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四章:呆头呆脑

    思榆盯着虞朝熠那一张已经红透了的侧脸,他的眉目、鼻子、嘴唇都是那么的好看,每一处都在不断的吸引着思榆。

    “你快给我下来,你这般模样成何体统?”虞朝熠红着脸吼道。

    思榆天真的说道:“殿下,我方才已经叫你慢一点了。可是你不听我的,还是要走那么的快,我跟不上。”

    “你……”虞朝熠顿了顿,他还是不习惯思榆这个不成体统的模样,“你先下来,我……我不走那么快就行了。”

    思榆其实还是很喜欢这样缠着他的。可最终在虞朝熠的‘淫威’之下便乖乖的下来了。

    虞朝熠正要抬起一足踏出一步的时候,突然觉得衣袖一紧。

    他一扭头,便看见思榆一脸甜甜笑意的拉扯着自己的衣袖。

    “放手。”虞朝熠稍稍蹙眉。

    “不放。”思榆傻傻的盯着虞朝熠,那一只揪着他衣袖的玉手又紧了几分。

    “男女授受不亲你知道吗?”虞朝熠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跳,便正言道。

    思榆眨巴眨巴着自己的眼眸,问:“殿下,男女为什么授受不亲?那我是男的还是女的?”

    “你是女的,我是男的。男女有别,你这样不好。”虞朝熠淡淡的说道。

    “哦。”思榆似懂非懂,“那红缨是女的吗?”

    “嗯。”

    “那老秃是男的?”

    “嗯。”

    “可我不是木头来的吗?”

    “你竟然已经幻化女身,就是女人。”

    “哦,那为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呢?”

    虞朝熠眼神一瞟,板着脸,“就是男女授受不亲,你知道记住就好了,对别人可不能像你刚才那般模样。”

    思榆嘟了嘟嘴,问:“我刚才是哪样?”

    “你……不思进取、呆若木鸡。”虞朝熠挥了挥袖,就那一节握在思榆手中的衣袖扯出。

    “啊?”思榆看了虞朝熠一眼。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思榆眼神一变,她呆呆的看着手中拽紧的衣袖被抽回,突然便觉得心里一空,手悬浮在半空片刻,才缓缓的落下。

    “我……”思榆眼眸一垂,低着头就像是一个认错的孩子一般。

    “不思进取、呆若木鸡是什么意思?”思榆突然沉默了一下,问道。

    “你……”虞朝熠一愣,刚要说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看着思榆那一双纯真灵动的双眸,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对待一个孩子一般。

    “方才你到底跟红缨、老秃二人学到了什么?”虞朝熠微微启唇问道。

    思榆一双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虞朝熠一愣,便看见思榆正伸出手来解下自己衣上的带子。

    虞朝熠脸一红,连忙阻止了思榆这番动作,“你这是作甚?”

    思榆眨巴着眼睛,嘟哝着道:“殿下刚刚不是问我学到了什么吗?”

    “你……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真的很……”虞朝熠真的是受不了她了。

    “殿下,我看书上和你长的一样的人都喜欢不穿衣服的人。”思榆很诚恳的将自己看到的都说出来了。

    “你……简直是污秽不堪。”虞朝熠冷声说道。

    “殿下,你是不是也喜欢这样呢?”说着,思榆又再一次准备解衣。

    “别动。”虞朝熠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思榆的双手。

    一听虞朝熠的话,思榆真的没有再动了。

    虞朝熠一边脸红低头下来,一边伸手将思榆刚解到一半的衣带给系好。思榆就这样盯着虞朝熠,眼神根本就不舍得离开。

    “以后别随便在他人面前解衣,成何体统?”虞朝熠松开抓住思榆的双手,后退一步。

    思榆微微颔首。

    “从明日开始,你就来我这里,我亲自叫你念书。”虞朝熠淡淡的说道,“省得红缨和老秃再教你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思榆没有听懂虞朝熠说的全部,“念书?”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在思虑。

    虞朝熠看着她的样子,也是无奈一笑。

    ……

    琰城。

    虞珩回到了自己的寝殿之后,太阳才刚落山。

    而虞桐将自己送到半路的时候,虞珩便唤她先行离开。

    虞珩回去之后,竟见琰城的门口多了几番人在轮守着这里。

    见虞珩回到琰城之后,门口便有一男子躬身前来。

    他正是虞珩的贴身护卫,书恒。

    书恒乃是虞珩的贴身侍卫,平日虞珩的事情和琰城的事情都是交给他的。

    “参见殿下。”

    虞珩方才前去大殿前见王上和王后的时候,书恒并没有跟着,反倒是提前回到这琰城来处理事物。

    书恒拱手行礼。

    “书恒,这时怎么回事?”平日里,虞珩并不是很喜欢那么多围在自己的琰城内。除非是……

    书恒回道:“殿下,是王后来了。”

    虞珩一愣,难怪……

    “啊!”虽然大致猜到了一些,但虞珩还是惊讶了一下。

    “殿下,王后在这里等了您很久了,都已经不耐烦了。”书恒前前后后被王后叫去啰嗦了不知道多久了。

    “什么?”虞珩呆了呆,没想到荼娅竟然那么快就找上了自己。

    虞珩先是呆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便急切道:“快,带我去见母上。”

    说着,虞珩便拉着书恒纵身进了琰城之中。

    方才回来琰城的路上,虞珩还磨磨蹭蹭和虞桐一起闹了那么些时间。真的是……糊涂啊!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却是母上竟然会那么快就来找上自己了。

    书恒立刻叫人传话进去同时荼娅虞珩回来的事情。

    荼娅听闻也是一阵欣喜。

    很快,她便看见急匆匆走来自己面前行礼的虞珩了。

    “儿臣见过母上。”

    荼娅脸上原本的不耐烦什么的,完全消失不见了。

    “阿珩,快过来坐下。”荼娅欢喜得朝着虞珩招了招手。

    虞珩微微颔首,便来到荼娅对面,挥了挥衣袍,便坐下。

    书合格也很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为虞珩倒了一杯茶。而后,便退下了。这房中,只留荼娅和虞珩二人。

    “你怎么那么久才回来?”荼娅开口询问道。

    虞珩微微垂眸,“是儿臣的错,竟让母上在此处等了那么久。”

    荼娅看了他一眼,道:“你难不成是上奚山见了虞朝熠不成?”

