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龙捉风 作品

第五十一章 你别跑

    ()        李兵话说到这里,肖凡内心升起莫大的负疚感:

    冤枉了人家王旗。

    不仅冤枉,还害了他的性命!

    李兵看出肖凡懊丧的表情,安慰道:“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不要过于自责……以后遇事冷静些,吸取教训。”

    “我对不起王队,对不起他们家人……那现在,案子……”

    “案子的侦破工作随着王队的去世和对你的抓捕,暂时搁下了。”

    “再问一个问题。”肖凡说:“上面为什么要急着定疤子的罪?疤子的罪不好定转过来又想把案子做成积案?”

    李兵耸耸肩:“这不是我该知道的事。”

    谈话至此,肖凡觉得还有最后一个疑问:“当时住进阆城大厦的客人有怀疑对象吗?”

    李兵摇头:“排查工作没来得及进行,就遇到刚才说的两桩事。”

    肖凡知道,所谓两桩事,一件是全国通辑的团伙案犯,还有一件就是自己杀王旗。

    杀害沈琳玉的凶手另有其人。

    那么,警察如果不继续查,靠自己,这个任务似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也许天缘巧合还有出路呢?

    比如,自己一开始认为的:着急撤案的人疑问很大。

    为什么要急迫地针对已经排除嫌疑的疤子定罪?

    在疤子没有任何罪证的情况下,又急着撤下专案组?

    对!

    还没有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找出这个背后干扰侦破工作的人,是“查找真凶”的要点!

    难是十分难,但总要试试,不能轻易认输!

    但,首先自己不能被捕。

    想到这里,肖凡四处打量,看哪里逃跑最稳妥。

    该谈的都谈了,李兵不会放过他!

    “你不要跑。”正当肖凡准备跳起来跑的时候,李兵说话了:“我不抓你。”

    肖凡惊讶地问:“谁说我要跑?”

    “别装。看出来了,你准备往那边散场的人堆里跑。”

    这都能看出来?

    肖凡确实准备跑向正陆续回家、走在广场前出口路上的人群。

    他打算先混入人群,身上套了件另外一种颜色的外套,把外面的脱了扔掉,趁李兵追,人群混乱的时候跑上公路,拦辆的士逃掉。

    李兵说不抓他?

    他怕听错了:“你刚才说不抓我?”

    “不错。我现在不想抓你。”李兵重复一遍。

    “真的?”

    肖凡不信还有这等好事!

    他看过的那些书里,好警察不管对错,职责总是放在第一位。

    李兵无疑是个好警察。

    “你老婆的案子,我想继续查下去,不过,得暗地里查。至于原因嘛,是想给死去的王队一个交待。但作为警察有我不方便之处,你应该懂的。这就需要你配合……这个不抓你的理由充足吧?”

    “充足充足!”肖凡连声道。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村”啊!

    有李兵查,比自已单打独斗强百倍千倍!

    “一定好好配合。”本来已经大泄气的他,这会儿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听好。第一,无论任何时候对任何人,不能说出我们这次的见面,更不能说出查你老婆案子的事;

    第二,必须全听我的,不能私自行动,我没让做的事坚决不能去做。”

    肖凡鸡琢米样地点头。

    李兵说着,从上衣囗袋掏出一个钱包,留了些零票子,几张红票全掏出来递给肖凡:

    “明天买个bb机,上完号呼我告诉号码。”

    肖凡也不推辞,伸手接了:“都给我你怎么办?”

    “这个你别管。你只要保证做到刚才说的两条就行。”

    “放心,知道你为我冒着风险,而且不是一般的风险……打死也不会说的!”

    这是肖凡的心里话。

    李兵这样的警察,既敬业又有正义感,还有情义,他佩服!

    “最近不要住旅店,市里要清查旅店,大清查……找个普通人家藏起来。我先走了。”

    第二天,肖凡腰带上别个bb机——别看这小玩意儿,花了他七百多块钱。

    这个时期什么都便宜,就是这类所谓的高科技产品贵。

    李兵约他在马路上匆匆见了一面。

    俩人对面走过,李兵塞给他一张叠得很小的纸片,说了一句话:“想办法弄到他们的指纹。”

    然后擦肩而过。

    走过很远,肖凡忍不住笑起来:这次游戏玩得有趣,搞起了地工作!

