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 作品

第319章 如约而至

    京兆尹见李承乾没有反对,示意官吏上处刑台,两名官差手拿一根拇指粗的绳索,又将绳索打了个结,缓缓地套住李宽、崔仁师的脖子,官差面无表情的将活结勒紧两人脖子。

    接着官差又绳索系在圆柱上打好死结,还试了试松紧度,李宽、崔仁师两人双手被绳索绑住,比直挺挺的站立着,崔仁师早已吓得昏死过去,李宽心里有些不好受,含情脉脉的望着武珝,露出笑容柔声道:“今生是我对不起你,若有来生再续前缘,我愿当牛做马还今生债!”

    武珝强忍的坚强与泪水在这一刻终于没能忍住,哭得稀里哗啦,李承乾心里不好受,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李宽被判处绞刑,而他双手紧紧握住,嘴唇咬的死死地。

    “君在哪,妾在哪!”武珝猛地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李宽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李承乾急忙上前想要夺回匕首却被武珝面带笑容的阻止:“大哥,您若真心想帮我们,请不要阻止!”

    李承乾的步伐戛然而止,他的泪水也流了出来,道:“弟妹,你这是何苦啊!”

    “黄泉路上一个人很孤单,我不愿相公一人前往!”

    武珝坚定不移的话让李承乾哑口无言,默默地看着眼泪汪汪的武珝深情的望着李宽,李承乾知道自己若是阻止了也是一时,李宽若死,武珝的心也死了,她必不会独活于世,想通这个李承乾不再劝阻,任由武珝按照自己所想去做。

    “动手!”

    钱武、王槐两人见李宽已经被套上绳索,武珝又拿出匕首对准自己心脏,他们知道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再晚的话就真的来不及了,就在钱武、张冲等人从人群中穿梭至人前,李宽也注意到钱武的身影,这一刻他是彻底后悔了。

    李宽千算万算都没想到钱武等人为了自己甘愿背上造反的罪名,而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松弛的绳索缓缓地拉紧,而他的脖子处绳索勒紧使得他无法开口。

    就在此时,在钱武等人出手前便已经有人从人群中杀出来,直接冲向处刑台。钱武等人见状立即下令暂缓行动,因为他看见这些人冲到李宽身边,二话没说举刀砍断绳索,就连崔仁师的绳索一并斩断。

    “何人如此大胆,敢劫法场!”

    京兆尹见状怒吼一声,立即吩咐左右官差全都上前,势要将他们拿下,李宽也奇怪这些人是哪里来的,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钱武等人未动,着实有些想不通。

    “殿下!”

    这群人解开李宽身上的绳索,猛地双膝跪地,搞得李宽都有些懵了,诧异道:“你们这是?”

    由于这些人穿得是厚厚的冬衣,脸上又被帽子遮住,李宽疑惑不解时他们纷纷摘下帽子,露出真容。

    李宽惊呼道:“是你们?”

    众人均是疑惑不解,崔仁师悠悠的醒来正好看见他们的容貌,大吃一惊道:“你们真的回来受死?”

    众人恍然大悟,太子李承乾连忙让差役、金吾卫的将士退下,孤身上前看着这群人,数了数人数的确是十八人,无一人缺席,道:“你们是二弟私放的那些死刑犯?”

    “回太子,小的正是!”十八人承认自己的身份,他们的确是被李宽私放的死刑犯,如今又回来了,没有丝毫犹豫的再次出现在京城,众人都不知他们何时回来的。

    钱武、赵谦等人见状,心里的石头落下来,示意王府的人全都回府静候李宽回来。众人又悄无声息的撤离西市街口,静悄悄的回到王府,武珝也放下手中的匕首,捂着嘴惊讶的看着他们。

    “你们真是当初那些犯人?”京兆尹皱着眉头,满脸不信的看着众人,在他看来这些人有可能是李宽找人替代,毕竟见过这十八人的也仅仅是大理寺、刑部的人,其他人根本没见过。

    再说了事情都过去这么久,真正见过他们容貌的也只有当时在场的人员,他们的身份惹人怀疑。李承乾见状顾不得其它,立即命人将消息传回皇宫,告知当今皇上,说他们回来了!

    就在此时,急急忙忙赶来传诏的吴公公也是目瞪口呆,他手中拿的诏书正是李世民刚刚根据大唐律法给予的赦免诏书。看到眼前情况,吴公公知道这诏书用不上了。

    李承乾留在西市街口,吴公公则回返皇宫将消息告知皇上。若是这十八人就是当初被私放的犯人,他们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也就是说李宽的罪不成立,自然免于一死。

    如今这局面已经不是京兆尹能处理的,事关国家大事唯有等待皇上亲临才可处理。武珝喜极而泣,她知道李宽不用死了,一直萦绕在她脑中的梦魇散去了,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下来。

    紧绷的琴弦终于松了,武珝望着李宽露出开心的笑容,而她历经大悲大喜之后,情绪波动较大使得武珝再也坚持不住,身体慢慢的向后倒去,视线中仅有李宽一人,慢慢的闭上眼睛,低声喃喃道:“老公!……”

    李宽眼疾手快出现在武珝身边,紧紧地搂住她,她已经不想在放手了。当他想要喊醒武珝时,瞥见她身下的裤子一片红色。顿时,笑容戛然而止,眼神陡然冰冷,直接抱起武珝,看了一眼李承乾,正声道:“大哥,这里暂时交给你处理!”

    李承乾也发现武珝情况不对劲,又见李宽眼神冰冷,瞬间喜悦又被担忧取代,二话没说便答应下来。但是,京兆尹官员却遵循律法,挡住李宽的去路,掷地有声地呵斥道:“殿下,皇上未到您若离开此乃大罪,再说此事尚未查明真相,殿下依旧是戴罪之身!”

    “滚!”

    李宽心忧武珝的安全,哪有心情与他废话,二话不说当即一巴掌打在对方脸上,抬起脚就是踹了过去,钱武迅速的出现在李宽面前,沉声道:“这里有我!”

    京兆尹见李宽光天化日之下打他脸,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准备下令缉拿李宽,钱武出现的同时,李承乾怒目而视,他这个太子可不是摆设,如今这情况肯定是武珝有危险,能让李宽不顾一切的唯有此事。

    “京兆尹你把我这个太子置于何地?”

    李承乾怒喝一声制止京兆尹的动作,京兆尹这才想起太子李承乾在场,而他强忍心中怒火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李宽抱着武珝离开,王槐也准备了马车,低头看见武珝昏迷不醒,面色苍白,身下还有血迹,顿时面色凝重不等李宽吩咐,急匆匆地去找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