天都闹得不可开交。只是见了眼前认真的思榆,红缨竟然觉得有些稀奇。也许只是在有关于殿下的事情上,思榆才会变得异常的用心,这幻化实物的法诀虽然是没有念错。但是思榆的修为很弱。倒是没有那么容易就成功了的,一次两次多次都失败,倒是没有让思榆有想要放弃的理由。这倒是让红缨惊愕,平时要是有什么事情是一次完成不了的,思榆就会毫不犹豫想都不想的放弃了的。可是,单单在有关于殿下的事情上面,思榆都会变得异常的上心。

    但,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天赋吧!

    见思榆那么认真,红缨也不好打扰她,她起身便转身离开了房内。她刚一走出去的时候,眼中便立刻映入了三张八卦的脸蛋。

    毫无疑问,自然便是老秃、玄澈和玄溟三人。

    “你们三个站在这里干什么?吓人吗?”红缨被他们吓了一跳之后,便又立刻回过神来看着他们。

    “思榆怎么样了?”老秃问道。

    红缨无奈的回道:“还能怎么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她现在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理了。”

    玄澈伸出手来抚了抚自己的额间,装作一脸无奈的样子说道:“看来思榆只有对殿下有关的事情才会上心啊!平时思榆都没有什么耐心来做好一件事情的。这一次还真的是奇迹啊?”

    玄溟笑道:“这就是爱的力量啊!”

    红缨掩嘴笑道:“呵呵,思榆哪懂什么叫‘爱的力量’啊?”

    老秃说道:“不怕不怕,这些七情六欲思榆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消化的。大不了到时候再给思榆一绝世孤本就好了。”

    “嘘。”

    玄澈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老秃,小心让殿下听见了。不然,你的一身兔子毛估计就被殿下下令给把光了。”

    老秃错愕,“你可被吓我这个老人家。”

    “行了,我们就别在思榆的门前吵着她了。快走吧。”

    红缨说罢,便招着他们同自己一起离开。不在门口打扰思榆了。

    自红缨将法诀教给思榆之后,她便一直闷在房里练习,就连平日里的吃食都是红缨和老秃二人送来的。以思榆吃货的个性,红缨和老秃二人准备了很多食物。可是每一次思榆都没有怎么吃,倒是也没有注意到每一次的来人。倒是一心一意的修习法诀,经七日的琢磨,红缨和老秃都能够感觉到思榆周身的灵气发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是因为思榆这几日努力的原因。

    她只是,想要得到他的称赞,甚至是他的一丝笑容也好,即使是最简单的一个小动作,一句无关紧要的话语,可是对于思榆来说,只要是虞朝熠说的、做的,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这几天虞朝熠几乎屡次来房前,本想叫思榆去校场的。但这几天似乎思榆都没有出过门,也没有到处乱跑。倒是乖巧的呆在房内,不知是在里面做些什么?问红缨他们的时候,他们似乎是不愿意说还是故意隐藏些什么,这些事情虞朝熠也不好问,便也不怎么管了。

    虞朝熠隔三差五来寻思榆,却都是一般的结果。

    虞朝熠虽然没有见到思榆,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到底干些什么。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到里面人身上的灵力气息的变化。虞朝熠也不好粗鲁的将人的房门打开贸然进去,便也没有理会了。

    七日过去,虞朝熠耳边身边都是十分的清净,没有了思榆这一个小跟屁虫在身边时时刻刻的烦着,虞朝熠觉得格外的轻松,可是,竟也有感觉到一丝的不习惯。或许是错觉。虞朝熠平时喜静,自然是不会喜欢思榆时时刻刻在他的身边吵吵闹闹的。以前思榆还没有出现在奚山之上时,就算是红缨他们四个也是十分尊敬虞朝熠,更是很好的遵守虞朝熠定下的规矩。怕是敢不遵守虞朝熠定下规矩的,便只有思榆一人了。

    虞朝熠看起来虽然比较冷漠、少语。但是他这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一些红缨他们几人是知道的。在奚山之上的红缨、老秃、玄溟、玄澈四人皆是虞朝熠自捡回来的。他们都陪伴在了虞朝熠身边至少有百年以上的时间了。虞珩和虞桐了解自己的这位兄长,自然,红缨他们四人也了解自家的殿下。

    且不说虞珩和虞桐,反正红缨他们四人一心一意便是为了殿下。决,无二心。

    原本寂静的奚山也是因为有了他们才慢慢变得有了意思,然后,便是半个月前思榆的出现便让他们周围的生活瞬间变得更加的热闹了起来。

    红缨他们四人以前的行程很简单。服侍殿下是一定要的,只是殿下平时也不会故意刁难他们,只是简单的吩咐他们一些事情便好。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属于他们的。哦,还有的时候,虞朝熠会让他们时不时的下山做一些任务。

    而后思榆的到来,似乎让他们的生活行程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平时思榆和殿下吵闹,还有殿下时不时发出的惊讶声色,更还有时不时神助思榆和殿下二人之间的情谊,这些有趣的事情似乎已经变成了日常一样。

    有了思榆的陪伴,殿下也慢慢的起了一些变化。

    这几天思榆都呆在房内足不出户,这倒是让奚山重归了片刻的宁静。一瞬间竟然让红缨他们几人都没有习惯过来。

    翌日。红缨、老秃、玄澈、玄溟四人一一集中在后院的亭内聚着,四人一人一手分别端来了花生、瓜子、包子和饼干。

    四人座谈会上,倒是表现得十分的悠然自得,神色都是各有不同。

    老秃一手撑着自己的下颚,轻叹一声说道:“最近几日没有尽到老师的责任教导知识给思榆,真的是可惜啊、可惜啊!”

