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鸽者 作品

第七十一章:无可救药的妹控(求推荐)

    方诚没想到神崎凛的嗅觉这么灵敏,跟狗似的。

    他当然不会承认了“如果我不想说呢?”

    神崎凛感到有些呼吸困难,毕竟这个姿势对她来说很不舒服。

    “为什么不肯说,我知道你的实力,才能更好的制定战斗计划。”

    “哦,那你猜。”

    “……”

    神崎凛不想跟他扯了,再继续下去她非得憋死不可,恼火道“你还不快放我起来。”

    她此时趴在地上,双手被反剪在身后。

    而方诚则是坐在她屁股上,压制着她的双手,两人从刚才战斗结束后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但神崎凛胸太大,双手又被反剪,趴在地上渐渐感到呼吸困难。

    方诚笑道“放你起来没问题,可你起来后又想打我怎么办?”

    到底是谁打谁?我屁股都要被你揍得肿起来了。

    神崎凛极为恼火,可战败的屈辱也让她不得不面对现实,只能咬牙道“森下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了。”

    “森下家关我什么事呢,分明是有正义之士看不顺眼,把这一家人渣败类斩草除根。”

    方诚一边说一边从神崎凛身上起来“你们政府也最好不要浪费纳税人的钱去替这些人渣查案。”

    神崎凛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呼吸着新鲜空气,整理着凌乱的衣服,没有跟这个混蛋拉扯些无意义的话。

    两人都没有再提及神崎凛刚才的问题。

    方诚属于默认,默认他可以从怪物的尸体得到好处,而神崎凛也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

    “对了,有件事跟你说。”

    方诚忽然想起一事“你知道我跟森下大和有点小矛盾的,我心地善良不准备追究,可他最近好像准备找妖怪杀我呢,不过我猜他没这个胆子,也许被人催眠了脑子,故意找我麻烦。”

    神崎凛的表情严肃起来,她知道这肯定是方诚昨晚从森大和嘴里逼出来的线索。

    加上前段时间的匿名举报者,肯定有人在暗中针对方诚。

    神崎凛脑海中闪过一脸模糊的脸,她沉吟道“催眠能力比较常见,我会找时间调查的。”

    方诚对神崎凛的调查能力充满怀疑“你行不行啊,上次查举报者的身份,还有宇光未来,你都没查出什么东西。”

    神崎凛没好气道“你把我当成死神小学生了?我只是个普通的实习生。”

    方诚直接竖起一根中指给她“那你调查我的时候怎么这么厉害,我跑到哪你都能发现?”

    “额……”

    神崎凛直接被噎住了,她该说是因为方诚特别好调查吗?

    “我明白,你对我比较关心是不是?干脆我牺牲一下自己满足你,免得你每天欲求不满总是盯着我不放。”

    “滚!”

    …………

    在方诚和神崎凛肉搏的时候,同一时间,青木悠介驱车来到郊区一处废弃的村子外。

    停下车,他拿出口罩墨镜给自己戴上,装好变声器,垫高鞋底。

    做好必要的伪装后,青木悠介下了车,漫步走入村内。

    开裂的道路两侧,破旧的楼房爬满藤属植物,从空洞的大门和窗户看进去一片漆黑,宛如鬼屋。

    青木悠介对这里的印象很不好,因为这里一片绿油油的,到处都能看到绿色植物,而他最近十分讨厌绿色,看到就烦。

    这里原本就一些流浪汉居住,不过现在活人已经被清理干净,整个村子成为一个怪物的巢穴。

    想到这个怪物某种意义上是自己培养起来的,青木悠介的心情就忍不住感到愉悦,连脚步都轻快许多。

    村子的正中央是一座带有花园的大院子,原本是某个地主的居所,建筑整体保存还算良好。

    青木悠介用钥匙打开大门,推门进去,就看到院子中有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坐在院子中晒太阳。

    这少女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到仿佛被风一吹就会倒下。

    她双眼无神的望着某个方向,对进来的青木悠介无动于衷。

    这是日谷恭平的妹妹,青木悠介还记得自己去通知日谷恭平避难的时候,他非要将自己的妹妹带走,父母倒是直接咬死了。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妹控。

