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太难了 作品

508杀上门

    云罗城的西部,这一片地方住的通常都是来自于外界的人。

    一座大宅之中,院子里守着一队队的士兵,个个身上带弓,看起来都是幽羽人。

    客厅之中,一名穿着彩衣的女子坐在侧位处,云发垂在耳畔,雪白的肌肤如丝一般滑嫩,只是眼角处却是带着几根浅淡的鱼尾纹。

    但就算是这样,这也依旧是一名真正美艳的女子。

    在主位上坐着一名穿着青色长袍的男子,男子有如一名富商似的,圆鼓鼓的身子,带着几分笑眯眯的味道。

    “阿彩,不必生气了,你在我这儿住上一辈子就好了,不要再回云家了,云光照这个人太不讲究情面了,怎么能为了一个外人把断岭赶走呢?”

    男子轻轻说道,女子叹了一声“还是金辉师兄对我好,早知当初,何必……”

    “阿彩不必说了,你现在离开他也不晚,我这儿总是有你的位置,我们金家也在云罗八族中占了一席之地,仅次于云家与萧家。

    这件事情我会与阿彩作主,带云州铁骑去踏平含雪庄,斩了宋远玄一行,一个不留!他让阿彩这般伤心,我绝不会放过他!”

    金辉喝了一声,正要起身时,一阵的剑鸣音响起,剑光覆盖着,门外四名护卫倒飞而入,撞到了一侧的地上,每人的脖子上都有着一道剑痕。

    四人当场身亡,接着一道身影站在客厅之前,目光落在彩蝶和金辉的身上。

    “彩蝶,你要谋害我家老爷?”云蝶舞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的冷肃。

    金辉的目光落在云蝶舞的身上,一身白裙如雪,收着柔软纤细的腰肢,飞扬的臀儿张着,那张脸雪嫩如华,不含半丝皱纹,有如双十少女。

    这样的女子堪称尤物,金辉的心中不免一热。

    彩蝶看着云蝶舞道“云宗主,宋远玄伤了我儿断岭,此事我绝不会放弃不管。”

    “云断岭这样的人行事不择手段,我家老爷不杀他已经算是给云城主留了面子,你不知感恩,反而埋怨老爷,我这就教训你一顿。”

    云蝶舞喝了一声,手中剑抡起,剑光飞扬。

    金辉的身形飘起,糅身而上,点点亮芒在他的指缝间流淌着,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

    只是片刻之后,金辉的身影飞了出去,撞到了一侧的墙壁处,胸前的衣服蓦然炸裂,一道剑痕斜斩而过。

    金辉的脸色一变,喷了一口鲜血出来,但剑光却是接着转向,直接飞向了彩蝶。

    这一剑直接拍了在她的胸前,她闷哼了一声,口鼻之间尽是一片鲜血模糊。

    彩蝶咬着牙,一脸狰狞道“云蝶舞,我们从前也曾是朋友,为了一个男人你至于和我这般拼杀吗?”

    “那是我的男人,我心爱慕的存在,任何人都不可以伤了他,这一次我给你一个教训,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就杀了你!”

    云蝶舞扬声道,目光之中散着几分的飞扬,发丝轻轻飘着,整个人带着几分的杀气腾腾,总有一抹道不尽的威势。

    一侧走出来两队士兵,身着重甲,抡起手中的刀就往云蝶舞的身前凑。

    下一刻,破空音传来,四支箭直接没入了当前四人的脖子里。

    要知道这些士兵的战甲将脸也包了起来,只有脖子处有一道隐约的缝隙,但箭恰恰自缝隙处射了进去。

    这样的箭术可以说是通玄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自然是谢流水。

    她和云蝶舞一起来了,就隐在对面的屋顶处。

    云蝶舞转身就走,迈入客厅时,她回手一剑斩了出去,剑气掠进了屋子,将客厅正中的那张太师椅一分为二。

    剑气不灭,再向前掠去,直接斩到了后方的墙壁处,一道剑痕出现,几乎将堆砌起来的巨石一分为二。

    金辉的脸色一变,紧张地张着双眼,长长吐了口气,刚才云蝶舞的确不是杀不了他,而是看在同是汉人的份上才留了他一命。

    谢流水从屋顶上跳下来,跟在云蝶舞的身边,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两侧跟随着云罗铁骑,但却是无人动手,个个都是一脸戒备。

    金辉慢慢起身,看着太师椅被斩成两半,他扶起了彩蝶,轻轻道“以后还是少惹他们了,云蝶舞的实力竟然变得这么强了。”

    “她都找上门来打我的脸,我怎么就不能惹她了?”彩蝶喝了一声,咬着细碎的牙齿,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恨意。

    金辉一怔,接着叹了一声“她太强了,要是她再杀上门来,我不会是她的对手,以她的性情,一定真会杀了你的!

    真没想到云蝶舞也会如此这般蛮横,从前她可是真正的侠女,从不做那些有违侠义的事情,没想到一旦嫁了人竟然变得这么泼辣。”

    “那岭儿的仇就不报了?”彩蝶的脸色很难看,紧紧盯着金辉。

    金辉摇头“报!但不是现在,现在我们一定要隐忍,毕竟云州铁骑我只控制了一股,千人左右,大多数还是掌握在云光照的手里。”

    “那要你何用!”彩蝶喝了一声,带着几分的强势之威。

    金辉的脸色一变,沉默片刻,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宋远玄此时回到了含雪庄之中,云玄水扶着他下马,将他扶入后院之中,这才服侍着他躺下。

    “老爷,你好好休息吧,这来回不少时间,你的身子骨又没有恢复,真是受罪呢,我之前不让你去,你还非得跟着去。”

    云玄水低低道,声音中虽然带着几分浅淡的埋怨,但却明显是以女人的心性说的,这就是真正的一家人。

    宋远玄耸了耸肩道“我若是不去,岳山前辈也不会来。”

    云玄水替他解衣,然后脱了鞋子,并除了袜子,伸手按着他的脚掌,搁在丰盈的长腿上,轻轻按着,带着几分的贤慧。

    宋远玄只觉柔软的小手极是舒服,软软糯糯,带着玉石凝脂般的质感。

    再加上香味习习,他慢慢睡了过去,眉心处幽暗笼罩着,再一次勾连了九幽。

    云玄水将他的脚放下被子之下,再用手肘撑在床沿处,双手托着脸,看着他英俊的脸容,她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片刻之后,她吁了口气,起身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亲了几下,这才慢慢离开。

    掩上门的时候,谢流水从一侧走了过来,低声道“姐姐,怎么样了?玄哥哥没事吧?”

    “没事,老爷的身体好着呢。”云玄水摇了摇头。

    谢流水这才松了口气道“这就好,姐姐,小云姐姐和我一起从金家回来了。”

    “那你们找到彩蝶了吗?”云玄水应了一声,慢慢向前走去。

    谢流水紧紧随在她的身边,飞扬着眉梢道“找到了,我和小云姐姐一起动手了,在金家大杀四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