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平生 作品

占有(h)

    76.占有(h)

    假期第一天,倪景和戴胜庭睡到下午三点,倪景先醒来,揉着双眼撑起身,房间一片漆黑,遮光性极强的窗帘把所有阳光挡在外面,她摸索着按了床头灯。

    戴胜庭趴着睡得正熟,倪景掀开被,拿过一旁沙发上的睡裙穿上,拉开窗帘。

    今天阳光很好,风也不大,在阳台眯着眼晒了会太阳才进浴室洗漱。

    洗漱完肚一直响,她拍着脸上的水回房,就看到头发凌乱的他坐在床头发呆,裸着上半身的男人沐浴在阳光下,古铜色的肌肤泛着迷人的光泽,被松松垮垮地搭在腰上。

    倪景倚在墙上看了一会,才收回目光。

    “起床,去吃饭”她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

    戴胜庭圈住她,手伸进她睡裙内。

    “别...快起来,饿死了”她求饶

    倪景把被掀开,男人赤裸裸的下半身正高高翘起。

    戴胜庭哼笑一声,看了她一眼,下床。

    他就那样浑身赤裸直晃晃在房间里走,倪景一时不知道该叫他穿上衣服,还是把窗帘拉上。

    他洗漱完毕,两人出门觅食。

    吃完饭又在附近电影院看了场电影,倪景捧着爆米花被他牵着手进了影厅,看了一场不算糟糕也不算精彩的电影。

    因为全程她都有些心不在焉,戴胜庭搂着她,手总是不老实地伸进她的衣领内揉奶。

    看完出来她还心有余悸,气呼呼地瞪着笑得一脸邪气的男人。

    吃过晚饭,倪景让他直接送她回自己家,和余腾约好今晚12点出发,她得回家收拾行李。

    到了小区楼下,戴胜庭送她上楼。

    回到家,她打开行李箱,把叠好的衣服一件件放进去,戴胜庭坐在床上,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倪景看他死死盯着自己,感觉浑身不自在。

    “你这什么表情?”她哭笑不得

    “一定要回去那么久么?”他问

    “不就一个星期么,也没多久啊”她起身,从梳妆台上收拾好要用的化妆品。

    戴胜庭忽地站起来,长腿一跨走近她,一手箍住她的腰,一手扯开她的内裤就那样猛地进入她。

    倪景没想到他来这么一下,腿一软险些摔倒。

    “疼...”小穴还干涩得很,他却不知不觉间又硬成那样。

    “疼你才能长记性”他发了狠地戳了几下,他咬着她的耳垂,声音沙哑:“倪景,你是我的”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倪景手撑住梳妆台,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不要...好疼...”

    戴胜庭舌头在她白皙脆弱的脖上舔了几下,趁她放松狠狠咬了一口。

    倪景眼泪一下飙出来,想推开他:“又发什么疯?!”

    “给你盖个章”他牙齿磨着那个牙印,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白嫩的肌肤顺势浮起一片粉色,他给她种了个大草莓。

    就着那个姿势要了她一次,倪景被他送上高潮那一刻,脖又是一阵疼痛,男人又在她脖上咬了一口。

    男人走后,她终于松了口气,站在花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