    青木悠介在心中嘲讽了一句,然后步入主屋中,一进门就看到日谷恭平在试验新能力。

    一只通体血红的狼在屋内转来转去,灵活得像真实的活物。

    这是日谷恭平得到的第三项能力,源自前段时间猎杀的第二个同类。

    吞食两个同类后,日谷恭平已经脱离初生者的范畴,如果再吃掉一个同类,那他就能成为一只真正的不死吸血鬼,心脏也不再是弱点。

    “你来了,准备动手了吗?”

    日谷恭平轻轻一招手,那头到处乱窜的狼立刻跑过来,亲昵的蹭着他的腿。

    仔细一看,这头狼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前几天,日谷恭平才刚刚能制造出一只老鼠。

    这家伙是个变态,也是个怪物中的天才。

    “不,暂停一段时间。”

    青木悠介找个位置缓缓坐下,他和日谷恭平之间有合作协定,他替日谷恭平寻找其他吸血鬼的位置,同时帮忙制定猎杀计划,和善后处理。

    作为交易,日谷恭平会替他处理掉一些棘手的目标。

    日谷恭平笑着说道“怎么,你不是说有个家伙很碍事吗?也是我的同类,趁早解决不好?还是说你已经有别的打算?”

    听着日谷恭平语气中的怀疑,青木悠介不得不解释道“按照原定计划确实如此,但对策部派出了神之手处理吸血鬼,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碰到他谁都救不了你,这段时间你就留在这,不要去市区。”

    “传奇本子画师嘛,谁不认识他,我当初还经常拿他的作品自卫呢~”

    日谷恭平大笑几声,但很快又不爽的撇撇嘴,情绪变化极快“那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可不要拖太久,不然我只能拿你当食物了。”

    “放心,很快的,高高在上的神之笔,可没有时间浪费在你们这些小虫子身上。”

    青木悠介双手交叉,轻声笑道“我还要靠你帮忙,尽快把那个碍事的家伙干掉。”

    “那个人叫什么?”

    “方诚!”

    “哦~~奇怪的名字,总之你快点吧,这个破地方什么都没有,快让我烦死了。”

    “你不是有妹妹陪着吗?”

    日谷恭平脚边的狼忽然化作一条手臂粗的蛇,飞快游到青木悠介的脚下,顺着他的身体一路往上。

    青木悠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蛇缠住脖子,朝他张开恐怖的蛇口,发出无声的嘶吼。

    日谷恭平目光冰冷的盯着他“你对亚美有想法吗?”

    青木悠介维持着姿势一动不动,声音也十分平静“开个玩笑罢了,我对你妹妹没有任何想法。”

    “不准拿亚美开玩笑,她是我的宝贝,我的天使,谁敢觊觎我就要他死。”

    “当然,我很抱歉。”

    青木悠介十分诚恳的道歉。

    日谷恭平并没有把蛇叫走,反而继续道“我不管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如果你胆敢算计我,我一定会吃了你,一滴血一点肉都不剩。”

    在说话间,他双眼变得赤红,眼白被黑色覆盖,嘴巴撕裂到耳朵下,露出满嘴狰狞的利齿。

    青木悠介缓缓的点头,在口罩和墨镜遮挡下,完全看不清楚他现在的表情。

    ……

    驱车离开村子后,青木悠介摘下口罩墨镜,露出已经被汗水浸湿的脸庞。

    “疯子,这些怪物全他妈都是疯子,今晚回去得做噩梦。”

    青木悠介一边开车一边失态的怒骂着,双手还在砸方向盘“还敢威胁我,早晚弄死你,到时候让你妹妹陪你下地狱去吧,该死的畜生。”

    骂了一会,他渐渐平静下来,忽然露出自嘲的笑容。

    “跟疯子做交易的我,又何尝不是疯子。”

    他望着车窗外阴郁的天空,喃喃自语。

    “凛……如果是你……一定能理解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