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干扣面 作品

第284章 汤面的尴尬

    不间断的战斗,没有人能做到,任何人都需要充足的休息。

    英魂没有体力限制,理论上可以不停地战斗,但英魂需要主人指挥,指挥战斗亦是消耗极大的事。

    若是不指挥,由英魂仅靠本能战斗,实际战力相差极大。

    对此,汤面更有发言权。

    战力指数是一回事,实际战力是另一回事。

    汤面与虚空超能者的战斗,碰到强大的对手,就是靠着灵活的战术取胜,如枫红影落和奥斯卡,两场战斗均是如此。

    若汤面放任不管,他或能胜过枫红影落,自己的英魂必有损失,十星帕米拉和凯特琳,九星的莫妮卡,都撑不过阿卡莎的破盾伤害。

    至于玩家奥斯卡,正面刚十四星帕米拉,汤面必输无疑!

    玩家英魂死亡,立即满状态复活。

    汤面的英魂若是死了,那就真的死了,彻底消失。

    无论十四星的阿葵和莉莉丝,或是十星的帕米拉和凯特琳,以及九星莫妮卡,都是汤面的心血,说是心肝宝贝绝不为过。

    因此,他必须指挥每一场战斗!

    一天的战斗,汤面明显感觉到精力不足。

    休息,他需要休息。

    虚空超能者参与的战争,哨所和据点目标太大,有极大概率遇到虚空超能者的攻击,那帮人神出鬼没,不计生死,需得时刻小心。

    反倒是野外,遇到虚空超能者的概率更低,相对安全一些。

    思虑再三,汤面决定在野外休息。

    养精蓄锐后,明日再战!

    地处波洛平原,相较于盲谷丛林,此地近乎半荒凉状态,一望无际的大平原,野外几乎无险可守。

    汤面寻觅许久,才找到一处城镇废墟。

    荒废不知多久的城镇,偏离泰加斯城堡到加多城堡的路线,废墟大多区域被荒草占领,仅剩一些断臂残垣。

    再过一些年月,此处废墟或许会彻底消失。

    类似的情景,每时每刻都在失落荒原上演!

    废墟中搜索许久,没有找到一间完好的房屋,此时天色昏暗,即将进入黑夜,来不及找下一处,几人只能夜宿荒野。

    汤面自嘲似的笑道:“找了半天,遮身的瓦片都没有,白折腾了。”

    “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这才是战争嘛!”

    伊丽丝似乎在期待汤面做什么事,听到汤面这么说,她心中疑惑越来越多,忍不住问道:“汤面,你不是有战车吗?为什么不召出来呢?”

    汤面:“嗯?”

    他被伊丽丝问住了,突然愣在那里。

    “对呀,我有战车的。”

    “怎么就把战车给忘了?”

    “心态崩了呀……”

    前些日子返回守护联盟城堡,汤面打造一辆拯救者战车。

    他将战车作为战斗辅助,给英魂提供战车光环,战斗中提供生命回复,竟忘了战车的本源属性。

    战车,本质上就是交通工具呀!

    逃离守护联盟城堡,再到今日赶路出战,汤面带队依靠双腿赶路,完全没有意识到,战车还有交通属性。

    “嘿嘿……”

    汤面突然尬笑起来:“我就是感慨一下,马上召唤战车。”

    心中默念一番,前方空地出现一辆战车。

    升到75级的拯救者战车,外表仍是锈迹斑斑的模样,内部构造变化极大,驾驶室科技感十足,车厢有不小的空间,足以容纳六人。

    “晚上轮流守夜,两人一组。”

    “我先来,谁跟我一组?”

    汤面发出邀请,唯唯拉着阿波逃也似的钻入战车,杜比特和苏曼相视一笑,跟着进入战车,留下汤面和伊丽丝。

    伊丽丝暗暗窃喜,又矜持的说:“他们不愿意,我来跟你一组吧?”

    “嗯,那就我俩一组。”

    两人都有故作矜持,似乎有些勉为其难。

    汤面暗笑,因为这一结果,在他意料之中!

    白天说漏嘴的事,唯唯挨了一顿训斥,肯定不敢跟汤面一组,必然拉着自己的哥哥阿波,杜比特和苏曼都不傻,懂得给队长创造“机会”。

    汤面这么做,另有目标。

    他凑到伊丽丝身边,悄悄地说:“伊丽丝,我有事找你。”

    伊丽丝突然变得非常紧张,又满怀期待,心砰砰直跳,仿佛小鹿乱撞,温声细语地回了句:“什么事?”

    两人并肩站着,伊丽丝低着头,不敢看汤面。

    汤面心中好奇:这姐妹咋回事?

    他低声问道:“伊丽丝,战车的事,其实是我忘了,白天赶路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有提醒我?”

    “嗯……啊?”

    伊丽丝转过头,表情有些微妙。

    心中暗想,汤面找我,就是问这个?

    想到这里,伊丽丝不禁大失所望,她还是认真地回答:“白天赶路的时候,我以为你是故意步行,目的是磨炼我们,难道不是?”

    轮到汤面目瞪口呆,露出尴尬的微笑。

    他还是大胆承认:“磨炼你们,我真没想那么多!”

    然后又问:“我说找地方休息,怎么又没提战车呢?”

    “哈……”

    伊丽丝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忍不住笑出声,又怕汤面难堪,伸手掩面,柔声回道:“还不是你自己,唯唯说错了话,惹得你那么生气,我们都吓到了,谁还敢多说话呀!”

    汤面没想到,训斥唯唯一句,竟吓到其他几人。

    “原来如此,那确实怪我了。”

    “唯唯年纪小,有时候乱说话,简单的说她,她不会认识到错误,以后可能酿成大错,我是故意那么生气。”

    “嗯,你生气的时候,挺吓人的呢,我也吓了一跳。”

    “真的吗,难道很丑吗?”

    “不丑,你当然不丑,就是气势上吓人,感觉要吃人一样。”

    “吃人是犯法的……”

    “嘻嘻……你说话有时候听不懂,但感觉很有意思呢。”

    “现在,还觉得我吓人吗?”

    “现在不是了……”

    二人一番交谈,听到汤面吐露心迹,伊丽丝心中生起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被人信任的感觉,尤其是被汤面信任,那种感觉令伊丽丝沉醉。

    “他为什么不问别人,而是找我呢?”

    “他找我,因为我很重要吗?”

    “他跟我说那么多,属于很私密的事呢!”

    “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只告诉我一个人,我们的关系很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