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心辰 作品

第3220章,枪打出头鸟

    沈歆旖目光一凛,下意识想起了云清雅这个人。

    但愿,这次的事情与这个无关。

    “你先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沈歆旖话音刚落,倾慕的大手已经揽过了她的肩头。

    就是屋子里的迩迩、圣宁、琉茵,也都竖起了耳朵。

    他们是不用扬声器也能听得见的。

    元晴焦急道:“上周,我接到了清雅女帝传来的邮件,说她在欧洲访问,跟我要小冰的下落,说是顺道去看看小冰。

    我一直没有回复,一直在想着要怎么样回复。

    我心中总有侥幸,想着反正是新年期间,太过忙碌而没时间看见邮件也是正常的,等我想好了怎么应对,再去应对。

    结果今天一早,我又收到了她的邮件,她说她知道我家小澈天赋异禀,让我把小澈送到北月去给长生殿下做御侍!

    小冰的事情我还没想好如何解决。

    现在又连累了小澈。

    皇后,我呜呜~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我都没敢告诉大头,我怕他着急上火。

    我千思万想,只能硬着头皮给您打电话了。”

    沈歆旖当机立断地叮嘱她:“不要着急,将邮件转发给我,我看看。”

    说到这里,她看了眼倾慕。

    倾慕微微一笑,示意她,这件事情她做主就好。

    沈歆旖满意地往倾慕怀里靠了靠,温声又道:“另外,我觉得,你跟清雅之间的关系已经维持了许久,你就算从今天开始跟她摊牌,要求退休,她也不能将你怎么样。”

    “我知道皇后的意思是,让我跟她讲清楚,从此断绝往来。”元晴很是崩溃:“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自己怎么都好,如今我还有一双儿女,小冰已经踏出了宫墙,小澈早晚也会离开皇宫出去求学,我与清雅女帝摊牌后,她万一怒从心起,我的孩子们有个什么闪失,我……我万万不能接受啊!”

    沈歆旖眉头皱了一下:“你耐心等一下,我看完邮件与陛下商议一下,一会儿再找你。”

    元晴:“是是是,多谢皇后!”

    通话结束。

    倾慕憋着笑,却依旧风度翩翩地坐在沙发上,半拥着沈歆旖。

    而沈歆旖则是撇撇嘴,有些不服气地盯着他:“说吧,怎么办!”

    倾慕微笑道:“这件事情自然是听皇后的安排!”

    沈歆旖扬起粉拳在他面前挥了挥:“找打!”

    她要是能解决,还用得着问他吗?

    她可算是明白了,刚才倾慕为什么这么大度地示意她自己做主。

    原来,他早就算好了,这件事情她根本没有办法做主。

    倾慕微笑着道:“好了好了,皇后聪明伶俐,人见人爱,还是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这些琐碎的事情就交给我办。”

    沈歆旖笑了:“嗯。”

    倾慕起身,收敛了笑容:“晞儿,跟我上来。”

    洛晞紧随其后。

    待他们父子上了楼,琉茵能清楚地感觉到沈歆旖的不悦,还有圣宁隐忍的愤怒。

    她壮着胆子,举起小手,小心地问:“那个,我能不能问问,二哥的母亲为什么要小澈做御侍,小冰又是谁?”

    因为不懂,才要问,而且琉茵想要更快、更好地融入洛家。

    再加上倾慕因为这件事情把洛晞叫走了,她总想着,万一她知道的更清楚,也能相处好办法来帮着晞排忧解难呢?

    原本沈帝辰夫妇是根本不知道电话内容的。

    他们虽然好奇,却也明白“分寸”二字,倾慕两口子没告诉他们的,他们便不多问。

    可琉茵这么一句话,直接就概括了事情的原委。

    沈帝辰猛然站起身,愤怒不已:“云清雅要小澈去她北月当御侍?她脸怎么那么大啊!”

    沈夫人看了眼圣宁,赶紧对沈歆旖道:“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倒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从这个人出现开始到现在,洛家消停过吗?

    当年害的你、害的倾慕还不够,害的倾蓝、害的嘟嘟还不够,又要祸害这么多人,这么多年了,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琉茵吓傻了。

    她感觉,自己的好奇心就像是一个导火索,一下子点燃了沈帝辰夫妇这对鞭炮。

    更重要的是,琉茵深知沈帝辰夫妇的性格,他们都是优雅尊贵、修养极佳的人,怎么一提到这些年的某些事,都恨得咬牙切齿?

    这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能把云端上的人气到这样不顾形象?

    琉茵有些害怕,下意识往后坐了坐,缩了缩脖子。

    这说的不是二哥的母亲吗?

    一家人,怎会有这么多矛盾?

    她是不是问错了,问了不该问的?

    迩迩温声笑着:“好了,外公外婆,你们把琉茵都吓着了。”

    轻柔地春风拂面般,一句话卸去了沈帝辰夫妇心头大半的怒意。

    他俩重新坐下,却依旧拉着一张脸。

    沈歆旖也是不乐意了。

    以前云清雅再怎么折腾,她听倾慕的,看在嘟嘟的份上,算了。

    可现在主意竟然打到她女婿身上了!

    圣宁看似淡定地喝茶,却说着不淡定的话:“等父皇与晞儿商量出结果,我先去大头叔叔家里,把事情当面告知晴姨,也省的她这么多日担心受怕。”

    琉茵从身后拿了个抱枕搂在怀里。

    以前她好奇,不管问什么,家人什么都告诉她,就连珍灿跟倾颂的事情都告诉她,一点不把她当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