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禅师 作品

第119章

    “有埋伏——”

    “冲过去!!!!!”

    “海上有埋伏——”

    轰!

    伴随着一声炮响,一枚实心弹呼啸而过,整个东港的岸上,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场面混乱到了极点。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

    “中计了!”

    “撤——”

    “不能撤!现在撤就是死——”

    “陆战队突围!”

    “吹号!吹号!吹号!”

    哔——

    铜制筚篥那高亢嘹亮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伙正在跟驻军巷战的“海贼”,立刻发动突袭,那种悍不畏死的气势,直接让行署官邸制高点的北苍省专员沙赞脸色一沉。

    “沙总!”

    一旁刘亿拿起望远镜有迅速放下,脸色非常焦急,“沙总!以防万一,以防万一啊!”

    “他妈的!”

    沙赞看出了对方的意图,这是打算化整为零,突一个是一个。

    “船!”

    忽地,原本焦急万分的刘亿,看到海贼船竟然也动了,还面上,密密麻麻的登陆小舟上,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拨,冲锋舟上穿黑衣服的,都是海贼船的陆战队,而穿白衣服的,则是水兵、水手。

    “老刘!”

    “到!”

    “立刻再布置两道街垒,务必将来犯之敌,控制在朱雀街、第二水库、行署范围内!”

    “是!”

    得到了命令,刘亿连忙拿起一顶钢盔扣在脑袋上,蹬蹬蹬蹬下楼之后,腰间挎刀,背上挂铳,一招手,便是一匹黑骏马。

    这神骏毛色油亮,高头大马完全不惧周围的噪音,是一等一的好马,平日里洗涮刷毛,都是刘亿亲自上手,旁人想要借去骑一下,他都舍不得。

    整个皇唐天朝,像这样能够从寒带到热带都能适应的大马,非常非常罕见,刘亿也是凭借多年跟瀚海公主府、琅琊公主府的关系,才弄到了这样一匹。

    江湖传说“世忠社”社长有一匹“夜飞电”血统的神骏,指的就是这匹马。

    “墩儿!”

    呼喝一声,这骏马顿时“吭哧”一声打了个响鼻回应。

    刘亿摸了摸骏马的脖子,深吸一口气:“好孩子,回头爹喂你好料,黑豆水牛奶,管够!”

    “吭!”

    又是一个响鼻,刘亿这才抽出腰间马刀,吼道,“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跟我走!加固街垒!”

    “是!”

    嘀嘀——

    急促的集合哨响起。

    “全体都有——”

    “集合!”

    哐哐哐哐的脚步声传来,这一波黑衣警察却是完全不同,哪怕天气热得要命,也是在身上挂了胸甲。

    精钢奶罩非常好用,是保命神器。

    “一大队!”

    “有!”

    “出发!”

    “跑步~~走!”

    “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

    头目们喊着短促的口令,一队人马立刻小跑出去,这是极为累人的事情,因为身上的份量不轻。

    热带的气候,完全不适合这样的折腾,稍有不慎就是脱水而死,海贼们在热带活动,一般都是抢一把就走,除了干不过驻军之外,这种严酷的气候环境,也很容易让人嗝屁。

    “二大队!”

    “出发!”

    随着挂甲的黑衣警察陆续出现,附近混乱的局面,立刻得到大大的改善。

    刘亿抖开了布防图,立刻指示手下加固街垒,街道、制高点,迅速安排小队占据。

    交叉火力之下,冲进开阔街道就是死,而且海贼们的炮不多,警队现在可以调动五斤炮、十斤炮,对方敢冲,就是两炮的事情。

    “他妈的,这要是阴沟里翻船,老子岂不是丢尽了脸?”

    阴沉着脸的刘亿,甚至可以想到,当初那些避开他的“武忠社”“全忠社”,搞不好回头就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威风一旦扫地,想要重新捡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此时他虽然焦急,但还没有慌乱,外海包围过来的船团,是征税船团,船坚炮利天下第一,而且还装有鱼类,寻常帆船,遇上就是死,没有任何机会。

    海上的事情,他和沙赞一样,根本不慌。

    但是岸上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他妈的,要是能大开杀戒就好了。”

    口中喃喃自语,刘亿脑海中过了一遍,只要允许大开杀戒,那么在东港这一片地区里的活口,全部杀了,还怕有什么漏网之鱼?

    可惜,就是不能杀啊。

    “他妈的……”

    骂骂咧咧的刘亿,眼睛已经红了起来,他能够猜到,搞不好这一回,登陆的海贼还有同党,那些人,说不定就是地头蛇,故意引这些训练有素的“海贼”来搞事。

    只要搞臭了沙赞和刘亿,这杀龙港,还不是依然想怎么搓就怎么搓?

    各种利益纠缠在了一起,各种连环套,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与此同时,王角现在特别想念某个姓钱的老棺材,因为到了新一中之后,王国背着个箱子就过来,说是钱先生交代,专门给他准备的。

    “都这时候了,还给什么礼物?”

    王角抱怨归抱怨,打开一看,脸顿时垮了下去,就见里头放着几根大铳,还有两箱子弹,以及一根纸条,纸条上是钱老汉的留言:阿角,注意安全,拿着这些武器,以防万一。

    老子以防尼玛个万一!!

    淦!

    钱老贼,爷跟你没完!

    “哇,不是吧姐夫,这么多大铳?!”

    “钱校长对姐夫你是真的好,亲儿子也就这样了吧!”

    “姐夫,太好了,有了这些大铳,咱们就守在这儿,居高临下,不用怕。”

    “……”

    一看萧家这些兄弟,他就来气,萧温小姐姐是怎么忍了十多年的?

    要是换成他,他娘的偷偷给他们一人一碗耗子药,好好地补补钙!

    “官人~~胖妹儿跟着我,你不用担心哈~~”

    天台的空窗上,金飞山探着个脑袋,冲他们嫣然一笑,然后招了招手,旁边萧温也露了个脸,然后抿了抿嘴,颔首示意。

    “梯子呢?”

    “我抽上来了噻?”

    金飞山笑得很甜,冲王角道,“官人~~你是当家哩噻,嘞个时候,一定要雄起哈~~”

    说着,金飞山冲王角握着拳头比划了一下,远远地打起说道:“雄起~~”

    老子雄你一脸!

    要不是周围有人,他现在就掏出一杆大枪,给这臭娘们儿来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