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喜县尉 作品

第1985章

    冯渭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停了片刻,这才接着说道“耶律阿保机在城头之上,眼看着使者被李存勖挑死,心下又惊又怒。他将大臣和众将叫了过来,将耶律倍的计谋说了一遍,询问众人有何看法。众人哪敢说话,一个个低着脑袋沉默不语。耶律阿保机心下恼火,喝退了众人,自己在大帐之中转来转去。此时有几位大臣先后求见,都说依照大辽的规矩,见金箭如见皇帝亲临。皇太子公然不肯奉旨,众大臣和将军都是心下忐忑。即便平常百姓,听说父亲有难,却也要不顾一切赶回家中探望,如今皇太子手握重兵,相距百里却不肯回军救援,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而且皇太子公然抗旨,日后皇帝和皇太子再有争执,必定使得大臣和将军左右为难,不晓得是该听命于皇帝,还是依照皇太子的命令行事。”

    厉秋风心下暗想,进谗言的这人想来必定得了耶律德光许多好处,这几句话虽然并未明着指责耶律倍,可是仔细推想,每一句都在说耶律倍不忠不孝,包藏祸心。此前耶律阿保机已然对耶律倍起疑,此刻听了这人的谗言,必定以为耶律倍急着做皇帝,这才按兵不动,要等着李存勖杀死自己,他好黄袍加身做皇帝,再发兵攻打李存勖。

    只听冯渭接着说道“耶律阿保机听了这几位大臣的谗言之后,不由他不信耶律倍已然生了异心。大怒之下,耶律阿保机召来御营都统,要他立即点齐兵马,打算亲自率领御营杀出城去,直奔耶律倍大营,将耶律倍当场斩杀。几位大臣见此情形,心下大喜,告退之后,便即争着抢着去拜见二皇子耶律德光。几人先向耶律德光贺喜,说是自己劝说皇帝相信皇太子意图不轨,眼下皇帝已然深信不疑,要亲自带人去杀死耶律倍。二皇子须得做好准备,一旦有变,便即接管大军,登基做大辽皇帝。

    “耶律德光听了这几位大臣的话之后,心下大喜。他虽然一心想做辽国皇帝,不过自幼便对耶律阿保机和耶律倍心存畏惧,眼下这两个人都好生生活着,自己若是太过心急,两个人中只要有一个人没死,自己便绝对不是对手。念及此处,耶律德光故作镇静,与几位大臣不疼不痒地说了几句客套话。这几位大臣已然将身家性命全都押在耶律德光身上,若是事败,他们非得被灭族不可。是以看到耶律德光不为所动,这几位大臣登时急了起来。其中一位大臣对耶律德光说道,皇帝盛怒之下,亲自率领御营兵马去杀皇太子,只怕一见皇太子的面,不等他说话,便即将他斩了。只是皇太子这些年来也招揽了不少心腹,在朝廷上势力极大。这些人素来对二皇子不大恭敬,知道皇上斩了皇太子,害怕二皇子做了皇帝之后报复他们,势必先下手为强,对二皇子不利。是以二皇子须得早做准备,只待皇帝斩了皇太子,二皇子在易州城内也要立时动手,将皇太子的心腹全都杀掉,以除后患。

    “这人说完之后,另一位大臣接着说道,皇太子坚毅勇决,不只精通兵法,善于用兵,而且他武艺不弱,寻常武士即便有二三十人齐上,却也近不得身。皇帝到了皇太子的营寨之中,虽说有御营兵马跟随,若是皇太子看出皇帝要杀他,必定不肯甘心受戮,只怕立时会与御营火拼。皇帝虽然勇武,不过毕竟年岁已高。若是皇太子作起乱来,只怕皇帝会遭了毒手。皇太子得手之后,必定立时率领兵马杀奔易州城。他若进城,第一个要杀的便是二皇子,随后便会传檄天下,宣称自己做了皇帝。眼下已到了万分紧急的关头,容不得半点马虎。还请二皇子立即召集可靠之人,商议如何应对危局才是。

    “耶律德光极为聪明,早已将眼前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这两位大臣所说的事情,已经在他心中筹划妥当,只是担心自己太过心急,露了行迹,反倒不美,这才隐忍不说。待他听完两位大臣说话之后,再无丝毫疑虑,立时将自己的心腹和死士全都召入帐中,逐一嘱咐应当如何行事。几位大臣见耶律德光谋划得井井有条,天衣无缝,心下又是惊讶,又是佩服。暗想怪不得二皇子如此沉得住气,原来他早已胸有成竹,只待时机一到,便即发难。咱们跟定了二皇子,必定能够高官得做,骏马得骑,子孙后代,享尽荣华富贵。”

    王小鱼听冯渭说话,心中暗想,老疯子说这些事情都是听那个叫赵良嗣的家伙说的。可是耶律德光想要谋反,这等机密大事,赵良嗣如何会知道?多半是老疯子胡乱猜测出来的。不过他这段谎话说得倒真是有趣,不似此前那般无聊。若是到东辽县城的茶馆里去说上一段,倒也能赚得几十文钱。

    只听冯渭接着说道“其实耶律德光的心思要比这几位大臣狠毒得多。他心下早已打定了主意,耶律阿保机亲自前往耶律倍的大营,若是耶律阿保机杀掉耶律倍,自己便要派出死士在归途中截杀耶律阿保机,然后推说是耶律倍的死党刺杀皇帝,下令在易州城内将耶律倍的亲信大臣和平日里素来与自己不和的大臣全都杀掉,然后自己继位做了皇帝。若是耶律倍杀死了耶律阿保机,自己便在易州城称帝,带领十万大军返回塞外,召集诸王宣示耶律倍弑父的罪状。只要自己退出幽云十六州,李存勖必定全力攻击耶律倍。这两人都是世间少有的悍将,遇到了一处非得拼个你死我活不可。不论谁胜谁败,剩下的一方必定也是死伤惨重。到了那时,自己率领大辽铁骑南下,一举踏平中原,做了天下共主,岂不快哉?!”

    厉秋风、慕容丹砚、戚九和王小鱼听冯渭说到这里,心下都是颇为惊讶,暗想耶律德光算无遗策,真是一个厉害人物。而且此人连自己的爹爹和兄长都不肯放过,这份狠毒心肠,世间也没有几个人能及得上。

    冯渭接着说道“耶律德光将算盘打得甚是精明。不过无论是耶律阿保机杀了耶律倍,还是耶律倍杀了耶律阿保机,耶律德光第一个要杀的大臣,便是韩延徽。这是因为韩延徽既是耶律阿保机的忠臣,又是耶律倍的老师。虽然耶律德光数次有意无意地拉拢此人,却都被他不冷不热地拒之门外。耶律德光知道韩延徽是一个有大本领的人,自己的计谋瞒得过别人,却绝对骗不过这个汉人。是以事情一旦有变,第一个便要杀掉韩延徽,以除后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