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平生 作品

情人和知己

    29.情人和知己

    倪景给腰间的浴袍打了个结,看着眼前的满地狼藉,桌面上的残羹冷饭暂且不说,厨房的地板上,料理台上,红酒渍和她的淫液混杂在一起,混乱不堪...

    她捂脸呻吟,打开冰箱,果然那些瓶瓶罐罐都跌落,乱成一团,刚刚做的时候她就隐约听到冰箱里面物体碰撞的声音。

    她抱着胳膊,想了一会,走到房间。

    戴胜庭刚换上她之前拿给他的那套居家服,她倚在门上咳了声。

    倪景之前没约过炮,不知道人家炮友是怎么相处的,此情此景,她觉得,他怎么也得帮忙收拾一下吧?更何况,余腾走之前他还信誓旦旦地说会帮忙的。

    “喂”她喊了一声

    “嗯?”他转身

    “那边儿,太乱了...你去收拾一下”

    她的头发还在滴水,水珠沿着脖滴落入v领的真丝浴袍内,纤腰盈盈可握,刚洗完澡的她整个人看上去软软的。

    戴胜庭低低笑了下,认命去打扫卫生,走过她身边的时候还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

    倪景坐在沙发上,喝着冰镇啤酒,看他收拾碗筷,洗碗,扫地,拖地,一时有些发愣。

    这男人实际上也没表面看上去那么浪荡,认真做家务的样居然有点居家好男人的味道。

    戴胜庭拖完地,看了她一眼,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出神。

    “你想什么呢?”

    倪景晃着啤酒瓶,抿了一口,才说:“我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能和余腾做朋友,现在发现其实你们是一类人”

    “哪一类人?”他坐在她身旁,问

    倪景却摇摇头,不说话了。

    “我跟余腾还是不一样的”他说

    “比如”她挑眉问

    “我技术比他好”他邪邪一笑,开了一瓶喝酒,喝了一口

    倪景拨弄着头发,淡淡地笑:“这可不一定,他顶多经验没你丰富”

    这话里话外还是在说他滥情,戴胜庭也不恼,他说:“你也别小看你那位邻家哥哥,男人哪有什么柳下惠,只能说没上钩是因为诱惑不够大”

    “歪理”她冷哼,但是细细琢磨,又觉得有几分道理,陈简不就是这样的男人吗?诱惑大了,他就上钩了,什么人伦道德都不管了。

    “你想过跟余腾上床吗?”他突然问

    “你胡扯什么呢!”她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