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

    63.前男友

    下班高峰期,cbd每一条道路都塞满了车,这个时候全城的交通仿佛瘫痪,无论是私家车,公交站,地铁站全部挤满了人。

    下班的都市白领或面无表情,或行色匆匆,每个人或低着头按着手机,或焦急张望等一辆没那么多人的车。

    早上还化着精致的妆容,到了这会只剩下暗沉的肌肤,疲倦的面容。

    倪景把窗摇下,吹吹自然风,每天待在空调房里,落下一身空调病,她倚着窗,打开电台,前面的车龟速进行,好在没人恶意地按喇叭,她遇到过这样的人,明知按了也没用,却还是泄愤似地扰民。

    她有喜欢的频道,从高开始听到现在这么多年一直没变,对别的事都不曾这么长情过。

    今天这一期恰好在做老歌回顾,她打开的时候刚好播到coldply的vv  l  vd,倪景手轻轻拍着窗,跟着调哼。

    以前她曾疯狂迷过这只乐队,某一年终于有机会在异国听到他们的现场,那一次是她听过的那么多场演唱会里面最嗨的一场,那场演唱会后续的事情也十分疯狂。

    她想得微微出神,转弯的时候一个不注意,前面有人在她的车前倒下,她急忙刹车。

    她颤抖着打开车门,离她车大概20厘米处正躺着一个老人,他正夸张地呻吟。

    倪景心一跳,没想到这么倒霉。

    这一带经常有人碰瓷,地理原因,拐弯处没有设置红绿灯,很多老人家利用这边一个盲点,逮着车往前一躺,呻吟几句就能讹钱,多的几千,少的几百,专门找女司机下手,多数女人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总是给钱了事,因此也助长这种不良风气。

    倪景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不怒反笑地问那老人:“大爷,您伤得重吗?”

    那大爷抱着腿,神情痛苦,颤巍巍地说:“你这姑娘怎么也不好好开车,撞着我的腿了...疼死我喽....”

    有几个人围上前看,有的对着倪景指指点点,对她的姿态不满,有的则静静地看戏。

    倪景也不急,慢条斯理地拿出手机,说:“这样吧,我是可以肯定我没撞着您,我这车有行车记录仪,咱们先报警,到时候让警察查一查,看是不是我撞着您,要真是我撞的,我一定把您送到医院,您看呢?”

    大爷听到一字一句地说完,心知这不是个好糊弄的,又不想放过这只肥羊,看这女人开的车穿的衣服就知道她指不定是哪个男人的二奶,今天怎么说也得讹上一笔。

    大爷眼珠转动,开始嚎:“你这姑娘没良心的,我都被你撞到躺这儿了,你还要报警,你这人心眼怎么那么坏呢?!”

    说着还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绕是倪景这样的,也开始有些心慌。

    她强作镇定,拿出手机,冷冷地说:“先报警吧,等警察来...”

    她还没讲完,人群里冲出一个强壮的男人,直接往她的方向走来,边骂骂咧咧边要去抢她的手机:“我操你妈,你撞了我爸还他妈想报警,今天你要敢走,老弄死你”

    他恶狠狠地瞪着他,又想上前抢手机,倪景往后退一步,死死抓紧手机在身后。

    她暗道不好,这男人肯定和那老头一伙的。

    倪景被他吓得脸色发白,她站稳了身,正想说话,人群又是一阵骚动,有两个高大的男人正拨开人群向他们走来。

    待他们走到她跟前时,倪景看着眼前的男人,愣在原地。

    男人眼睛也撇向她,又面无表情地移开,拿出证件往那老少俩男人眼前一放:“回警局一趟吧吴老头,你说你怎么就不知道换个地方呢,这个月又讹到多少啊?”

    那个叫吴老头嗖的一下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笑得一脸谄媚:“哟,沈警官,误会一场,我们这就走...”

    男人却没那么好糊弄,对旁边人使了个眼色,似笑非笑地对那碰瓷二人组说:“回警察局做个笔录吧啊”

    他说完才转过头问倪景:“你告他们吗?”

    倪景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我跟你回去做笔录吧”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