    打开纸片,上面是八个人的姓名、年龄、身份证号和工作单位。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沈琳玉遇害当天住在阆城大厦的人。

    入住的客人好几十人,名单上这八个人是经过筛选的。

    看了工作单位和身份证号,肖凡发现这八人有两个共同特点:全部是阆化人;男性。

    其中五人工作单位在阆化市区;三人在下属县城。

    阆化市区的五人全部是生意场上人,这公司那公司的,后缀都有三个字:总经理。

    难怪人们说这个年代捡个石头随便一扔,砸中的十有八九是总经理级别的人物。

    收集指纹任务不算难。

    找到他们,递个简历什么的,就说来找工作。只要他们拿起简历翻看,这事就算成了。

    费力在跑路和寻找地址上。

    肖凡用了半天时间,制作了一式八份简历,然后先县城后市区地跑。

    花了五天时间,当八份简历上都有了他们的指纹,肖凡到警察公寓楼下,把东西交给李兵。

    李兵告诉他,验指纹的事不能急,他得找机会,在检验科关系不错的人那里查验。

    肖凡不懂公安那套程序。

    李兵悄悄做这事风险极大,一旦那个指示撤销专案组的领导知道他还在查这个案子,停职检查甚至更严厉的处分就会落在头上。

    对了,怎么忘了查上面?

    李兵应该打听得到是哪个领导下的指示。

    上次见面倒是说过,是不是李兵关注点在八个住客身上,忘了这件事?

    李兵不让肖凡随便呼他的bb机,除非情况特别紧急。

    肖凡只好等李兵联系他。

    时间又过去三天。

    第四天,李兵呼了肖凡。

    李兵沮丧地告诉他,八个人的指纹比对没有相符的。

    也就是说,筛选的怀疑对象统统排除。

    他又给了张六人的名单,说圈来圈去,除那八个人,只有这六个可查了,其余的没有任何作案时间。

    肖凡接过来一看,乖乖,都是天南地北的,最远的在西北青海。

    这要去采集指纹,没有一个月根本完不成!

    李兵见肖凡面露难色,道:

    “如果不是偷偷摸摸查案,可以求助地派出所,可是发函需要局里的公章……只能劳你转圈了……只当旅游吧。”

    肖凡说,如果可能性极小,不如换个思路。

    他提及向上查的事。

    李兵说那天回来就通过各种途经打听了,因为撤销“9.14”专案组并没有最终落实,随着忙全国通辑的团伙罪犯之事和王旗的死,这事不了了之,到现在没个明确说法。

    所以,撤销的命令并没有最终下达。

    底下人不可能知道是哪个领导要撤专案组。问过他们科长,科长也只说分局领导有这个意向,一把手王荣来有次在非正式场合流露过这个意思。

    现在这个社会,靠揣摩领导意图投机钻营的大有人在,这个话便在一定范围传开。

    案子归刑侦二科查办。既然风闻领导有不作为专案,按一般刑事案件处理的想法,科领导当然得顺着领导的意图来。

    科长告诉李兵,撤销专案的事,科领导只是议论过,闲谈时王旗有耳闻,谁知这家伙性子急、脾气暴,把尚未决定的事当了真,以致影响到情绪,说了些过头话,说科里要作为积案处理。

    “只是风闻局长王荣来有这个意思,又不确定,我怎么好直接去问他?”

    李兵说的也是,他这个小兵蛋子轮不着问,即使冒然问了,除了挨顿训斥,不会有任何结果。

    肖凡这才知道几次找王旗问情况,王旗为何那么不耐烦。

    如果王旗换种说话方式,事情无论如何不会发展到出人命的地步!

    唉,沟通很重要啊。

    现在已经是十月底,接近十一月份了。算算游戏给的六个月时间,还剩四个半月!

    这六个人天南地北地跑下来,紧赶慢赶也得个把月。

    八成还没结果。

    跑下来只剩三个半月!

    回过头来再攻上层,耗时可能更多。

    不行,得重新制定计划。

    肖凡说:“李警官,你看这样行不行:宾馆住店客人的事,麻烦你再仔细排查一遍,特别是大厅监控,一个个对照,看有没有没注意到的细节和遗漏的地方。

    至于上面,你们局长说没说过撤销专案改为一般案件的话,产生这个想法的原因是什么?我想办法弄清楚……”

    “就你?”李兵吃惊不小:“除了把你自己搭进去,不会有任何结果!”

    “放心,就是把我搭进去,临挨枪子儿也不会说出你一个字!”

    电话那头,李兵沉默半晌才道:

    “好吧,你小心点……另外,告诉你件事,疤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