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叔 作品

第248章 当街搏杀

    中山国都灵寿,天刚刚黑下来,城内空气开始变得紧张,无形的空气,变得如同有形一样凝固沉重。

    当天到一更,在司马家族的聚集方向,突然间传出来一片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早就谋划的司马徟发动叛乱了。

    叛军分作三股,最大的一股冲向了王宫,他们的目标是国王,杀了他。另一股是太子府,他们的目标是那些儒者而不是太子,擒住他。第三股杀向了赵兴的货栈,他必须除掉赵兴这个祸害中山的间人,灭了他。

    整个中山,其实就两大世家,一个是国王的家族是公族,一个就是这个司马家。

    国王占据大义,而司马家把持着朝堂。本来,两家互相通婚,两家历代的族长,都心照不宣的竭尽全力维护一种微妙的平衡,维持着中山良性运转。

    但这种深深隐藏着危机的平衡,终于在一首民谣儿歌的诱导下爆发了。

    这一次,整个司马家族全部武装起来,同时从外地,也将司马家族分布在各地的分支,召集起来,形成了一只5万大军的家族武装。进攻王宫的有3万人马,进攻太子府的有一万五千之众。

    进攻赵兴货栈的,有五千。这并不是对赵兴的轻视,而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

    对于司马家族这么大的举动,中山王早已经有了消息,所以他将自己国家的1万甲士,全部变为王宫的护卫,随着司马家族的发动,整个王宫的广场,成了一个巨大的战场,双方在这里杀的是血肉模糊,血流成河。

    事先得到通气儿的太子,当然也得到了拥护太子家族的武装保护,双方杀的是难解难分。

    而五千家族武装杀向赵兴,在司马周来看,这里是第1个打开局面的地方。只要将这里的战斗结束,就可以立刻增强对太子的进攻,将太子俘虏,将那些3000儒家学派的学子,未来中山族的大敌杀光,然后又可以合兵一处,全力进攻王宫。

    司马徟这样的安排,就足以说明,他并不想取而代之,成为中山王。因为他清醒地知道,中山的王族非常强大,自己坐上那个位置,会造成中山国更巨大的内乱。强敌在侧,仇人环视,中山乱不得。只要司马家族依旧掌控朝堂,扶持这个柔弱的太子继位,这又是一个完美的平衡。

    五千司马家族的武装杀向了赵兴的货栈,他们遇到了一只排成三角阵型的骑兵。

    银白色闪亮的盔甲,在火把的映衬下闪闪发光,将这些敌人包裹的就是一个铁人一样。他们的手中端着弓弩,身后竖着长枪,腰中挂着还手刀。从那一体的头盔缝隙中,那一双双眼睛里,面对10倍的敌人,没有恐惧,有的只是对战争跃跃欲试的渴望。

    而那个大家熟悉的老板,一身金甲,高高的红樱,更是让人感觉到他的强悍。面对蜂拥而至的敌人,端坐在马上伟岸的身躯,竟然无视一切。

    司马利停住自己的战车,表达着自己的善意:“我司马家最爱惜人才,如果你现在投降,我们司马家的公卿大夫的职位,虚席以待。”

    赵兴的脸被整体的头盔掩盖住,说出的话瓮声瓮气的:“我认为你已经看明白了我的目的。”

    司马利得意的点头:“天下什么事情能瞒过我们家的老徟?”

    “既然你知道我的目的,你们刚刚的决定,在我看来非常幼稚可笑。”

    林虎在马上跃跃欲试的请求:“跟这群家伙废什么话?杀了他,然后趁势杀进王宫,灭了中山。”

    听到林虎的这个建议,赵兴感觉到这个家伙很傻很天真,就凭自己的300人就想灭人一国,你就是做白日梦。

    但是赵兴很喜欢林虎的这种傻和天真,有时候,身边的属下个个都是人精,不是一件什么好的事情。像许杰那样的妖孽级别的,有那么几个就够了,妖孽太多,会天下大乱的。自己更需要这种天真和傻的家伙,因为他们是这些妖孽人手中的工具,工具是不需要思想的。

    然后赵兴就继续和对面的司马利啰嗦,谈目的,谈礼仪,谈人生,谈理想,最终谈天气。

    在那啰里啰嗦的说着,司马利总算是明白过来,厉声打断赵兴的话:“你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我们家族战败吗?”

    看到奸计被人识破,赵兴坦然的回答:“不,我是在等待你们攻破王宫,杀了中山王。”

    司马利的思维当时就跟不上赵兴的思路了。

    “当然,原则上你们是杀不掉中山王的,但我会帮助你杀掉他。”

    然后侧耳听了听王宫方面的厮杀声,赵兴决定:“我们战斗吧,这里打完了,我好去救太子,然后我们合兵一处,灭了司马徟,然后杀进王宫,杀了中山王。”

    司马利闻听,咬牙切齿的诅咒:“你这个间人,你这个中山的祸人啊,我必将你碎尸万段。”然后大手一挥,发动了进攻。

    这里是城内,街道虽然宽阔,但毕竟不如野外战场,五千人马只能以最多五十人的规模正面迎击敌人。

    司马利一马当先,举着盾牌冲了上来,他身后的家族骑兵将士嚎叫着跟着冲锋。

    赵兴大吼一声:“射马。”

    第一批利箭立刻飞出,射杀那没有防护的战马,弩箭刺进战马柔弱的前胸或者是脖子,他们立刻纷纷倒闭,即便没有倒毙只是负伤的,也在乱蹦乱跳中,将背上的没有马鞍和马镫的将士甩下来,转眼就被后面的兄弟践踏成肉泥。

    司马利很不幸,他是第一个冲锋者,他的战马身被数箭倒毙,将司马利狠狠的摔在地上。

    好个司马利,果然是久经战阵的悍将,司马家族中能独当一面的人才。战马刚一扑倒,他立刻借力飞身,一个翻滚飞跃,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他这么当街一站,后面的将士不敢伤他,纷纷勒住战马,结果互相冲撞,一时间人仰马翻。

    而就在司马利得意骄傲的时候,赵兴的阵型中飞出一支长箭,是的,不是骑兵的短小弩箭,而是猎杀大型动物的破甲锥,强劲而准确,直接飞向了司马利的咽喉。

    这是赵兴三百君丘士中的娄烦射雕者,这是赵兴的杀手锏,狙击手。

    一箭封喉。

    司马利脖子上别着一支长箭,不甘的轰然倒地。

    赵兴冷笑:“我一直坚持,做为一军统帅是不能身在前沿的,你死了,你的五千将士群龙无首啦,你败啦。”

    是的,司马利一死,司马家族武装立刻群龙无首,趁着司马家族武装彷徨惊恐的时候,赵兴果断下令:“冲。”带头挺着骑枪冲向了敌人。

    他,一直是个言不由衷的家伙。

    三百代郡百战余生,精锐的精锐,跟着赵兴呼喊着杀向了群龙无首的敌人。面对气势如山凶悍无比的敌人,司马家族武装转眼就崩溃了,他们调转马头,向来路狂奔。

    结果这些狂奔的骑兵身后,是三千家族武装的步兵,立刻两军相撞,互相践踏,让敌人死伤无数,崩溃的更快。赵兴带着将士们呼喊追杀,转眼间自己这个让司马徟寄予厚望的战场,就胜负以分。

    可惜,不是司马徟想象的,是他的胜利。