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

    41.他来了

    周五一整天,倪景待在酒店里研究魏南。

    据资料显示,魏南40岁,已婚,有一个岁的儿,现在老婆和孩在国外。做食品销售出身,曾经创业失败,这些年待过的公司不超过三家,业内风评不错。魏南为人豪爽仗义,所以底下有一支自己的队伍,属下个个都服他,有的已经跟了他超过十年。

    倪景看着这一份可有可无的资料,抓着头发无从下手。

    她打开笔记本,费了一些心思,找到魏南妻的微博,1000多条微博,大部分都是晒货,各种名牌包包鞋各种限量版首饰,倪景咬着牙,看完了这1000多条微博,看到最后对他老婆每一张自拍都麻木了,满眼都是玻尿酸过多的脸和镰刀一样的双眼皮。

    不过总算有些收获,魏南儿有轻微的哮喘,b市雾霾严重,不适合在b市生活,所以老婆带着孩在美国。

    她沉思,琢磨着是否能在这一点上做点功夫,毕竟从资料可以看出魏南很疼这个儿。

    她打了个电话给余腾,说了自己的看法,余腾表示赞成,但他要给王明风打个电话请示。

    忙完这一切,倪景看看手机,已经晚上七点半。余腾今晚在b市有个私局,不方便带上她,让她自行觅食。

    倪景换好衣服,打算出去吃个饭。

    走在b市地标性的美食广场,倪景东看西瞧,就是不知道吃什么,一个人吃饭,吃什么都行,吃什么都不行。

    倪景站在一家粤菜馆前,正想着是不是要进去吃,这时手机响了。

    她接过,男人熟悉的声音传来:“你在哪里?”

    他那边有点嘈杂

    “在b市,出差”倪景答

    他嗓音低沉:“你那边很吵,没在酒店?”

    “没,在找吃的”

    “余腾没陪着你?”

    “他有个私局”

    “报地方,我过去找你”

    倪景停下走进粤菜馆的脚步,有点惊讶地问:“你在b市?”

    “嗯”又提醒她:“告诉我地方,我让司机开过去”

    倪景报了美食广场的名字,挂了电话,找个地方等他。

    没多久他就到了。

    戴胜庭风尘仆仆,背着个包,一见面就把她揉进怀里吻。

    “别...”倪景推开他

    他亲够了才放开她,眼底是浓浓的欲望,倪景不自然地离开他的怀抱,啧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来过周末”他哑着声音答

    她狐疑地看他一点,似笑非笑地说:“别说你是为了我来的啊”

    他笑:“嗯,不是,我为余腾来的”

    她点头,问他:“吃什么?”

    “跟我走吧,带你吃好吃的”

    他把她带到一家很有特色的小酒馆。

    “以前读书的时候来过,很怀念这儿的味道”他拿出纸巾帮她把桌擦干净,又为她倒水

    “装修还挺有感觉的”倪景看着店里,墙上挂着很多照片,世界各国哪儿都有,很多相片上都有同样一张面孔,不算年轻但是笑容灿烂的男人。

    “那是老板,最大的心愿就是环游世界,他每年有几个月都是把店一关就去玩,玩到没钱又回来开店。”他指着那一排排照片,跟她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