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一太白 作品

第五十七章 有肉吃

    晴天一道霹雳!

    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分男女。

    赵肃虽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但君无戏言,既然说了,那就是金口玉言!

    陆泽昭急忙打圆场,告诉众江湖豪杰,那个廉康已经被皇帝抄家查办了!

    虽然众人不免呸了一声,斥责他这叫过河拆桥,但是不免也把廉康当作一个典型的例子教育那些给朝廷当走狗的人。

    狗皇帝就没把他们当人,全是用过之后就抛弃的垃圾!

    听到这话,这些大内护卫们也有些动摇。

    廉康的事情是真真的,他贪了多少,有目共睹,王重明奉命送到后宫里三箱珠宝,据说都是廉康贪污所得,全部被皇上赏赐给后宫里的嫔妃了。

    他们这些侍卫也借机捞到了油水,可是,就听说廉康全家被杀,一个不留,和他有关系的人一个也没有放过,甚至是廉康被刨了祖坟,干儿子宋俞也被抄家斩首!

    没错,死了还拉出来再斩首一次!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都说人死为终,人都死了,还不放过!

    可是他们替皇帝干活的侍卫们可知道的,廉康为皇帝干了多少大事情?要是没有廉康,能这么容易收复那么多国家吗?

    可是,皇上一点旧情都不念啊!

    真是没人性!

    ……

    赵肃脸色惨淡。

    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想不到就是应付着说说而已,居然就这么灵验,连老天爷都作证了!

    果然不愧是柳廷玉的徒弟!

    随后,未免节外生枝,赵肃马不停蹄离开五阳镇直接上了真武山。

    在出门的时候,赵肃肯定心里不爽,看到程冬春和任天行他们交往过密,更是很不舒服,虽然看到陆泽昭的妻子姚羽清时,感觉此女颇有姿色,但是一想到今日这样了,实在是大丢龙脸,更为恼怒,一甩袖子就走了:“哼!”

    “拽什么拽!”

    虽然大伙都在装逼,但是等到赵肃离开之时,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哦——

    其实这事情他们也没底,要知道,这天下还是他姓赵的,就算是他们再牛逼,也总归是大建的子民,如果朝廷要来找他们麻烦,他们再牛,也不顶事。

    所以,刚才其实也就是个博弈的过程,要说,还是盟主任天行厉害,脑子转的快,并没有把这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们要是真的杀了皇帝,那也就是一时爽而已,往后,还不得被朝廷追杀到死吗?

    还是盟主厉害!

    这些明月盟的小首领掌门们纷纷点头。

    “曾经,江湖上有句话说,跟着洛大少爷有肉吃,现在这句话得改改了,跟着任大盟主有肉吃!”

    “对!”

    “跟着任大盟主有肉吃!”

    一群人欢呼雀跃。

    这里面,愁的可就是姚羽清了。

    这一次怕是惹到皇上了,可她翩翩和程冬春在一起,可巧还碰上了这事情,结果……

    刚才陆泽昭明显感觉到了皇上的怒火,他是伴驾的,也没有多说话,依旧搂着皇上赏赐的美人一起出去了,路过的时候还瞪了她一眼,骂道:“不在家待着,乱跑什么!”

    这下子可把她委屈了。

    这翻过山不就是云州吗?

    也是因为最近真灵道的事情闹得厉害,说是明月盟要围攻真灵道了,她也就是陪着程冬春过来,想要劝劝任天行和宋雷泽他们,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可是刚过来,竟然发现自己男人还搂着别的女人!

    她还没生气,陆泽昭居然生气了!

    这,跟谁说理去?

    可是她毕竟是人妻,怎么样都是向着自己夫君的,也没有多说,只是低头默不作声。

    看到这个,程冬春可就生气了,陆泽昭怀里抱着个女人!还当着姚羽清的面,师兄太过分了!

    “冬春,别说了!”

    “师姐!”

    “别说了!”

    “哎……”

    丫头也只能无奈摇头叹气了……

    任天行一挥手,让武林豪杰们听他说话:“多谢兄弟们抬爱!”

    “上次无双城一战,那是他们方谭山的王八蛋帮忙!现在我师父把灵气收了回去,他们没那本事了,兄弟们,听好了!好好休养,等十六寨,三十二洞,七十八路掌门全部到齐,六大宫主明天就到!到时候所有人听我号令,跟本盟主一起上山替我们李长柳副盟主讨回真灵道掌门之位!如果张九陵那个王八蛋敢不从,就把真灵道给我踏平了!”

    “踏平真灵道!”

    “踏平真灵道!”

    “踏平真灵道!”

    “跟着任大盟主有肉吃!”不知道谁又喊了这么一句。

    顿时齐声欢呼:“跟着任大盟主有肉吃!”

    哈哈哈……

    ……

    随后,大伙继续海吃海喝,在五阳镇集结,准备明日杀上真武山,踏平真灵道。

    任天行和宋雷泽还有李长柳一起上了二楼,还有陈冬春和姚羽清,也一起上来。

    几人坐在一起吃个便饭。

    宋雷泽和程冬春也是许久没有见面了,二人坐在一起不够,吃了几口之后就告辞大家,出去到镇子上游玩了。

    程冬春买了个镶玉的裤腰带,结果丫头算错了尺码,太大了,于是正好和宋雷泽一起过去换一个。

    这情况下,李长柳抱拳感谢任天行帮他抢夺真灵道掌门之位,因为几个支持他的师弟们也已经跑下山来找他,他顺便安排明日的事情,就告辞了任天行和姚羽清。

    这下,屋子里就剩下任天行和姚羽清了。

    有些尴尬,不过此刻的姚羽清哪管这些,心头苦涩。

    哎……

    谁家的女人看见自己的男人搂着别的女人,心里会舒服。

    加上走的时候,陆泽昭还那样的摆臭脸,可说是没了以前夫君的那份温柔不说,连往日的甜蜜也没有了。

    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任天行脑子聪明,劝解她几句,说陆家是跟着皇帝混的,有这样的事情很正常,这叫身不由己!而且,任天行已经命人去打听了,看看这陆泽昭怀里的女人是什么人,让姚羽清放心,她也是自己的朋友,会想办法帮她的。

    姚羽清叹了口气,拿着酒买醉:“你说的对,他一定是有苦衷的!”

    “对,”

    任天行摸摸鼻子,仔细看看姚羽清漂亮的脸蛋。

    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毫无疑问,这个小娘子,

    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