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伤不破 作品

第1308章 怒涛神力(中)

    利用天时地利的特点抵消对方的优势,这算是战斗中很基本的东西。

    论战斗经验,加拉赫作为波涛卫士的最高指挥官肯定并不算多,但由于其年轻的时候也是冲在第一线的下层军官,其作战的本事肯定也不是那种空有力量的雏鸟。

    差不多就是这个水平。

    暂时不知道加拉赫是否还有隐藏起来的底牌没掀,至少从目前的通常手段而言,他完全不是林天赐的对手,躲起来再做打算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留给加拉赫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逃走,要么想办法拉近实力的差距,乃至翻盘。

    前者的话就很难受了,他那个能变化成水流的能力太赖皮,悄悄躲起来找机会伪装成一团水逃走根本不可能抓住他。

    时至今日在探测方面的能力上,林天赐依旧是短板,何况就算是擅长这方面的人在,恐怕也并不容易,没准就连天眼通那种眼部神通都无法看穿。

    从逻辑上说,碰到打不过的敌人三十六计走为上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加拉赫应该也明白。

    但林天赐表现的太像怒涛女士的选民,在加拉赫看来他就是来抢自己手里的神力的。说不定林天赐能从怒涛女士那边得到什么启示,进而锁定加拉赫的位置。

    这样一来,加拉赫的后半生就要做好被人追的像狗一样到处跑的心理准备。

    这也是加拉赫不能接受的。

    当了一辈子说一不二的大官,都五六十岁了变成流浪汉,谁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落差。

    是故选择找机会翻盘的可能性更高。

    加拉赫为了从地动星沉中逃脱弄出来的喷泉依旧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但除了隆隆的水响外,没有任何一点属于加拉赫的动静。

    “要不你干脆全炸了算了,反正只要避开有人的方向就行。”

    赛丽总是适当的送上建议,林天赐明白她的意思是摸伊奥凯拉来一发战略魔法打击。

    管你化为什么形态,直接全炸飞完事。

    神殿的下方是一片不小的空地,有大量人员聚集的造船厂和士兵宿舍都离着有段距离,以伊奥凯拉的作用范围倒是不至于会波及到无辜的人。

    林天赐左右看了看,加拉赫依旧没有现身的意思,也打算按赛丽的提议办,操控青云下降高度。

    而当他下降到距离地面大概50米左右的时候,加拉赫终于有了动作。

    蔓延到山脚下的积水混合着泥浆不自然的旋转起来,起初并不显眼,就像是一个个无序的漩涡,但很快这些桌面大小的漩涡发出让人心头一凉的嗵嗵闷响。

    听上去与战鼓极为类似,低沉的震颤按照特定的节奏依次响起,空气都跟着在音浪的变化下扭曲变形。

    林天赐当然也发现了,他操控青云一个横向漂移,那一瞬间他感觉就像是由什么实体的东西从自己侧面飞过去。

    “音波伤害?怒涛女士有战争相关的神职,也不至于这么简单粗暴吧。”

    看戏的赛丽吐了个槽,不过林天赐到时没有接话。

    因为动静越来越大了。

    那条从山壁上不断喷涌水浪的喷泉也呼应着下方漩涡中传来的鼓声有规律的震荡,每次都会暴起大量的水雾。

    晶莹的水花很快就在天上挂起一道彩虹,但也很快朦朦胧胧的水雾像是有生命一样聚拢在一起,像是拉起了一条巨大的帷幕。

    林天赐当然没有就这么光看着,每一个鼓点都是一道震荡的音波攻击,肉眼难以辨认,躲避起来比之前单纯的操控水流更难一些,也根本没机会使用伊奥凯拉。

    这件战略魔导武器需要在地面上固定发射,这是没办法更改的硬性规定,而林天赐现在根本无法接近任何可以站立的地面,否则他早就一发光之箭砸下来了。

    不过音波攻击虽然难缠,到底也不是什么大麻烦,林天赐在灵活这一方面极为有建树,肉眼难以识别的音波功机也能在修士敏锐的视觉中多少看到一些端倪。

    麻烦的是逐渐浓重起来的水雾。

    不到三四秒的功夫,爆开水雾就已经把林天赐包裹了起来,上下到处都是反射着阳光的晶莹水珠,白乎乎的一大片,连大致的方位都难以分辨。

    ——哗啦!