    红缨呵呵笑道:“你还想要教些什么歪理给思榆?小心殿下的绝尘剑。我可是还记得你当年在房内私藏的春宫图被殿下发现之后,那时候你被拿着绝尘剑的殿下追着的样子可真的是好玩。”

    一想起那时的事情,老秃便觉得可惜,“你还好意思说,当时你们这一个个没良心的都不帮帮我。害得我那宝贝竟然全部被殿下的绝尘剑剑气给瞬间毁了,说来便是可惜。咱们同样身为男子,为什么殿下如此的不开窍?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这些东西的吗?”

    玄澈道:“别,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变态的,至少奚山之上只有你一个变态。”

    这一点,玄溟和红缨倒是极为赞同。

    “屁啦,我这不是教思榆教得好好的吗?”老秃这就不喜欢他们说的了,“难道玄溟不变态吗?他也有看的,我还看见他私藏过。”

    “喂,不是说好了不说出来的吗?”玄溟看了他一眼。

    “我嘴残了不行啊?”老秃当着他的面拍了拍自己的嘴唇。

    “啧。”玄溟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红缨笑道:“你难道忘记前几次你给思榆看春宫图的时候都好巧不巧的被殿下撞见吗?你应该庆幸殿下的习性极好。不然的话,殿下又指不定要拿来绝尘剑追着你满大街跑了。”

    玄溟好奇的问道:“不是,我说老秃,你哪来的那么多春宫图啊?当年的春宫图不是都被殿下给毁了吗?你怎么还有那么多?思榆才出现在奚山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你就已经又被殿下抓过多少次了?每一次都是被逮个正着,殿下同你说过最多次数的话语掐指可数。都是有关于‘污秽’的词语,你到底是从哪里变来那么多春宫图啊?你有没有经常下山。”

    老秃奸笑道:“春宫图怎的要下山买啊?我都是自己画的。”

    “啥?你还有这手艺?难怪你房里有数不尽的春宫图,变态啊你。”玄溟瞥了他一眼,感觉十分的辣眼睛。

    老秃长吁一声说道:“这怎么叫变态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懂不懂啊你们,真的是白活几百年了。”

    “呵呵,你要是再给思榆看这些东西的话,估计殿下真的会提剑把你身上的兔子毛给销掉,一根都不会剩下的。”玄溟说道。

    老秃伸手磕了几颗瓜子,便说道:“你懂什么?我这也是在帮助殿下好吗?要等思榆这个榆木脑袋开窍的话,不知是要等到猴年马月?我这是提升一下思榆的升级速度。”

    红缨呵呵一笑,“你说的好有道理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用自己的性命在神助攻啊?要是殿下有一天真的忍不住的话,真的会祭出绝尘剑的。然后,左一剑,右一剑,上一剑,再下劈一剑直接把你给削了。”

    “怎么会?殿下可是十分的尊老爱幼的。哪会那么狠心?再说了,我那么可爱,殿下忍心吗?”老秃讪讪一笑,说道。

    “呕。”

    红缨道:“你不知道在憋屎的时候要是憋到一定程度的话,可是会爆出来的。”

    “噗。”

    老秃、玄澈和玄溟三人刚吃进去的东西立马喷了出来。

    老秃瞪了她一眼,“我们在吃东西的时候你可不可以不要提到‘屎’这个字呢?”

    “我这不是在形容一下的吗?”红缨淡淡的说道。

    “话说思榆到底要呆在房内多久啊?她不在的话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异常的安静,有点不习惯。”老秃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红缨道:“也是。都已经七天了,思榆都没有踏出过房门一步,平时就连沐浴、睡觉和吃完的时间都不想浪费。”

    “就是就是,我给思榆准备了五只鸡腿她竟然碰都没有碰过,真是恐怖。”老秃一脸恐惧的说道。

    玄溟一惊,“天哪,真的是惊讶。思榆可是最喜欢吃鸡腿的。竟然已经遗忘了鸡腿的存在,难不成是走火入魔了吗?”

    玄澈道:“怕是如此,思榆这个孩子就是死脑筋。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恢复正常。”

    红缨笑道:“没事,应该不会太久的。起码不用一百年啊。思榆自身的天赋极佳,虽然她没有什么底子。但应该用不了几天就可以了。”

    玄溟撩了撩自己胸前的发丝把玩着,“也是。思榆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就得闷死了。”

    玄澈说道:“思榆没有来到奚山之前不就是很闷的吗?”

    “这不思榆就来了吗?”

    说完,又是陷入了一阵沉默。

    四人这七天来几乎都在这里呆着。没有什么好聊的,自然便是发发呆,看看这漫天的雪景。

    最近没有给思榆送春宫图,老秃也觉得少了些被殿下‘罚’的习惯。

    四人呆呆的张望周围,似乎是想要在此‘无聊’的花掉一些时间,就连他们刚才端过来的小吃都基本上解决完了。

    这时,已经太阳落山。

    “我得去准备晚膳了。”红缨说。

    “我和玄溟也得去收拾殿下今天阅下的卷集了。”玄澈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