    虞珩一愣,他方才的确想上奚山找虞朝熠的。但是,却是虞桐及时阻止了他。

    “没有。”虞珩摇了摇头。

    荼娅冷哼一声道:“你别像以前一样天天缠着虞朝熠了。他想在奚山上呆着就呆着,你别管他,只要他不与你争王位便好。”

    虞珩脸色一变,“母上,兄长不是这样的人,你别这样看他,说得他好像恶人一般。”

    荼娅听着他这般维护虞朝熠,便不爽了,“你可别小看他,他要是真的与你争王位的话,可是一个难缠又不好对付的人。还好他这个人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然,他要是在这王城内呆着,岂不是要与你有得一挣。他这般自动退出也是极好。”

    “可……他是我兄长,我与他,忠是有血脉之情的。”虞珩淡淡的说道。

    “罢了罢了,先不说这些了。你此次治山归来,你父上可是对你的印象加深,好好努力,你我母子同心,有朝一日方可登上王位。”荼娅顿了抿了一口茶,接道:“你这几日就好好休息,别到处去了。万不可上那奚山。”

    “儿臣遵旨。”虞珩故作正经样子说道。

    荼娅看了看虞珩一眼,便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我给你送来了许些珍贵药材,你可得好好补补才行。母上先走了。”

    “恭送母上。”虞珩起身拱手行礼。

    目送荼娅离开,虞珩整个人直接便趴在了桌上。今天真的是挺忙的。

    “殿下。”过片刻,书恒进来。

    “这一次母上又送了多少补品给?”虞珩问道。

    书恒回道:“好像是三箱,听说都是王后亲自挑选的。”

    虞珩一脸崩溃,“呵呵……”那是猪的量吧?

    ……

    晚膳过后,虞朝熠正在自己的房内看书。此时,正是红缨搬运第二天的新书进来之时。

    “殿下。”

    红缨在外轻唤一声,但没有进来。只有等到了虞朝熠的准许,才能够进来。

    虞朝熠看了看门外的红缨,便应声说道:“进来吧。”

    红缨的手里还抱着几本书卷,闻见虞朝熠的声音之后,这才起步进来。

    虞朝熠目光一动,只见红缨的身后还跟着一道青影,他仔细一看,竟是思榆。

    虽然是愣了一下,但虞朝熠的脸部表情还没有那么剧烈,很快便收起了。

    思榆跟着红缨前来,就是为了帮殿下把书给拿来摆好。其实,是因为听见红缨要去殿下那里,可是思榆千般缠斗的叫红缨带上自己,说是可以去帮忙。说是去帮忙,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那时,红缨一阵慌乱,似乎是顿生了什么奇怪的预感一样。

    红缨将自己手中的书卷更换完成后,便开始更换思榆手上的。

    思榆从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虞朝熠,直到红缨叫她的时候,才回过神来的。

    她招手轻唤一声,朝着她招了招手,“思榆,过来。”

    思榆点头如捣蒜,“好。”谁知,还没有走几步,这个笨头笨脑的思榆便一把栽倒在了地面上。

    手中抱着的卷书竟也开始满天飞。

    霎那间,仿佛空气凝固,呼吸停止一般。

    红缨无奈的抚了抚自己的额间,低下头来不忍心去看思榆犯下的罪行。

    只闻虞朝熠冷哼一声,怒道:“思榆!你这般样子便是在认真干事吗?”

    思榆闻声后,便连忙起身,低着头,手拽着自己的裙摆,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

    虞朝熠将刚才狠狠砸在了自己身上的卷书拾起。

    “殿下,我错了。”思榆委屈巴巴的说道。

    “红缨,将卷书放好。”说完,虞朝熠便看也不看思榆一眼,便起身挥袖离开了。

    红缨应声,“是。”

    思榆呆呆的站在一旁,就这样看着虞朝熠从自己身前走过。

    经过思榆身边的时候,双眸瞥了她一眼,并张口说了一句,“果真是呆头呆脑。”便挥袍转身离开了。

    看着虞朝熠生气的转身离开后,红缨便将思榆洒在了地面上卷书拾起摆好。

    思榆也过去跟着将地面上的卷书拾起,“鲤鱼仙,殿下他是不是生气了?”

    红缨微微颔首道:“我可从来没有见到过殿下这般生气的模样。”

    “啊?”思榆刚拾在手里的卷书又掉了下去。

    可不是吗?思榆这般模样倒是让虞朝熠无可奈何,也就是说,和一个小孩子该计较什么呢?

    虞朝熠真是的。

    “那我该怎么做,殿下才能不生气。要脱衣服吗?”思榆带着小碎步凑近红缨。

    红缨噗嗤一笑,“殿下生气和脱衣服有什么关系?”

    思榆说:“可是上次书上的人不都是这样子的吗?”

    红缨看了他一眼,“思榆,今天你看了什么书,今晚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全部忘光,这不是你该学习的。”

    “啊?为什么?”思榆傻傻的问道。

    红缨一脸正经的问她,“你希望殿下以后都不管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