    强烈的水响不同于之前低沉的鼓声和水流的爆破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水流中窜了出来。

    正是加拉赫。

    他浑身上下包裹着水流组成的盔甲,双手举着一柄同样用水流凝聚而成的双手战锤,双眼通红的从侧后方朝林天赐的后脑勺砸过去。

    尽管已经表现的有些歇斯底里,加拉赫应该也还保留着一点理智,最起码懂得安排战术,而不是跟陷入狂化的野蛮人似的总之先打了再说。

    一旦失去加拉赫的踪迹,林天赐可选的行动本就不多,他应该是故意等着林天赐降落高度。

    怒涛女士有战争相关的神职,作为操控这份神力的人,不可能完全不懂近身战。

    何况加拉赫年轻的时候还曾经是底层军官之一,海上作战火炮不给力,跳帮白刃战是常有的事情。

    林天赐在分析对方的实力时,对方也不是单凭一把子力气硬来。

    自从林天赐出现,他极少有硬打硬抗的时候,只有实在躲不过去,才会选择使用防御。这本身就代表着他的身体素质不行,其次作战的手段几乎全都是法术,加拉赫很快就把林天赐当成了一个被怒涛女士钦点为选民的古怪法师。

    所以加拉赫也不觉得他在近战能力上比自己更强,才看准机会跳出来拉近距离。

    ——这真的是个误会。

    林天赐的法术能力不弱,但并非专业的法修,他的法术比较偏门。所使用的的法术手段多半都来自身上那一堆魔法物品的协助。

    实际上,林天赐比起用法术,近身战更加有优势。

    水流凝结的巨锤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命中的瞬间,林天赐毫无征兆的一个转身,他看也不看背后来袭的加拉赫,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侧身避开锤子,转身的同时还接了一招后回旋踢。

    常年修行对方寸之间变化极为精细的方寸掌,林天赐的身体协调性已经到了个非常不可思议的程度,手上就跟有尺子一样,在精度上非常准确。

    论这一点,加拉赫远远不及,也远远不及任何一个修士。

    所以锤子擦着林天赐的后背砸了个空,而林天赐这一脚刚好踩在加拉赫的前胸。

    凌云连环腿的点就是快,运劲快,爆发也快。

    踩中他胸口的瞬间,庞大的法力就在命中的点爆开。

    多亏加拉赫已经对林天赐打起了120%的警惕,跳出来的时候身上裹着一层水流凝结成的盔甲,这一脚几乎把胸甲部分给踹的不能成形,倒是也抵抗住了绝大多数的冲击力。

    而凌云连环腿的特点,可不仅仅只是快那么简单,一招接一招,招招不断才能构成连环。

    第一脚命中,林天赐整个人立刻都横在了半空,双脚频频发力。

    加拉赫胸口的护甲是用神力控制水流组成,并没有实体,被击溃也可以投入神力快速恢复,可林天赐这一下接一下速度太快且一下沉重过一下,最初还能勉强抗两脚,很快那层护甲就顶不住了,恢复速度跟不上被击溃的速度。

    随着林天赐再度踢出一脚,加拉赫整个人直接突兀的爆开,就跟戳破了水气球一样水花飞溅。

    这孙子又化身成水逃走了。

    所以说这一手真的很赖皮,当初在奇卡怪界跟那个叫梦寐的邪修交手时也有这种感觉,攻击对一团水而言很难奏效。

    这种方法类似于水遁术,比较麻烦,除非自己也用同样的方法去怼,否则最好的选择还是全炸了了事。

    不过难搞并不代表无敌,正因为有曾经对付梦寐的经验,林天赐深知早晚还会碰上这种情况,也曾经设想过如何应对。

    距离远的情况下,林天赐没辙,然而现在加拉赫就在林天赐面前融入水中,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伸手摸出七宝琉璃,手一抖,晶莹剔透的琉璃石变成了一个钴蓝色的钟型物体,大小更像是放在办公桌上的一个摆件。

    这是三品之后,七宝琉璃的一个新形态,寒水钟。

    庞大的法力快速流入法宝,寒水钟形态下的七宝琉璃放出万千毫光,飞出林天赐手掌的同时,体型也跟吹气球一样迅速扩大。

    “收!”

    接到命令,已经变得比小房子还大的寒水钟轰隆一声砸在加拉赫消失的水流当中,下一刻喷涌而出的泉水就跟遇到了水泵一样,愣是被抽进了寒水钟内。

    毕竟是法宝,它的容量比表面上看起来大得多,尽管在储水方面肯定比不上专业的净水葫芦,但也能赶在加拉赫顺着水流逃出去之前把他困在里面。

    寒水钟激活以后是半透明的,有玉石的触感,在外面能清晰的看到吸入进入的水流当中有一个人形的东西逐渐恢复的原状,正是想要逃走的加拉赫。

    看得出他正在拼命催动神力想要突破寒水钟的控制,但要明白,寒水钟可不是只有控制一项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