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月流光 作品

第200章 先礼后兵

    三人说到这里,总算是说在一处了,张洛尘借着官府的名头行事,名正言顺。官府借张洛尘的力量,事半功倍。

    于是一拍即合,坐下来开始商量杀龙的细节,张洛尘对此倒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份大概的计划,于是说出来三人商量了一番,又确认了一下细节,便定下了计策。

    第二日一早,龙王庙中。

    连日的阴雨天,让人总觉得不是很精神,巫祝纱加耶一大早看看外面阴沉的天气,难免有些不愿起床,可他是巫祝之中年纪最小,权利最小的,每日要早早起来开门洒扫,因此也由不得他。

    打开庙门,晨雾之中,只见一只队伍敲敲打打从官道上向龙王庙的方向而来,队伍前面是四个官兵开道,盔甲鲜明,腰中各挎一把宝刀,威武异常。

    中间由四人抬着一个架子,上面的东西盖着红布格外醒目,后缀由十几名吹鼓手组成乐队,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队伍之后还跟了不少老百姓,一边走一边指指点点,似乎是看热闹的。

    纱加耶一看这阵势心头有点慌,这些日子龙王闹脾气,附近不少人家都遭了灾,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巫祝,不明白其中的厉害,但是看师兄弟讨论,这次龙王确实有点闹的太过了,更是和当地官府较劲,唯恐有什么祸事。

    这支队伍虽然欢欢喜喜,但是上面抬得东西让人摸不到头脑,因此纱加耶想了想,还是先禀告师父最好。

    慌慌张张的关了庙门,一路小跑到师父的禅房外,到了这里倒不敢造次了,小心的立在门外,轻轻扣门。

    “谁?”房间里一个威严的声音问道。

    “师父,外面来了官府一队人马。”纱加耶如实禀告道。

    “人马?”里面的声音似乎也有些吃惊,紧接着看到屋里有人影走到门边,唰的打开了房门问道:“来了多少人?”

    纱加耶没想到师父反应会这么大,吓得一缩脖,有些结巴的说道:“十……十几个人。”

    巫师萨拉多玛心里一松,对纱加耶斥道:“十几个人叫什么一队人马?!”一甩手再懒得看他,迈步往外院走去。龙王庙中虽然巫祝不多,但是巫师自持法力高强,却也不怕区区十几人。

    虽然来得人不多,但到底是官府来人,他也想看看这知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最近与知县的对峙,其实他心中也有些忐忑,但是现在南陈国内大乱初定,却是最好立威的时机。

    因此他也想趁这次修坝的事情,把事情闹一闹,让那些已经习惯风调雨顺,不知道水患可怕的老百姓醒一醒。

    只是没想到这次来的县官,是个死心眼,竟然一直不肯屈服,于是事情就僵在了这儿,他们不肯停止修坝,自己这边如果不继续闹下去倒是不行了。

    敲锣打鼓的声音终于在门前停了下来,大门洞开,为首的四位官差走近了庙中,看到巫师带着巫祝数人已经在院中等候。

    “巫师大人安好。”为首的官差笑呵呵的先打了个招呼,那巫师原本严阵以待,看到对方的表情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

    听话听音,这官差说话客气,礼数周到,看起来并不是来找事的,于是也还了一礼,但是没有开口说话,等着对方表态。

    “巫师大人,近日我们知县老爷和龙王上神闹了些许误会,导致龙王发威,我们知县大人知道凡人是不能与神斗的,因此想烦请巫师大人能够好好劝劝龙王,给我们大人说说情,这不礼物都让我给带来了。”

    说着话,后面的抬架子的四人将礼品从门口抬了进来,揭开红布,露出下面各色礼物盒子无数,直看的巫师的嘴角掩不住的笑意。

    “好说,好说。”巫师没有直接去看礼物究竟有什么,因为礼物并不重要,这礼物代表的意思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笑着对来人说道:“知县大人能够想明白,我很欣慰,只要他再不修堤坝,我也敢保证周围的州县全部风调雨顺就是。”

    “是,巫师大人。”那来人向巫师靠近一步,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大人其实早就后悔了,不过僵在这了,也不好下台阶,今天让我来,一来是送礼,二来是想请巫师大人赏脸一起吃个饭,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跟老百姓说能够把这件事圆过去,毕竟大人以后还得在善水县做官不是。”

    这一番话说的诚恳,又有礼品开路,巫师心中放下戒备,点头说道:“这样自然最好,理应和大人见一见的。”

    “啊呦,巫师大人成全,我回去就不用挨大人的骂了,那您现在方便的话,就跟我一路回去吧,我们正好护送。”那官差见事情办成了,语气很是欢快。

    这龙王庙虽小,但是财力却是不小,立刻有人从后院牵马出来,巫师带着四个徒弟,骑在马上,走在队伍前面,雄赳赳气昂昂,向城里进发。

    后面的吹鼓手得了命令,吹打的更加卖力,热热闹闹的往城中而去。

    巫师走在前面没有注意到,那些看热闹的百姓却并没有跟着队伍返回去,分散在庙中各处装作香客四处走走看看,随即汇聚在庙中一处空地之中,忽然将庙门关闭,扯去外面的衣服,露出里面的薄甲。

    那些正在搬运礼品的巫祝看到忽然的变故,吓得聚在一起,对着那些人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耳畔边就听嗖嗖嗖几声箭响,那些巫祝还没来得及拿出武器就被一一射杀在地,杨百穿从人群之后走出来,对那带队之人说道:“拿武器。”

    “是!”众人答应一声,来到礼品盒子前,三下五除二拆开礼品,将上面的掩盖之物除去,里面却是各种弓弩箭矢。

    秦子昂也从人群里走出来,看大家收拾停当,这才对众人说道:“守好前后门,今日一个人都不能放进来。”说着话来到后院,将张洛尘交给他的符箓贴在后院水井之上,这才松了口气,对杨百穿道:“你说张兄这回是不是太谨慎了?”

    杨百穿将弓箭拿在手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井口,闷声说道:“谨慎些有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